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来自蓝莓卡通总裁的承诺
    半个小时后,全球粉丝0万的蓝荆苓在社交平台嘤嘤网上发表动态。

    两张照片,一句话。

    照片分别是他和葫芦七兄弟皮影的合影以及《傀儡》的宣传海报,是这么写的:昨晚看了一部很好看电影《傀儡》,认识了一种很有趣的传统文化——皮影戏,而且还提前看到了封寒老师的新作《葫芦兄弟》,你们是不是很羡慕?

    有了蓝荆苓这话,韩澈就可以启动水军部队了,转发评论走一波!

    这话当然不是蓝荆苓自己能想的出来的,其实是出自王涵之手,王涵不仅是他的礼仪老师和保姆,更是相当于他的半个妈,他的很多嘤嘤动态都是王涵教他发的。

    王涵算是打广告的好手,不仅安利了电影傀儡,还推了一把封寒,以前他是作品比人红,现在,依然如此,但起码通过蓝荆苓这条动态,评论里已经有人在介绍他为“鹊桥仙·纤云弄巧的作者,儿童作家封寒”了。

    韩澈对王涵和蓝荆苓表示了由衷的感谢,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

    蓝荆苓对感谢无动于衷,他只想知道,“封寒哥哥,葫芦娃们又变成了葫芦山,是不是就一直都不能动了,那岂不是很孤单。”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的,对于关注点这么偏的蓝荆苓,封寒道,“其实,这个故事还有第二部。”

    “什么!”

    “真的?”

    蓝荆苓和王涵同时道,看来封寒已经凭借这个故事成功吸粉,“啊哈,是有这么回事儿,不过只是一个构思,要等第一部完成之后,才好动手下一部。”

    王涵忙道,“那封寒老师,第一部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啊?”

    封寒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首先我和姥姥会把故事做成漫画发在儿童文艺,然后找公司拍成动画片,使葫芦娃的故事广为流传,到时候我就可以顺势推出第二部了。”

    “其实动画公司这方面,我们可以帮忙的。”王涵看了蓝荆苓一眼。

    蓝荆苓忙道,“对,我是蓝莓卡通的总裁!”八岁的电视台总裁,这话还真没毛病。

    蓝莓卡通频道是13年前,先帝为了给他的长孙出生而准备的礼物,是大夏卡通类频道一直以来的no.1,属于皇家产业,一般都是由年幼的皇家子嗣轮流担任名义上的总裁,算是一种锻炼,现任的总裁正是八岁的吴王蓝荆苓。

    蓝莓卡通主要播放卡通和儿童节目,这些卡通动画和节目以引进为主,频道本身还是有自己的制作团队的,只是接近于瘫痪。

    毕竟蓝莓卡通财大气粗,完全可以买买买,所以自家制作团队只是一个摆设,即便如此,以蓝莓卡通的雄厚实力,重新组建一支强而有力的队伍也是轻而易举的。

    “那简直太好了!”封寒口头和蓝荆苓约定,等葫芦兄弟的漫画连载完之后,就和蓝莓卡通签订合作协议。

    王涵松了口气,现在就签协议也不合适,毕竟蓝莓自己的制作能力已经瘫痪,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不靠谱,也就封寒这个外行人不会想那么多。

    为了坐实这次合作,王涵提议,“封寒老师,我觉得殿下的嗓音非常不错,你说,如果让他演唱葫芦兄弟的主题曲怎么样?”

    “这,可是我们的动画还没做出来啊?”

    “可以算是提前预热嘛,而且作为漫画主题曲也行啊~”王涵道。

    蓝荆苓自带话题流量,这件事对自己绝对是有好处的,封寒便答应了,王涵说要把这件事落实到合同上,只不过他们马上就要走了,合同谈妥后可以邮寄给封寒。

    “那这件事你们就跟东扬的高鹿律师事务所交涉吧。”封寒直接报上鹿叔叔的事务所,法律方面,咱有熟人,不怕被人糊弄。

    漫画的动画化有了眉目,封寒深感不虚此行,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小荆苓啊,”他跟吴王也不见外,“你知不知道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端木樱老师住在几楼吗?”

    蓝荆苓不知道,王涵倒是清楚,“就住楼下,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是她老人家的影迷,想着趁这个机会找她要个合影。”封寒道。

    “哦?”韩澈摸着下巴,蓝芝看着韩澈。

    “那怕是不太容易的,她现在并不在酒店,一大早就出去了。”王涵道。

    “其实也容易,”蓝荆苓道,“这套房子留给封寒哥哥了,你住在这里,从这里用望远镜可以看到下面所有人的进出,想要等到那个老师就很容易了啊。”

    这小子鬼精鬼精的,怪不得能从护卫手上逃掉。

    封寒看了看这个顶级豪华套间,“这不太合适吧。”总统套他没见过,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豪华,太奢了!

    “诶呀,没关系啦,反正这个房间除了皇家的人,也不会对外开放,让你住并不耽误生意的。”不愧是蓝家的孩子,这么小就知道生意经。

    封寒看看姥姥奶奶,“要不您二老也一起住进来,我看房间足够啊~”

    姥姥忙摆手,“这种房子住不惯住不惯~”

    奶奶,“之前那个就挺好的,不想搬了。”

    封寒又看韩澈和蓝芝,两人抬头看天花板,让他自己决定。

    “那行吧,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就住这了!”封寒也不在推辞。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蓝芝突然盯紧封寒,就连跟封寒不清不楚的苏嬛也出神了起来。

    王涵也重复了一遍,近水楼台先得月,好有哲理!

    哎呀,没想到这么经典的一句还没被宣朝的大文人写出来,功课做的不到家啊!

    不过对这种情况,封寒早就有预案了,他厚着脸皮道,“哦,这是我曾经写过的一句残句。”

    “就这一句?”

    “还有一句,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逢春。”再也没有了,这句诗出自宋朝俞文豹散文《清夜录》,但并不是他写的。

    《清夜录》中提及“范文正公镇钱塘,兵官皆被荐,独巡检苏麟不见录,乃献云:‘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逢春。’”

    诗是苏麟写的,其实是提醒范仲淹,别光提拔你身边的人,别把我忘了啊,文正公看过之后,甚解其意,很快,苏麟得到提拔,并留下这样一个典故。

    蓝芝看封寒的眼神更崇拜了,“果然不愧是我的新偶像!”

    苏嬛微微颔首,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