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一棵藤上七朵花,个个都是葫芦娃
    封寒正和韩舞聊着《流星花园》的剧情,为了实现韩舞的漫画家梦想,封寒捏着鼻子在图书馆看完那几套偶像剧,然后重构了几位主角,又重新梳理了剧情,前世写网文那么多年,万万没料到自己会接这种活儿,愧对祖师爷啊!

    “儿子!”外面传来老妈的声音。

    又来!

    打开门,封寒眯着眼,“妈,又怎么了,我要早睡早起,不然长不高的啊~”

    “哎呀,一米八二够用了,你跟我来一下!”梅凤巢直接把儿子拉到他姥的房间,“来吧,给你奶奶编个八岁小男孩喜欢的故事。”

    唐可秀疑惑地看着这对母子,“靠谱吗?”

    梅凤巢炫耀道:“妈,你是不知道,就那首鹊桥仙,就是这小子写的,那个封寒就是他,还有这!”

    梅凤巢又拿出《儿童文艺》,指着故事两则,“这里还有一个封寒,也是他,他经常编故事哄苏苏的。”

    姥姥的眼睛瞪成了汤圆,“寒寒,真的?”

    封寒点头,“嗯。”姥奶有难,自己不能再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了。

    梅凤巢还在喋喋不休,“我是真没想到,我小时候作文从来不及格的,我儿子怎么就这么有才呢!”

    “你知道个啥,”姥姥拍了梅凤巢一掌,“这都是遗传的你爸!”

    “我爸?”不熟。

    “我姥爷?”不认识。

    唐可秀陷入了回忆,“肯定是你爸啊,他就是我们龙樱古城的第一才子,我们演出的那些戏文,都是他编的,秦腔、皮影戏、对联、状纸、讣告、失物招领,他都能写……”

    说起封寒他姥爷,唐可秀滔滔不绝,总之一句话,她老公是个天才,封寒能突然开了这一窍,都是她老头的基因在作用。

    封寒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姥姥这是来特意补bug的吧~

    既然有姥爷在天之灵罩着,听完姥姥对这个故事的要求,封寒气场全开,开始秀操作,“姥,我之前给儿童文艺写过一个叫宝葫芦的秘密的中篇小说。”

    “是吗,改成皮影戏合适吗?”

    “不合适,我就是顺嘴一说,不过我从这个宝葫芦的秘密得到启发,又构思了一个故事,也是跟葫芦有关的,叫葫芦兄弟,是一个神话故事!”

    没错,就是那个一棵藤上七朵花的葫芦娃,降妖除魔,又有兄弟情义和特异功能,这个故事非常适合七八岁的小男孩,而且这部上美电影厂制作的经典动画片本就是剪纸动画,算是这个类型动画的代表作,现在直接交给姥姥用剪纸来演绎,肯定合适。

    “姥,我先给你讲讲这个故事的梗概吧,传说,葫芦山里关着蝎子精和蛇精,有一天,一只穿山甲不小心打穿了山洞……”

    随着封寒的讲述,唐可秀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幅幅画面,逃脱牢笼的蛇精夫妇,愧疚的穿山甲,善良的老爷爷,还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葫芦,以及孕育出来的七个葫芦娃,还有这些画面该怎么用剪纸艺术来体现。

    这个故事不复杂,对于小孩子的理解非常友好,而且讲的又是惩恶扬善,小葫芦娃们各有神通,妖精虽笨,但也法力高强,最重要的是够坏,善良单纯的葫芦娃接连被他们俘获,就连还没出生的老七,都被他们抓去洗了脑,唐可秀听了都跟着着急。

    梅凤巢听着就知道,这又会是一个经典的故事,果然不愧是她儿子,这脑袋瓜怎么长的啊!

    她有心继续听下去,不过老娘嫌她碍眼,“行啦,你先去睡吧,我和寒寒还有的忙呢!”

    故事讲完了,并不复杂,封寒也没填充细节,主要是介绍角色和剧情梗概,然后他们开始了最艰难的部分——做皮影!

    在做皮影之前,先得把主要角色的形象画出来,姥姥都带着设备,可惜封寒没有韩舞的功力,只能由他描述,姥姥来画,然后一点点纠正,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还是觉得经典版本的角色设计最佳,所以也是往那个方向引导的。

    只剩他们俩后,唐可秀感慨,“故事是真的合适,就怕时间来不及,如果你能跟着去就好了。”

    当然好啊,封寒也想见识见识国际电影节的盛况,只是,他还是一个学生,“姥,你放心,今晚我不睡觉也要帮你把角色都画出来。”

    “你不睡觉,姥姥得睡啊~”说着,唐可秀打了个哈欠,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她早困了。

    正说着,封寒的电话响了,又是祖老师,估计是酒局结束了,特意来感谢的吧。

    “喂,祖老师,你……”

    “封寒,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刚才跟你发短信的人不是我!”

    “什么?”

    “是李妍老师!她是在故意试探你!”

    “啊?”

    “所以,你作诗的才能已经被李老师发现了,而我也全招了,如果明天在学校见到她,你尽量躲着她,实在躲不开,你就全推到我头上,没事,老师扛得住!”祖老师大义凛然道。

    “等等!”封寒叫住想要挂电话的祖老师,“大晚上的,李老师为什么拿着你的电话啊?”

    “呃……”

    “天啊,我浓眉大眼的祖老师,你不会跟李老师,你们……”

    “说什么呢,我们是合法夫妻,住在一起怎么了,然后一不小心被她偷拿了手机又怎么了~”祖骁有点不好意思道。

    “什么!!!”封寒差点叫出声来,“你们是,是夫妻俩!?”

    “是的。”祖骁终究还是承认了,为了师道尊严,不能让封寒想歪了。

    “可是我在她班里一年了,我怎么不知道她老公是你啊?!”

    “菊班同学也不知道我老婆是她啊,所以这是公平的。”

    “原来还玩隐婚啊~”

    祖老师羞涩道,“我们年龄毕竟差的太多,老师也怕人说我老牛吃嫩草~”

    “好吧,看在你自己背锅的份上,这个秘密我帮你们守下了。”封寒爽快道。

    祖骁又道,“其实你们李老师人不错,当初她是看在我和你韩叔的关系,特意把你要到她班上的,只是她刚开始教高中没多久,水平有限,没能把你的才华发挥出来。”

    “祖老师,您别这么说,之前是我太调皮不懂事,不怪李老师,我还是比较担心你啊,你就这么硬生生从老婆那边挖墙脚,你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吧。”

    祖骁双目噙泪,“唉,别提了,小金库上交,零花钱减半,后面的日子会很艰难啊!”

    “要不这样啊,”封寒提议,“为了不要进一步刺激李老师,我还是出去避避风头吧~”

    “避风头?”

    “那个,我想请几天假,成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