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姥奶的国际电影节之旅(求推荐!)
    好吧,火车站接到的并不是韩舞,而是封寒的外婆唐可秀。

    虽然不是韩舞,封寒难免有些失落,但是想到老人家一把年纪,不远万里从雍州跑到杨州看自己,封寒还是很感动的。

    “我这次啊,主要是来参加会稽国际电影节的,顺便来看看额的宝贝外孙女,诶哟,小苏苏长得真俊啊!”说着,唐可秀掐了掐苏苏水嫩的小脸蛋,一路上还没稀罕够呢。

    封寒:呃,我是谁,这是哪,我在这干嘛?

    韩士群忙问,“妈,国际电影节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就是啊,不搭嘎啊~”虽然被冷落了,封寒也很好奇。

    他知道,这个位面的电影界有很多竞赛类国际电影节,也就是所谓的a类电影节,不过其中最著名的只有三大电影节,即高卢的坎城国际电影节,夏威夷国的檀香山国际电影节,还有就是大夏的会稽(shaoxing)国际电影节。

    这三个是所有电影人最梦寐以求的电影盛事,三大得其一就可以在圈内横着走了,鹿幼溪13岁时候主演的电影《朝起朝落》还入围过檀香山主竞赛单元,如果那次她能拿下影后,那将是她的人生巅峰。

    这么高大上的电影节,怎么会和一个雍州古城的老太太扯上关系呢?

    准确的说,其实是两个老太太,唐可秀一路上都没跟女儿透露,就等着这会儿吹牛皮呢。

    她扫了一眼女儿的新家,“会稽电影节不是马上就要开幕了吗,其中有一部入围的电影是讲的咱们雍州皮影戏的,拍摄地就是在咱们家,我和小寒他奶奶还挂了一个艺术指导的名呢,这次电影入围,人家导演特意把我们喊过来,想让我们在首映礼上表演皮影戏哩。”

    姥姥和奶奶在老家龙樱古城开了一家民宿酒楼一体的店,店里有秦腔和皮影表演,通常皮影戏就是姥姥和外婆,还有她们的徒弟在表演,两位老太太的技艺还是相当精湛的,算是民间技艺传承人,有种说法,到了龙樱古城,不去龙门客栈看皮影,听秦腔,就算白去了,额,没得错,姥奶的店叫做龙门客栈。

    她这么一解释,大家就明白了,会稽国际电影节啊,在这个世界,就相当于走上戛纳红地毯了,各种时尚宠儿,各种巨星大咖,各种露胸露大腿,封寒听了羡慕的要死,他倒不是在乎什么明星大腿,只是涨涨世面,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啊。

    羡慕归羡慕,封寒还是要问,“那我奶奶呢?”

    唐可秀看了一眼韩士群,道,“你奶奶带着队伍明天出发,到时候直接去会稽,我先来看看你们。”

    也是,这是唐可秀女婿家,有她女儿和一对外孙,可是封寒奶奶在这里却有点身份尴尬,除了封寒,这里没人跟她有血缘关系。

    其实韩士群倒是不怎么在意,“孙阿姨也真是的,一起来多好啊,她一定很想小寒了。”

    梅凤巢也说:“就是啊,这样,等忙完了表演,你们都来家里住几天。”

    “哈哈,那个,看时间再定吧。”唐可秀推诿道,要是能把孙兰拉过来,她早这么干了,还不是那个死老太婆脾气倔,不肯来嘛,其实她新女婿人挺好的。

    封寒看到妈妈拿着一个古香古色的箱子,忙问,“姥姥,你带着装备来啦!给我们演一个呗!”

    梅凤巢手上的箱子里全都是唐可秀演皮影戏的家伙事儿,皮影、幕布、灯光都在里面。

    唐可秀打开箱子,苏苏顿时被里面的皮影吸引住了,那些红红绿绿的小人好有趣啊!她没去过外婆家,也没看过皮影戏,对未知的东西,满是好奇。

    见外孙女觉得新鲜,唐可秀笑道,“那我就给我外孙女演一场。”

    她看了下箱子里的皮影人物,“那就来场梁祝吧~”

    在梅凤巢和封寒的帮助下,利用客厅的茶几,搭好了场子,梅凤巢在幕布后面给唐可秀打下手,封寒抱着苏苏在台前看戏。

    其实封寒也有很久没回龙樱古城了,所以这场戏不仅对苏苏,对封寒同样新奇,姥姥的唱腔非常棒,不过让他更惊叹的是姥姥的声音模仿能力,她时而是书生梁山伯,时而是女扮男装的少女祝英台,时而是敦厚的山长,时而是良善的山长夫人,可男可女,可老可幼,还能模仿出自然环境的声音!

    就凭姥姥这一手本事,搞个淮秀帮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苏苏很给面儿,虽然有很多唱段听不懂,剧情也看不太懂,但小巴掌拍的脆响,只觉得在光影之中,一个个纸剪的小人在幕布上走路蹦跳,分外生动好笑。

    演了一小段,梅凤巢心疼坐了一天火车的老娘,停止了皮影戏表演,小苏苏表示姥姥真厉害,以后还要听!

    这话把唐可秀听得乐开了花,“好,苏苏有空来龙樱,姥姥还给你演!”

    梅凤巢准备收拾房间让老娘睡觉,封寒帮姥姥拿包,结果姥姥的包里掉出一本全新的杂志,封面上写着“儿童文艺”四个大字,还是最近一期的!

    本来封寒要放回去的,结果唐可秀看到这本杂志,突然拉着女儿,“闺女啊,这个杂志是额特意给苏苏买的,上面有很多小故事,你可以晚上给她讲。”

    “妈你想的真周到!”

    封寒眼睁睁看着老妈把杂志拿走了,好在并没有立即翻阅。

    然而姥姥还没完,又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是最新的《故事斋》!

    姥,你这是弄啥嘞!

    唐可秀笑呵呵道,“你们说巧不巧,这本杂志我本来没想买的,结果看到封面上有我外孙的名字,你看,一首词,得了好几万奖金!”

    “哦,我看看~”梅凤巢笑嘻嘻凑过去。

    封寒看看韩士群,韩士群看看天花板。

    封寒:不帮我啊?

    韩士群:都这样了,能怎么帮啊?

    两个男人无声的交流结果就是,要不还是坦白从宽,梅凤巢又不是梅超风。

    封寒刚要开口,梅凤巢摇摇头,“这哪能是我儿子写出来的啊!”

    “我也没说是你儿子我外孙写的啊,我就是说太巧了,竟然碰到一个重名的。”

    梅凤巢摇摇头,“这个啊,估计是个笔名,现在好多人取笔名都姓封,什么封七月啦,还有……额,总之这种现象挺常见的。”

    封寒和韩士群又对视了一样,庆幸有一个思路如此正常的母亲/老婆,小心肝啊,现在还扑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