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故事斋的封寒和儿童文艺的封寒
    苏鸣鹤兴致勃勃地给老友曾广贤打了一个电话,“广贤兄,你知道两情…,…暮暮吗?!”

    “知道啊,怎么了?”

    “你竟然知道!你也上网的吗?”苏老头是个很潮的男子,什么时髦玩什么,十几年前他就是网络弄潮儿,各大聊天室里玩女号,现在流行玩艺校女生,所以就有了他家老三,他完全没想到,曾广贤竟然连这种网络上的热点话题都知道。

    “我没上网,”曾广贤晃了晃手上的杂志,“是我们家老吕买的故事斋,我随手一瞄,就看到了这首鹊桥仙,不愧是我看好的少年才俊,出手不凡啊,这次他应该红了!”

    “不是应该,是肯定!现在网上都在查这个叫封寒的人是谁,再加上宫红莲说的话,网友们都在高喊在一起呢,如果让小宫知道封寒只有十六岁,哈哈,真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苏鸣鹤促狭的笑道。

    封寒和鹊桥仙能红,一是因为故事斋巨大的影响力,现在全都知道一字千金鹊桥仙了,二当然还是这首词确实好,朗朗上口,雅俗共赏,最后一句不知打动了多少怀春男女的心。

    综合来看,虽然有著名女诗人宫红莲对封寒的隔空表白,造成了一定话题效应,但鹊桥仙还是比封寒这个作者更红一些,最后那句“两情…,…暮暮”已经变成了很多年轻人的哼哈、喳喳的空间签名。

    尽管他们很多并不知道这首词的全部内容,更加不知道是谁写的,但不影响他们对这句词的喜爱,总之,能装比的词,就是好词!

    就好像地球上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几乎无人不知,但问起是谁写的,几乎都会说是泰戈尔,然而张小娴表示:那我算什么!(注:众所周知的网络版本和张小娴原句也有出入)

    ……

    如果连苏鸣鹤曾广贤这样的艺术圈大佬都知道了鹊桥仙的大名,那么这一天时间,鹊桥仙的传播速度确实很快。

    现在,通过强大的互联网,人们已经知道鹊桥仙出自《故事斋》上一期的七夕诗词征稿大赛,奖金一字千金,另有多位名家点评,因为这,很多并不是故事斋的读者,也特意买了新一期的杂志,准备收藏起来,一首大热七夕词,竟让故事斋的销售速度快了不少!

    除了这首鹊桥仙,还有网友提供线索,说是《儿童文艺》上有两篇质量上乘的童话故事,也出自一个叫封寒的人之手,只是还不能确定两个封寒是不是同一个。

    “什么?写鹊桥仙的封寒竟然还会写童话故事?那我得看看!”

    “什么!写小马过河的封寒竟然写了一首很牛的七夕词,那我得瞅瞅!”

    在这种猎奇心理的作用下,双方读者竟然产生了微妙的互相渗透,一个销量万,一个销量500万,都是大夏知名的杂志巨头,没想到会因为一个封寒,会发生这么有趣的化学反应。

    ……

    “封子,那首鹊桥仙真的是你写的啊?”放学后,鹿皓歌问,她和大熊也已经知道了,故事斋在高中是非常普及的休闲杂志,看到封面上的“封寒”两字,他们都觉得很诧异。

    大熊小鹿不是外人,之前班里就有人问他,他都是含糊其辞的,但是对于朋友,封寒没有隐瞒,“没错,这首词是我写的,另外我在儿童文艺也发表了两篇小故事,赚了点稿费。”

    “我就说吧,封子这方面有天赋。”小鹿事后诸葛亮道。

    大熊鄙夷道,“之前说不可能的那个是你吧?”

    鹿皓歌小眼一眯,大熊立马噤声,她继续对封寒道,“我和大熊的语文都比较一般,以后我们家小溪的语文成绩就靠你了!”

    坐在封寒身后的鹿幼溪微不可查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甜笑道,“我见杂志封面上写着一字千金来着,封寒你一定发了吧。”

    “哪里哪里,比不上你拍一集的电视剧。”

    小鹿心想,明明半集都比不上,但还是笑着说,“也不能这么说啦,接下来两年我都没收入,不像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写东西赚钱,而且我觉得会写东西的人都很厉害呢!”

    见妹子一直说不到重点,小鹿急着挑明,“小溪的意思是,你是不是该请客了!”

    “没问题,前面有家面馆,一人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可以额外加一瓣蒜,没意见吧~”

    “你去屎!”

    ……

    带着一身火锅味儿回了家,封寒看到家里有客人。

    “哈,焦总,稀客啊!”他跟个小大人似的,跟焦急风打招呼。

    “小韩先生快坐,前阵子忙一些公事,现在终于忙完了,可是明天就又要回临安的公司总部,可惜了,真想和邻居多学习学习啊!”焦急风豪放大笑道,虽然之前纸厂的事颇费了些周折,但好在总算圆满解决,后续的拆除工作就不需要他费心了。

    除了过来告别,焦急风还有炫耀曾老书法的目的,“看,这是曾老亲笔写的陋室铭,堪称老爷子的巅峰之作,在我心中,也是无价之宝啊!”他就当这是曾老白送给自己的了。

    韩士群笑而不语,在曾老书房里的那幅《陋室铭》,那才真是巅峰之作,这个,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练笔习作,不过他当然不能说出来,老焦要面儿啊。

    这时家里的电视上播放着婺城新闻,屏幕正当中做官府报告的正是封寒在医院里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大美人。

    “嘿,这个女的是谁啊?!”

    “什么这个女的,那个女的,”韩士群纠正道,“这是咱们婺城的城主,要有礼貌。”

    “对,刚上任的曾乐心曾城主。”焦急感情复杂道。

    “曾乐心?莫非她是曾老的女儿?”就是,嫁不出去的那个?

    韩士群是不太清楚的,只知道此人背景深厚,倒是焦急风大大地吃了一惊,“哎呀,小韩,你怎么也知道?”

    “因为曾老的儿子叫曾乐侃啊,这两个名字太相似了,所以,我猜的~”封寒解释道。

    “曾!乐!侃!”听到这三个字,焦急风的脸色都变了,自己当初就是被这小子坑了,害得他在曾乐心面前落了下风。

    “怎么,焦总也认识乐侃老师?”封寒笑着问。

    “略有耳闻,略有耳闻而已~”

    “乐侃老师人不错的,我还从他那里搞来过曾老的真迹呢~”

    听到这,焦急风站起来,先笑了一阵,释放释放,然后才语重心长地告诉封寒,“小韩先生,你被他骗了,那些其实都是他仿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