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喳喳号其实是群号啦
    客厅茶几上,一张白纸,几行清秀小字。

    “寒,我走了,其实本来计划是明天走的,不过芝芝刚刚见了未来婆婆,发生了不愉快,今天就闹着要走,我只好陪她。

    没和你打招呼,是因为不喜欢离别的气氛,我的喳喳号是241190226,记得加我。还有,一定要想我!——苏嬛留。”

    封寒把苏嬛的字条放进钱包,拨通了她的电话,此时她们俩已经在去车站的路上了。

    “可恶,竟然不告而别,我还以为你犯事儿跑路了呢!”

    “原谅我咯,我也是为了朋友嘛~”苏嬛软软糯糯道。

    “芝姐没事吧?”

    “她性子好,就算发脾气,等韩澈追到京城去,肯定也就气消了。”

    “啊?韩哥也走啦?”

    “嗯,而且比我们的车次还要靠前,估计现在已经上车了。”苏嬛轻笑道。

    “那你路上小心,照顾好自己,等有机会,我会去京城看你的。”

    “嗯,大四的课很少,有时间我也会看你的,知道我现在正看什么的吗?”

    “看的什么?”

    “最新一期的书香,有你的三首诗词……”

    ……

    封寒也在报刊亭买了一本《书香》,封面上特别声明有鹊桥仙作者封寒的新诗作,看来封寒在诗词界已经小有名气了。

    翻过扉页和目录,三篇诗词配着古香古色的水墨插话出现在面前,另外还有杂志副主编凌人志老师的亲笔点评,他重点吹了一波《卜算子·咏梅》,认为是一篇可以和鹊桥仙·纤云弄巧相提并论的经典词作。

    封寒边走边看,快速掀过了前面,他更好奇这个《书香》杂志的主要内容。

    哦,后面竟然还有文言文投稿,还有一些半文半白的小说连载,这大夏国白话运动也进行很多年了,古文竟然还能有如此蓬勃的生命力,还真是个有趣的时代呢。

    封寒正走着,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喊了一嗓子,“有人跳河了!”

    因为要过黄酒节,大街上,河边湖边非常热闹,很快就围了一堆人,毕竟,我们的传统美德是看热闹嘛。

    封寒水性极好,听到这,他急忙穿过重重人群,然后看到焦急如焚的方瓜瓜正准备脱鞋子下水。

    “什么情况?”

    方瓜瓜急得都要哭了,“小溪,小溪她!”

    因为天已经黑了,封寒看到水面上某处还有一点波澜,忙脱了鞋,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

    端木樱和封寒走后,鹿幼溪郁闷极了,方瓜瓜又补了一刀,“刚刚我一个圈内的姐妹跟我说,端木老师刚刚和一对小情侣吃饭了。”

    “小情侣?是他吗?”

    “这个就不清楚了,我朋友也只是远远地瞅了一眼。”

    这一刀直戳鹿幼溪的心,莫非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见鹿幼溪状态不佳,于是方瓜瓜建议两人去喝酒,今晚的会稽烽火通明,非常热闹。

    会稽黄酒是会稽著名特产,是国宴用酒之一,本来的会稽黄酒节是10月,不过为了蹭电影节的热度,以此契机向全世界推广会稽黄酒,就改到了九月份,今晚作为会稽黄酒节的预热,街上到处都有把黄酒当矿泉水卖的街边小贩。

    虽然鹿幼溪才刚刚年满16周岁,拿到了喝酒执照,不过她的酒量深不见底,什么花雕,加饭酒,女儿红,都喝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各种品牌的酒混在一起格外带劲儿,还是因为有烦心事,鹿幼溪终于是有点微醺了,就和方瓜瓜来到湖边吹风,然后为了追一个从头顶飘过的气球,失足掉进了湖里。

    鹿幼溪在水里面扑腾了几下,酒劲儿早就散了,可是手脚还是无力,喊了几句救命,灌了几口水,身子就开始慢慢的,慢慢的往下沉。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鹿幼溪的记忆阀门自动开启,她想到了八年前的一天。

    那是在《迷路》剧组,因为和妈妈闹别扭,她一个人跑到河边玩,结果一不小心,跌落进了河里,幸好有端木老师的孙子,他来剧组看望奶奶,见到有人落水,于是想也不想就跳河救人,把沉到一半的鹿幼溪从水里捞了出来,之后还做了全套的心肺复苏,鹿幼溪的初吻就是那会儿没的。

    此时鹿幼溪也沉到了一半,还好,封寒已经找到了她,求生本能作怪的鹿幼溪紧紧抱住身边唯一的救命稻草,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八年前,迷迷糊糊地想着,“小武哥,是你吗?”

    ……

    当鹿幼溪醒转过来后,她首先看到的是方瓜瓜那张阴云密布的苦瓜脸,“我的小祖宗,你可算醒了,我真的被你吓出了一身冷汗!”

    房间有点陌生,鹿幼溪问瓜瓜,“是不是小武哥救了我?”

    “小武哥小武哥,就知道小武哥,你才见过他几面啊,就喜欢的死去活来的,”方瓜瓜哼道,“是你那个同学,封寒救得你,而且还让你暂时住在他这,你这同学,真是敞亮!”

    “哦,是他啊,”鹿幼溪有些失落,又问,“那为什么要住在他这啊?”

    “因为他救你上岸的时候有人认出你了,我们刚把你带回酒店,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你的房间号太好查,所以就转移到这了,你这个同学很有实力啊,连皇家套房都能搞到!”方瓜瓜挑挑眉,想让鹿幼溪说说这位有故事的男同学是何方神圣。

    鹿幼溪懒得满足她的八卦心,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他是不是给我做人工呼吸了!”

    “是的,所以刚才我仔仔细细刷过牙了,你酒味儿真冲~”封寒突然推门进来,穿着睡衣,明显是刚刚冲过澡的,听到鹿幼溪醒了,所以过来看看。

    “你!谁让你碰我的!”鹿幼溪怒急,她虽然是个演员,但才16岁,除了小武哥,没亲过别的男孩,可是现在,她感觉自己对不起小武哥了!

    甚至感觉,小武哥,他绿了!

    方瓜瓜捂住鹿幼溪激动的嘴,向封寒致谢道,“封寒同学,她不是那个意思,我代表我们西瓜娱乐公司感谢你的出手相助,你的泳姿实在太帅了!”

    “哈哈,还是瓜姐说话我爱听,那你俩继续唠吧,我先休息了。”封寒摆摆手,道了声晚安。

    方瓜瓜也松了手,训道,“能捡回一条小命你就偷着乐吧,还穷讲究什么啊,都八年没见了,你知道你那个小武哥长成什么样了吗,万一变成丑男,我觉得还不如封寒同学呢。”

    躺在床上的封寒加了苏嬛的喳喳号,在等待的过程中,想到自己喳喳上的唯一好友,于是给韩舞发了张照片,并附带消息: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请查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