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和狗仔的战斗刚刚打响(求推荐)
    东扬一中有文华榜和三江阁非常出名,前者贴的是各班排名和学生个人的成绩分数,后者贴出的是每次考试中优秀的作文诗词。

    上次三江阁的热度,封寒没蹭上,这次文华榜他算是出了风头,他创造了文华榜诞生以来的最低分!

    以前的封寒虽然成绩也差,但基本都会写满,混个二三百分不成问题,而且总有几个比他还废的排在更后面。

    但这次为了气李老师,他算是豁出去了,大部分试卷都是空白或者故意写错,两篇作文更是零分,成绩一下子滑落至年级最后一名,总分只有可怜巴巴的23.3分。

    这还是班里其他同学告诉封寒的,倒数第一他理解,可是0.3分是怎么来的!收破烂呢,还有零有整的啊!

    虽然目前还要假装友好,但鹿幼溪还是忍不住掩嘴偷笑,至于笑谁的,某人心里应该有点b数。

    封寒心想:别看现在你笑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你的成绩也没好到哪儿去!

    因为成绩的事,前排八婆的云大川顿时把鹊桥仙的事丢在一旁,帮封寒算了一笔账,“你看哈,咱们班的平均分是572,不算小溪,一共是72人,合计总分是41184,减去你的23分……”

    “点3!”封寒倔强地强调。

    “好,减去23.3分,是41161分。”

    “0点7!”封寒再次强调。

    “好,41160.7分,除以不包括你在内的71人,平均分是579.7分……”

    “这次你倒没忘了小数点后面~”封寒嘀咕道。

    “好,大方点,小数点不要了!四舍五入就是580分啊!天惹噜,我的封哥,你一个人拉低了我们菊班8个平均分!怪不得我们梅兰竹菊垫底了!”云大川大惊小怪道,“如果按照580的平均分,咱们班就是年级第一了!”

    “这……”鹿幼溪被惊到了,天啊,这个男生是怎么算出来的,而且没用计算器,好厉害,好可怕,她完全被这些数字搞蒙了,内心慌张的鹿幼溪问,“大川,你在班里是第几名啊?”

    面对女神的问题,云大川有点不好意思,“我比上次进步了一名,上次倒数第一,现在,倒数第二~”他是觉得倒着数自己是进步的,正着数就没什么闪光点了。

    是封寒的出现拯救了自己,所以云大川现在越来越欣赏封寒了。

    鹿幼溪持续震惊中,倒数第二都这么厉害,那自己岂不是惨了,干嘛要来这种班级,到时候肯定丢死人了,说不定还要被封寒笑话!

    鹿幼溪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考试那天装病了~

    正寻思着,班主任祖老师拿着成绩单进来了,刚刚在办公室耽搁了一会儿,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老郭和李妍叫住他,问他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啊,等会儿我去班里问问封寒吧。”

    “等等!”郭老师已经翻开了扉页,“哇喔,《书香》副主编凌人志、石鼓大学古文系博导席飞虎、大夏国学馆馆长伍肆、著名婉约派诗人宫红莲女士、网络知名博主哥小帅,这些人都在夸这首鹊桥仙,来,老祖,你也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祖骁当然也想看看那些大家对鹊桥仙的评价,但更怕李妍看出封寒是个宝,于是以上课铃已响为由,撒丫子就跑。

    在他走之后,郭老师再次向李妍提出,这些都是封寒自己写的这种可能性,这次,李妍老师虽然依然不愿意承认,但语气早已没了刚开始的笃定。

    如果说他们因为学识见识有限,可能不知道有哪位大词人刚刚创作了这首词,但凌人志、席飞虎这些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可以肯定,在封寒之前,他们也没听过这首词有别的出处!

    ……

    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祖骁热情洋溢,根本不像是本班考了年级第四的样子,要知道,他们是梅兰竹菊尖子班,而且去年期末是第一,第四名是一个耻辱的名次。

    同学们怕老班发火,全都低着头装鹌鹑,“同学们,你们考的好啊!”祖骁开场道。

    同学们的头更低了,完了,反讽都用上了,肯定气炸了。

    “你们都低着头干嘛,我是说真的,这次大家考得真不错,王纯纯,你平时一直在年级四五名徘徊,这次竟然考了第三名,继续保持,争取让自己在第三名的位置上稳定下来!”

    “还有董瑞,终于是杀进年级前十了,语文成绩进步很大,再接再厉。”

    “最值得肯定的是云大川,虽然依然是咱们班第71名,但这次考进了年级前500名,这也是一种胜利,再接再厉,老师等着看你再创佳绩!”

    听着祖老师欢快的声音,大家松了口气,云大川也很感动,所以决定不在老班的课上看故事斋了!

    然鹅,“云大川,你桌子上是什么?!”祖骁快步走过去,虽然云大川藏的快,但还是被眼神锐利的老祖从抽屉里翻出了那本故事斋。

    祖骁眼前一亮,嘿,我正想看呢,你还真是瞌睡时候递枕头啊,“没收了,放学的时候用一篇1000字的检讨跟我要!”

    “亲爱的祖老师,字行不行?”

    “亲爱的大川同学,1200字,不算标点符号!”

    云大川欲哭无泪,祖骁刚要转身,突然见鹿幼溪低着头,情绪不高的样子,而封寒也在某个瞬间冲着窗外比起了中指。

    “干什么呢?”祖骁问。

    “外面有人拍我们,就那个人,孙子,说你的,你还拍!”封寒直接站了起来,打开窗户,他们的教学楼挨着学校围墙,外面的狗仔趴在墙上,正好能拍到他们班。

    虽然鹿幼溪刚刚来到菊班,但大家都把她当成自己人,不仅封寒站了起来,云大川,还有其他男生也都扒着窗户对墙上的狗仔问候家属。

    此刻,鹿幼溪倒是有那么一丝丝感动了。

    祖骁安抚了班里的同学,给保卫处打电话,很快,墙头上的狗仔就被清理掉了。

    可是对方很难缠,跟保卫处保证不再扒墙头了,但是仍在学校周围转悠,不一会儿,竟然有人搞来了很高的人字梯,就是那个被大熊推倒的陈渣,他把摄像机对准鹿幼溪,开机固定好,像是要拍纪录片一般,这是要准备长期抗战啦!

    祖老师很生气,这是在干什么,且不说这是对鹿幼溪同学的不尊重,对他的教学也是有影响的,他课讲到一半,又通知保卫处,让他们把人赶走!

    可是保卫处担心记者们乱说,抹黑学校,毕竟,无冕之王嘛,最擅长的就是颠倒黑白。

    “那就任由他们这么偷窥我们班吗!”祖骁怒道。

    “可是对方一没扒墙头,二也没露头,只是把摄像机固定在梯子上,人在下面呢,不细看都看不见,他们在校外,我们这也没正当理由管他啊~”保卫处的赵队长一边点着钱,一边搪塞道。

    “好你个赵二狗,你不管是吧,那我报警,我看警察管不管!”

    然而警方的回复是: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