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一场鹊桥仙引起的诗词狂欢(求推荐)
    封寒的房间里,关于漫画的话题,通过网络,仍在封寒韩舞之间继续。

    首图虽大,但这么老的霓虹漫画还真的找不到,好在中日韩四版的电视剧都可以在电脑阅览室找到,但还需要封寒的二次加工。

    所以封寒问,“名字给你两个选择,花样男子和流星花园,你喜欢哪个?”至于一起来看流星雨,直接被否了。

    “流星花园听起来蛮浪漫的,可是你的故事和流星有什么关系啊?”韩舞托腮问道。

    “这个不重要,”既然选了这个名字,封寒就决定以台版流星花园的剧情架构为基础,辅以韩版、日版、芒果版的优秀桥段,帮韩舞重新编撰故事,“重要的是你觉得好听就行。”

    韩舞觉得封寒说话越来越放肆了。

    然后他们又开始讨论四男一女的名字,道明寺、花泽类这种明显日夷风格的自然不能用,芒果台玩命使用复姓的做法也不可取,独孤校长听起来确实比王校长霸气一些,但四个男主,三个复姓,我国复姓人口还没到那么繁盛普及的地步,另外,封寒比较喜欢楚雨荨这个名字,比那什么菜是好听的多。

    聊了一会儿,老韩敲门了,封寒有些心虚地告诉韩舞,“你爸来了,等会儿再聊,你自己想想我说的人设问题。”然后隐藏了聊天界面。

    “小寒,在祖老师班里,还跟得上吗?”韩士群进来后问。

    “还好,我就是有点偏科。”

    “哦,哪科不擅长啊?”

    “还是说说我擅长的吧~”

    韩士群:“呃……”

    他决定换个话题,“这次萌芽征稿,你们学校可是非常积极的,才一天时间,我们收到了100多份学生投稿,其中最少有十篇来自东扬一中,占比很高啊!”

    “正常,大家都有乡土情结,肯定要支持一下本土企业的,”封寒打着哈哈,反问,“那我们班有选上的吗?”

    韩士群摇摇头,他笑嘻嘻地看着封寒,“你不打算写点小文章?这可是一个大显身手的好机会!”

    “我写写诗词歌赋还行,你们要求的青春我可来不了。”封寒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但他并不是真的要拒绝,首图里那么多畅销青春,囤着也是浪费,全都让老韩拿走也没问题啊,不过他想要的是三顾茅庐般的重视,三顾过分了,老韩再求求他,他也就答应了,两顾足以。

    然而老韩却起身要走,“也对,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你的诗词天赋很高,青春却不一定擅长,我想的太简单了,好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玩太晚。”

    “诶,那个……”你也太没诚意了吧~

    看着老韩的背影,封寒特别想出手挽留,但为了逼格,还是忍了,罢了罢了,还是先帮韩舞搞定她的漫画剧情吧。

    ……

    次日。

    李珺走在上班的路上,心事重重,她和老公刚刚结婚,可是老公对公司主动提出,去黑非洲工作一年,她理解老公的决定,去非洲能多赚钱,家里确实比较缺钱,可是她一个新婚妇,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就要两地分居,心里终究还是苦闷的,为这件事,昨天他们吵了一架,今早都没说话。

    这时路过街边的杂志亭,她想起工作忙碌的丈夫最喜欢看《故事斋》,心里终究是心疼他,于是想买了一本,她自己是不看的,可是这次,她被杂志的封面,以及封面上的那首词吸引住了。

    封面的风格和之前的故事斋是迥异的,重点突出一个大大的月亮,在月亮旁边,鹊桥之上,牛郎织女隔着银河遥遥相望,然后下面是一首词,《鹊桥仙》,作者封寒。

    李珺站着一动不动将这首词读完,最后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然后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老公,你去吧,我同意了。”

    “老婆,你怎么突然想通啦?”

    “因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啊~”

    ……

    郝亮是东扬一中的一名高二学生,梅班的,但他现在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的原因,要转学去婺城的高中,其实他不想走,其实他想留,在班里,他还有一个眷恋的女孩,但他拗不过家长的权威,只能选择被动接受。

    女孩说,异地是没有好结果的,两人的关系要做一个了结了。

    了结就了结,你以为我会在乎你吗!叶翎凌!

    郝亮决定干一件大事,他要买一本《清楼》,他要放纵自己!结果站在报刊亭旁,他却被旁边《故事斋》的封面吸引住了,“鹊桥仙……”

    在去找熊迪之前,封寒先去昨天的报刊亭,今天是《故事斋》出售的日子,“老板,来一本故事斋!”

    封寒直接伸手去拿,结果郝亮忙道,“这本我买了!”急忙给了钱就走了,嘴里念叨着“两情若是久长时……”

    “这么多呢,怎么还用抢的啊~”封寒摇摇头,“老板,给你钱。”

    递钱的时候,封寒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清楼》的封面上,哇,好清凉!

    “别看了,那个未成年人不让买的。”老板善意提醒道。

    “我是一个有身份证的人!”封寒首先强调,然后申明,“而且我要买的是故事斋,这杂志卖的怎么样?”

    “当然是一如既往的好,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所有买杂志的人都对封面上的那首词念念叨叨的。”

    “什么词啊,这么厉害~”某人明知故问。

    “呵,可了不得了,一字千金鹊桥仙!”店老板显然已经看过了,“好几个专家教授都在说,这首词是千古七夕词第一,绝世好词!”

    接着,就连店老板也摇头晃脑地吟诵了一下最后的经典句子。

    封寒很感动,秦观兄,你听到了吗,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耀啊!

    在全国各地,近千万级销量的《故事斋》上线了,理论上当天就能卖出一百多万册,一早上的功夫就能出小一半的货,及至此时,已经有几十万人拿到了这部杂志。

    平时故事斋的读者首先会把注意力放在杂志的内容上,但这次,所有人首先要经过一次《鹊桥仙》的文化洗礼。

    有的人对此不感兴趣,只是见什么一字千金,会稍微惊叹一下,但大多数人,即便他们文化水平不高,偏爱通俗文化,也没风花雪月的心思,但鹊桥仙依然凭借其高超的艺术感染力,吸引着这群人,并获得无数赞美。

    尤其是最后一句,太经典了,以至于很多将要分别的恋人、夫妻、基友正在将这句词活学活用。

    早有感性的人把这首词发到了网上,虽然七夕词的各项评比早已结束,网友们关于七夕诗词的热度也降了下来,但《鹊桥仙·纤云弄巧》的出现,就像在平静水面上投了一大块金属na,2na+2h2o=2naoh+h2,反应剧烈,噗的一声,瞬间重新点燃了七夕诗词的温度!

    当然,这里面肯定也少不了故事斋老张的推波助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