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同房,一不小心被诈出来了
    

    韩士群这几天一直在忙着审稿,约稿,对娱乐圈新闻都没怎么关注,今天闲下来的时候,他上网搜了一下今年的会稽国际电影节,然后在主竞赛单元评委那里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我的妈呀,她怎么也在!

    ……

    如果可以,封寒当然还是想和姥奶住一起,这样帮她们完善《葫芦兄弟》的剧本和表演也方便些。

    可如果实在没辙,在附近找家低规格的小旅馆也能凑合,而大左的建议是他们三个男人住一间,他可以和薛旺睡一张床,封寒一张床。

    然后英子和小毛的脸色就不好看了,两人翻了一个同款白眼。

    “诶呀,这样不合适,还是我去外面找找吧,大酒店没有,小旅馆总归有吧。”封寒刚要动作。

    一个青年帅哥突然出现,胳膊搭在谭导肩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封寒,“让他和我一个房间吧,我那还有一张床位。”

    陌生人,还同一个房间,感觉不靠谱。

    谭导似乎也这么觉得,“你女朋友不是也要来吗?”

    原来认识的啊。

    “哦,她和同学一起来,一起住,所以不用考虑她,就给这个朋友吧,现在找房间太难了。”青年帅哥道。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谭秋业导演向一行人介绍道,“这位是韩澈,我的大学同学,也是咱们《傀儡》的投资人之一。”

    封寒才知道这部电影叫《傀儡》。

    “隐形投资人!”韩澈强调道,“如果再和别人说我是投资人,小心你拿不到奖。”

    “对对对,隐形投资人,隐形人,”谭导笑呵呵道,觉得韩澈小题大做了,而且,拿奖哪那么容易啊,“那,小寒是吧,你就跟着老韩走吧,咱们都在同一层。”

    放下行李,封寒就要去找姥奶,韩澈叫住他,“留个电话吧,房卡就这一张,省的到时候你进不来。”

    “哦,好的,”报上号码,封寒套近乎道,“韩哥,你够厉害的啊,这么年轻,就开始做投资人了!”

    “没什么,我就是学电影的,碰巧有点闲钱,而且《傀儡》的投资很小,”韩澈翘着二郎腿,“比不上你,才这么大,就已经名满天下了。”

    “什么?”封寒傻眼了,“我?名满天下?”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在我来会稽之前还跟女朋友说过这句话,你说你是不是名满天下了。”

    “啊,你,你怎么知道的,我就是那个封寒?”封寒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然而,韩澈的表情更加见鬼,“什么,真的是你啊,我开个玩笑的,同名梗啊~”

    “……”封寒。

    “所以,你真的是写出两情…,…暮暮的封寒!”韩澈步步逼近,“你怎么想出来的啊!”

    “哈哈,瞎想呗,那什么,我先去我姥姥那边了。”封寒怕这人问东问西的没完没了。

    而封寒走后,韩澈急忙拨通一个电话。

    在姥奶的房间,她们的四大弟子齐聚一堂,已经开始剪纸做皮影了,没想到大左这样一个粗人,竟然承担了大部分精细的剪纸工作,他是手竟意外的巧。

    谭导见到封寒后,紧紧握住他的手,“小寒啊,太感谢你了,你的这个故事吴王肯定会非常喜欢的!”

    唐可秀又递了一个工作证过来,“这个给你,今晚《傀儡》首映的工作证,到时候咱们凭证入场,不用票。”

    见皮影戏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谭秋业就告辞了,电影即将迎接观众和媒体的检验,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忙,他们这是小剧组,小公司,自己要多承担些。

    谭秋业一走,封寒的电话也响了,竟然是韩舞。

    “说,那个一字千金的鹊桥仙是你写的吧?!”

    咦,她怎么知道啦!

    “是又怎样,借钱没有!”封寒梗着脖子,“都给我妈了!”

    “啊,阿姨也知道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是不小心,不过你得小心点,我妈也看上你画画的稿费了。”封寒憋着笑道。

    “没有啊,”韩舞奇怪道,“今早她还给我打电话,问我身上的钱够不够花,还说她刚刚发了笔小财,五万以下的开销不用眨眼……天啊,那五万不会是你的稿费吧!”

    封寒:“……”

    到底我是亲生的,还是她是亲生的啊!

    见封寒不说话了,那就是默认,韩舞又问:“对了,你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上课啊,怎么有空接电话?”

    绕过了伤心的话题,封寒告诉她,“我在会稽,受邀参加的电影节开幕!”

    封寒重新振奋,吹着牛皮,韩舞竟然没有丝毫怀疑,“那好啊,我特别喜欢端木樱,你跟她拍一张合影能完成吗?”

    “凭什么啊?”

    “算我求你的还不行吗,我真的超级超级喜欢她啊!如果你能给我要到合影照,这样我就不会想要什么高档化妆品,名牌包包了,自然也就不会想让阿姨给我钱,这样……”

    “好,我答应你!”封寒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是,这个端木樱是谁啊?”

    “什么,你竟然连端木樱都不知道啊!”

    “额,你这么一说,似乎好像还真的在哪儿见过,”封寒想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哦,就是那个老太太啊!”

    “对的,她是评委会主席,肯定会一直在会稽,你抽空找她拍张合影,我等着你的喜讯哟。”

    说完,韩舞不等封寒讨价还价,就挂了电话,一个人在宿舍里饱含深意地笑了。

    端木樱,本届会稽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国内非著名表演艺术家,主要从事话剧表演和表演教学,偶尔拍拍电影,就是这偶尔拍拍的电影让她荣获了会稽影后和坎城影后,三大得其二,国内的三金奖项,金像、金鹿、金山,也全都收入囊中,不过她拍的多是艺术类电影,不怎么被大众熟悉。

    封寒知道这个名字还是因为鹿幼溪,之前他在网上搜过鹿幼溪的信息,知道她9岁得过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而得奖的那部电影《迷路》,女主角就是端木樱,那次她一口气拿下了坎城影后和金像最佳女主角。

    这样一个深居简出的老艺术家,自己怎么才能接近她呢,有难度啊!

    “姥,你说电影放映的时候,评委们会不会到现场啊?”

    “不会的,”唐可秀没回答,说话的是韩澈,他悄无声息地进来了,“他们之前都已经看过电影了,电影节上放映的这几场是给媒体和普通观众看的。”

    韩澈把房卡递过来,“我女朋友来了,我去接一下。”

    ……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