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蓝荆苓
    然而好景不长,封寒刚打开电脑,准备把他想好的流星花园漫画版剧情跟韩舞说说,老妈就亲自来敲门了。

    “儿子,我进去一下,有事问你。”

    “妈,咋了?”

    “你事发了!”老妈直接举着儿童文艺印着小马过河的那页,“这是你之前给苏苏讲过的故事吧?”

    “妈,这是短篇小故事,没几个稿费的,我早就请客花掉了!”封寒坦白了一点点,这叫保大不保小。

    “不说实话是吧?”梅凤巢笑道,“不是还有一个宝葫芦的秘密吗,那个可长着呢~”

    “好吧,那个稿费有三万。”封寒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

    “就这些吗?”梅凤巢似乎还有底牌。

    “还能有什么啊!”封寒负隅顽抗道。

    “那首鹊桥仙的奖金也不少吧~”

    “你不是说那不可能是我写的吗?”

    梅凤巢拿出手机,“我搜了一下,刚刚网上一个叫乐侃的作家说,儿童文艺的封寒就是故事斋的封寒~”

    封寒:乐侃你妹呀!不对,你姐!额,也不合适~

    “好吧,妈,能不能给我留点,男人出门在外,没钱很不方便的,连女孩子都不会正眼瞅我一眼,这样的话,还谈什么娶媳妇,所以还是先找对象更重要一些,对吧。”封寒只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梅凤巢叹息一声,“其实我想说的不是钱的事,是这首鹊桥仙!”

    她确定门关严了,这才低声问,“你,是不是对小舞有,有那个想法啊?”

    “怎么可能,妈,你想什么呢!”真是的,这种事,有也不会承认啊!

    “可是我看你这首词里面的思想,很耐人寻味啊,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说的不是小舞上大学?”

    梅凤巢发现后,都没敢告诉韩士群,偷偷摸摸就来找儿子确认了,就怕老公受不了这个刺激~

    老妈看到这首词的反应比韩叔敏感多了,也剧烈多了,封寒安抚道,“妈,这个跟韩舞真的没关系,我很早之前就写好了,有的人写诗词需要感情到位才能写,我完全不需要,没感情也能生造,而且,韩叔也知道这首词是我写的。”

    “啊,你这么说,妈就放心了。”梅凤巢松了口气。

    封寒笑着开门,“那您就快点回去休息吧,我还要睡呢。”

    “等等,还没说你稿费的事呢。”

    “妈,你就不能忘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吗?”

    “不能,”梅凤巢气道,“你说你,稿费得有八万了吧,如果早几天交给我,这几天股市行情好,再加上我的操作,起码能变成10万,大好行情,让你白白错过了!”

    “真的假的!”

    封寒知道老妈之前是做金融行业的,但细节了解的并不多,好像自从生了苏苏后,她辞职在家,也会关注一下股市,但封寒真不知道老妈竟然还是股市高手!

    几天时间就能八万变十万!

    梅凤巢苦笑着摇头,“本来想带你一起赚钱的,既然你这么怀疑老妈,那我还是自己发财吧,最近行情不错,没准还能换辆好车。”

    “等一下,妈,我的亲生母亲!”封寒拉住梅凤巢,“带我一起玩呗!”

    “那你能出多少?”

    “呃,五万~”他还给自己留了一万多。

    “干嘛不把八万都给我,你留个几千还不够啊?”

    封寒不敢说给韩舞花了两万,怕她乱想,“五万可以了,过年的时候能变成十万吗?”

    “这得看才市场,总之不会让你赔钱就是了。”就这样,梅凤巢让儿子心甘情愿地上交了老婆本。

    当钱转账过去的那一刻,封寒才真正体会到了割肉一般的心痛,“妈,钱都被你投到股市上了,万一我有急用的时候咋办啊?”

    “你直接找妈,妈借给你啊,利息就不用算了,以后你再有比较大额的稿费,直接交给我,妈给你操作,肯定比你存在银行强啊!”

    封寒决定观望一下,如果真的能很容易从老妈这里借出钱,那么以后的收入,大部分交给老妈打理也未尝不可,毕竟他是个理财白痴,前世连支x宝都玩不透。

    梅凤巢临走之前问了一句,“你那些插图都是小舞画的,她的稿费多吗?”

    这是,夺走自己的老婆本不够,还惦记上韩舞的嫁妆了吗?

    封寒忙点头:“据说也不少呢!”

    梅凤巢饱含深意地微笑点头,“行,你睡吧。”

    梅凤巢刚出门,就听到她老妈房间里传来打电话的声音,用的老家方言,好像是在跟小寒的奶奶说话。

    “妈,怎么了?”电话声挂掉后,梅凤巢进去问。

    “寒他奶的电话,”梅凤巢叹道,“说是要更改演出剧目,太突然了!”

    “剧目不是早就确定的吗?”

    “是啊,”唐可秀愁道,“本来定的剧目是《拉斯维加斯郊外的晚上》,挺时髦的新剧,可是突然告诉我们,说是吴王要参加首映礼,让我们准备一个适合小孩子的皮影戏。”

    吴王蓝荆苓是先帝最小的儿子,今年八岁,大夏的亲王是没有封地的,也不强求住在宫里,老皇帝死后,还吃奶的吴王就让他妈带回了娘家抚养。

    虽然是皇亲贵胄,不过都这时代了,吴王的娱乐属性要远超皇族属性。

    因为长得帅气,人也机灵萌,蓝荆苓活得更像个网红,这娃才八岁,才上两年级,但是在全球最大社交平台嘤嘤网上的粉丝已经超过0万了,大多是亲妈粉,号召力堪比一些影视圈大能,比如5000万粉丝的鹿幼溪就远不及这个蓝荆苓。

    也不知道电影公司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能让八千万粉的吴王参加他们的电影首映,这是很好的宣传爆点,自然要高规格对待,如果吴王到时候能在嘤嘤上为他们的电影说点好话,绝对能让这部小成本文艺片获得超预期的票房回报。

    梅凤巢问:“什么时候表演啊?现在临时改节目,来不及吗?”

    “明天晚上表演,时间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合适的好节目,说白了,明天的观众主要就是那个小吴王,让他满意最重要了,有些节目,不适合小孩子,他也听不懂,有些小孩子的故事,又太老套了,吴王是见多识广的,哪那么容易让他满意啊,”唐可秀道,“我和孙兰正在发愁是用以前的经典故事,还是适当改编一下。”

    听完老娘的困扰,梅凤巢灵机一动,“有了,等一下,我去叫你外孙子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