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你我皆学渣,五十笑百步(求推荐!)
    虽然苏鸣鹤只是教材委员会的特别顾问,并没有实权官职,但他曾经是教育部大佬,又是文艺界名人,即便已经退休了,依然门生遍地,说话好使。

    所以,由他推荐的封寒故事两则顺利通过了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一轮筛选,和另外5、寓言、童话还有歌谣进入了第二轮的选拔中,并从中选择小学课本需要的文章数量,最后一轮再和原来的教材文章pk,更适合现在孩子的将会留在课本里。

    现在,苏鸣鹤坐在主座上,眯着眼睛不说话,旁边是曾乐侃,也没有参与讨论,他正拿着手机审稿,封寒的效率很高,三篇新作已经发过来了,而且质量喜人。

    乐侃人微言轻,虽然他推荐了包括小马过河在内的100多篇来自《儿童文艺》的优秀故事,不过只有13篇进入了第二轮,封寒两篇都在,显示了高超的故事水准。

    不过现在大家正在就封寒还有他的两篇故事展开讨论,首先发言的是教委会秘书长左横。

    左是教育部高官,也是这次教材革新的官方负责人,曾经他是苏老手下的手下的手下,初入官场的时候曾经被苏老小小的批评过一句,一直记到现在,虽然不敢报复,也没有报复的资本,但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给老苏一点不爽还是可以的。

    “大家都说封寒的两篇故事很好,但是我觉得,其他的作品也不差啊,甚至更具美感,比如那篇《秋天》,连续用了4个比喻,构成一个排比句,就很能调动少年儿童的想象力嘛!”

    “还有,一个新人有两篇入选,是不是太过了,对其他优秀的作者是不是一种不公平,就算卫尊老师,也只有两篇文章入选而已,卫尊老师是我国儿童界的泰山北斗,在座很多人都是看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可那个封寒何德何能,他一共才写了两篇啊!”

    这时乐侃终于忍不住发言了,“我插一句,封寒一共写了五篇短文,一部中篇,都已经被我们《儿童文艺》录用,只是还没有安排发表。”

    乐侃的话说完了,继续看稿子,这种场合,他本就不想来。

    苏鸣鹤眯着的眼睛睁开,靠近乐侃,“有封寒的新作品?”

    “对,而且我觉得其中一篇苏伯伯肯定喜欢~”乐侃把《神笔马良》发给了苏鸣鹤,苏鸣鹤瞬间安静了。

    争论还在继续,在左横发言之后,马上有他的直系手下跟进,“我同意左秘书长,而且小马过河和咕咚来了在故事内涵上其实是有些重复的,选一篇就够了。”

    “好啊!”苏鸣鹤突然拍桌子叫好,《神笔马良》这故事太符合他的胃口了!

    苏老本就是国内顶尖大画家,而且也是自幼贫困,也曾见识过地方官僚的黑暗,他从马良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而马良拥有的神笔也是他儿时曾有过的众多幻想之一,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有人用文字展现了出来!

    如此栩栩如生,如此历历在目,此时苏鸣鹤恨不得能化身为马良,一根神笔荡尽世间污浊,诶呀,想到神笔,为什么又想到家里的老三了。

    老苏,冷静,要克制啊!

    这时有人问他,“苏老,什么很好啊?”

    苏鸣鹤指着手机屏幕,“当然是封寒的故事写得好啦!简直太妙了,小侃子,还有吗?”

    乐侃就知道大画家看到马良的故事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会很喜欢,这叫投其所好,接着又把另外两篇也发给了他。

    而此时的会议中,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气氛微妙,就连左横都陷入了蜜汁尴尬中,你苏老德高望重,都已经亲口说了封寒的故事很好,谁还敢多说啊,刚刚跟进的那个小官僚后悔死了,多那个嘴干嘛!

    在这之后,大家纷纷为封寒打all,盛赞他的文章短小精悍,情节有趣,寓意深重!

    还有人说,虽然卫尊老师只有两篇新作入选,但原版里还有他的两篇呢,也就是一共四篇,他老人家能有四篇入围,后起之秀有两篇怎么了!

    “对对对!”

    “没错没错没错!”

    “有道理有道理有道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封寒的两篇故事全部入围了小学课本最终选,然而这时苏鸣鹤却提出异议,“等一下,我觉得,封寒的《小蝌蚪找妈妈》也不错哟,大家要不要看看~”

    ……

    上课铃之后,各班同学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能和梦中天使说上一句话,感觉这个高中没白上,他们最羡慕的就是菊班同学,竟能和小溪朝夕相处两年,其次羡慕丁班同学,可以和菊班(小溪)一起上体育课,再次羡慕竹班同学,可以和菊班(小溪)一起上计算机课!

    当然最最最羡慕的肯定还是封寒这个鹿幼溪的同桌,这家伙真是狗屎运,刚刚从丑班转过来,就成了小溪的同桌,好恨,好想集资打他!

    历史课关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她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见到鹿幼溪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但眼睛一直看着她,她可是看着鹿幼溪老师的作品长大的!

    鹿幼溪知道自己将会是所有老师的焦点,所以传递纸条的活动也从桌面转移到了桌下,鹿幼溪碰碰封寒的腿,让他接着。

    封寒拿来一看,上面是清秀的一行字:医院的事是跟你开玩笑的,就让我们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好吗,放学我请你们。

    这个“你们”显然是包括了熊鹿,而非菊班,看着鹿幼溪真诚的笑脸,封寒明白,即便其中有诈,自己也要跳,谁让她是小鹿的妹妹呢。

    刚刚小鹿回竹班的时候可是对他千叮万嘱,“你在菊班一定要照顾好小溪,你要是让我妹妹受伤害,我就伤害你哥们儿!”

    小鹿掐着自己老公的脖子威胁封寒的样子,让他只能选择跟鹿幼溪握手言和。

    接下来,两位后进分子开始认真听课,封寒是很喜欢历史课的,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自唐初之后,无论国内史还是国际史,和他的固有认知都有差异,和原来的历史对比着看,历史书会显得格外有趣。

    之前封寒已经自学过历史知识了,此时再听老师讲一遍,找到其中重点,了解一些因果关系,学习一些历史概念,有益于他将来的历史考试,而且这对他实在简单得很。

    不过看鹿幼溪的样子,似乎不是很轻松,她记笔记很认真,字写得也清秀,就是速度太慢,有点跟不上关老师的节奏,尽管眼睛里满是对知识的渴望,但一旁的封寒能够感受到她的迷茫,呵呵,果然学渣。

    同为学渣的封寒面对鹿幼溪产生了微妙的优越感~

    ps:感谢有种别张嘴的万赏,又一个舵主了,大家别忘了简介那里有群号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