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半缘青涩半缘君
    封寒指着第二个葫芦,“这只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青涩半缘君。”

    这是唐代诗人元稹写给亡妻韦丛的离思五首其四,也是最知名的一首,封寒把“修道”换成了“青涩”。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堪称千古绝句,被传颂至今,所以说有才很重要,即便渣男,靠这一首,也能博得一个痴情的好名声。

    想当初,元稹以自己的经历为蓝本,写了一篇传奇小说《莺莺传》,后经元代王实甫改成了美满团圆的《西厢记》,成就了红娘的美名,实际上是元稹抛弃恋人崔氏女,为了上位,取了京兆尹的女儿韦丛,也就是他那位为其写了十几首悼念诗的亡妻。

    虽然这是一首悼念亡妻的诗,但并没有大悲大痛,更像是对亡妻说的情话,我曾经到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能算水;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能称为云。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啊!

    封寒略加改动,可以俏皮地理解为,万花丛中过,我瞅也不瞅一眼,除了太年轻羞涩的缘故外,还因为我已经有了你啊!

    这是顶级的情话,苏嬛完全t到了,她轻轻在封寒脸上啄了一口,“难怪芝芝视你为偶像,现在你也是我的偶像了,只不过,这首诗听着像是老夫老妻的口吻。”

    苏嬛聪慧,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封寒想找一首和“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旗鼓相当的经典诗句实在不容易,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好在他能言善辩,“是啊,虽然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天,但是感觉就像是旧相识,像是已经一起经历了一辈子,我的曾经,现在,将来,都是你的!”

    苏嬛被封寒炽热的情话说的都酥了,他好有经验的感觉,怎么办,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呢~

    付了钱,取了葫芦,封寒让苏嬛先挑,她选了曾经沧海,封寒要的是心有灵犀,这样的定情信物就显得有分量多了。

    两人拉着手回酒店,苏嬛问男友,“是不是因为我,你才灵感爆棚的?”

    “没错,就是因为你啊,以前我可写不出这么有灵性的诗。”封寒舔着脸说。

    苏嬛心想,果然,谈恋爱真的能刺激写作灵感!

    两人已经和姥奶说过了,晚上就不跟他们一起吃了,封寒还要堵端木樱老师,如今他被苏嬛迷的五迷三道的,还能记住韩舞的任务,实属难得。

    结果还没堵上端木老师,他们就被不屈不挠的蔡蝶飞堵了,而且这货不知从哪儿找了两个壮汉护在左右。

    “小子,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不过就是一个街头卖艺的,”说到这,他看了看两位保镖,“我不是说你们啊,我说他呢……我说你呢!就你这样,你能给苏嬛幸福吗,你能让她吃得好,住得好吗!”

    封寒像看傻子一样笑了,带着苏嬛头也不抬地进了金碧辉煌的会稽皇家大酒店,当蔡蝶飞想追进去的时候,保安把他拦住了,“先生,请出示你的房卡。”

    “那他们怎么进去了!”

    “他们是本酒店的vip贵客。”保安礼貌道。

    蔡蝶飞不敢相信,就凭他一个编辑的儿子,一个在街上卖艺的?住的起这种地方!

    “那,那我也住店不行吗,干嘛把我拦在外面!”蔡蝶飞恼怒道,“你们就是这么对消费者的吗!”

    保安依然保持微笑,“不好意思,本酒店已经客满,暂时没有房间。”

    “老板?现在可以给俺们钱了吧?”两个客串保镖开始讨薪了。

    蔡蝶飞郁闷地把钱结了,妈的,这么舍得下血本,今天不定怎么折腾小苏呢!感觉心都在滴血!

    ……

    鹿幼溪和方瓜瓜正在办理入住,房子是《半壁江山》片方之前就为她预定好的,方瓜瓜出面办手续,鹿幼溪带着口罩墨镜,不想被乱七八糟的人认出来,结果她倒是认出了某人。

    看着封寒带着一个长腿美女上电梯,鹿幼溪傻眼了,这不是幻觉吧!

    封寒会住在这种地方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竟然身边还有美人相伴!哇,那长腿,真带劲!

    当方瓜瓜办完手续,回头一看,咦,鹿幼溪呢?

    电梯里,封寒他们刚要上去,就被一只贸然出现的手卡住了,然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挤了进来。

    “鹿幼溪?”虽然对方带着墨镜口罩,不过毕竟是朝夕相处了好几天,无论是体型还是感觉,都指向了那货。

    鹿幼溪摘掉墨镜口罩,尬笑道,“封寒同学,好巧啊~”

    “你不上课来这里干嘛?”

    “你不是演员都能来,我来这里还需要理由吗,我已经跟祖老师请过假了,”她羡慕地看着对面女孩的长腿,意味深长地问,“你朋友?”

    苏嬛一本正经地纠正,“女朋友。”

    见苏嬛如此主动,封寒心想,天啊,我的小嬛嬛她不会是吃醋了吧!

    好开森!不过他还是解释了一下,“嬛嬛,这个你肯定认识吧,著名童星,现在依然是童星的鹿幼溪,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可别乱想。”

    苏嬛看着少女感十足的鹿幼溪,对封寒一笑,“她并没有做出让我乱想的举动啊,我不会的……呃,我是不是应该礼貌性乱想一下?”

    “不必,大可不必~”封寒握紧女友的手,还是不要教她做作了,这样的苏嬛简直完美。

    看到这两人在自己面前那副恩爱的样子,鹿幼溪那叫一个气哦,而且刚才封寒说了什么,说她依然是童星!

    对,没错,跟他女朋友的身材相比,十六的苏嬛简直没料的可怜,一副幼女的感觉,但是,但是她有发展潜力啊!

    这时方瓜瓜的电话打了进来,“小祖宗,你跑哪儿去了?离家出走啊!”

    鹿幼溪低声道,“遇到了一个老朋友,你把房间号发给我,我等会儿就回去,放心,不是坏人!”

    就是就是!

    挂了电话,鹿幼溪想到之前封寒拍的照片,还有刚刚那句侮辱性的“现在依然是童星”,很好,本想留着你过年,现在看来,不能留你过今晚了!

    “那个,封寒同学?我可以去你们的房间做客吗?片方给我安排的房间好像出了点问题,还在协调~”鹿幼溪可怜兮兮道。

    封寒看看苏嬛,还想让他看鱼人线呢,苏嬛倒是很大方,“当然可以,我小时候其实很喜欢你的电影呢,不过你长大后不如小时候可爱了。”

    封寒:“……”好狠!

    鹿幼溪:“……”两个,都是坏人,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