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预测自己将会被玩弄感情的某寒
    封寒决定用一个“赖”字诀,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死不承认!

    鹿幼溪好笑地看着封寒,这人竟然,这么无耻!

    于是鹿幼溪又把纸条推过去,上面写着:一周前,医院里。

    封寒:我身体这么好,需要上医院吗!

    鹿幼溪:不承认就算了,反正我知道你后悔了就行,而且以后你再也没机会了,很开心。

    封寒:什么后悔啊,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想让我在你面前表演后悔懊恼,痛不欲生,哼,偏不如你愿!不仅如此,我还要积极面对余生的每一天呢!

    因为讲台是一个教室里最高的地方,再加上封寒鹿幼溪两位桌上的书还不够多,祖老师轻而易举看到了后面两人传递纸条的小动作。

    真是没规矩,祖骁不好为难鹿幼溪一个小姑娘,于是冲封寒开炮,“封寒,刚才我们讲的课文是《荀子》的劝学篇,对这篇文章,你有什么感想吗?”

    封寒沉思片刻,“我觉得荀子说得对。”

    “哈哈!”

    “噗!”

    “说得对?”

    “谁?”

    课堂上哄声一片,就连鹿幼溪都低头偷笑起来,她有点理解这货刚才的所作所为了,太无赖了!

    祖骁没想到这小子会这么回答,也怪自己问的太宽泛了,应该详细一下,再来!

    “那么,读完劝学篇后,你有什么想要对你的同学们说的吗?”祖老师又问。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封寒一本正经道,这在他们那个世界,可是伟人语录,是关于学习最朴素最著名的道理。

    不过对于班里其他人,还有祖老师而言,这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祖骁把这八个字写在自己的教案本上,忖摸了一阵,还真是直指核心的劝学之言,短小精悍,而且明了易懂,高明,相当高明!

    祖骁又故意为难封寒,“这个说法太简单了,说给小学生听还行,既然是说给高中生的,怎么也得用上修辞吧。”

    哦,这是嫌我应付,那好吧,封寒又想了一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瑾以此句,与各位同学共勉。”

    这句话一出,不仅祖骁,班里同学们也都惊着呢,这是哪位古之贤者的名言,好特么有道理啊!

    韩愈,韩昌黎,绝对算是一位古之贤者,唐宋八大家之首,有“百代文宗”的美誉,这句经典的治学名言就出自韩宗师之口,旨在鼓励人们不怕苦多读书,只有勤奋才能成功,后来还被收录到了《增广贤文》中。

    当然,现在的人们是听不到这句振聋发聩的名言了,以至于乍一听到,全都像是听到了真理,陈晴还举手提问,“祖老师,这句名言是谁说的啊?怎么之前没听过呢?”

    书山,学海,有路,无涯,勤,苦,为径,作舟!

    好对仗,好比喻,好妥帖!他真的只有十六岁吗!祖骁看着封寒,回答了陈晴,“没听过正常,这是封寒同学的名言啊。”

    “什么!”

    “怎么可能!”

    “不会吧!”

    “别逗了!”

    陈晴扭头看着封寒,这么富含哲理的话,怎么可能是他原创的!

    云大川也往后靠,贴近封寒问,“哥们儿,说实话吧,从哪儿抄来的?”

    封寒没理他,直接问祖骁,“老师,我的回答还行吧,可以坐下了吗?”

    “请坐!”祖骁又把这句记在本本上,不仅他,班里不少同学都在记,这句话完全可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啊!而且,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用在作文里,也会显得蛮有逼格的啊!

    对于高中作文这个另类的体裁,名言警句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收集名言是高中生们最爱干的事之一。

    接下来,封寒老实听课,很巧,《劝学》这篇古文,在他那个世界,也是在高二学的,不过是删减版,比如“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南方有鸟焉,名曰蒙鸠,以羽为巢……”“是故无冥冥之志者,无昭昭之明;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为了方便学生的背诵,这些段落都是整段删除的。

    不过封寒当时学的时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古人的文章也是够散的,删掉了一半,完全不影响和内核。

    现在封寒重点在听他没学过的另一半,老祖确实是个优秀的语文老师,每个典故,他都能信手拈来,又不会过多赘述,影响教学进度,一些闲言碎语作为枯燥古文课堂上的调剂,还是很有趣的,不知不觉,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下课铃声响后,祖骁第一时间走人,他知道,接下来他们班会比较拥挤。

    果不其然,甲乙丙三个班全都乌压压围了过来,而鹿皓歌也第一时间从后门进了菊班教室,惊讶地看着和封寒坐在一起的堂妹!

    “小溪,你怎么跟他坐一块啊,多危险啊!”小鹿一点都给哥们儿面子。

    封寒不乐意听了,“跟我坐一块怎么危险了,是她主动的呢!”

    封寒刚说完,就被迫给鹿皓歌让了座,“走开走开,让我和小溪待会儿!”这时本班的同学已经将两只小鹿包围了,云大川占据地理优势,直接把日记本掏出来,“小仙女,能给我签个名吗!”

    封寒走到门口,外班的也涌了进来,一副明星见面会的架势,他差点没出去。

    小鹿知道妹妹希望过普通高中生的生活,于是出面帮她挡下云大川,“你会给你的同学要签名啊,拿走!”“同学们听我说,聊天说话可以,打听八卦不行,而且拒绝签名合影这种要求!递情书的趁早滚蛋!”

    封寒来到竹班教室,竹班已经空了大半,也都去隔壁看明星了,剩下的多为女生和大熊。

    封寒问大熊,“如果我和你小姨子有了过节,你站在哪边?”

    熊迪思考了一会儿,“小鹿站哪边,我就站哪边~”

    老实人也会学耍滑头了,封寒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见封寒失落的样子,熊迪认真了,“你不会真的跟她有过节了吧,她才去你们班上了一节课啊?”

    “对啊,一节课,而且现在我俩是同桌。”封寒叹了一声,有种预感,自己将来的日子会不好过。

    听到这,熊迪的眉头皱了起来,封寒道,“你也觉得不太妙,是吧!”

    熊迪点头,“就你俩的成绩,竟然还是同桌,算是毁了~”

    咦,说啥嘞,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不知道,你这个小姨子,不简单啊,我这个人很单纯的,我觉得,我觉得我的感情会被她玩弄啊!”

    熊迪认真地看着封寒,两人同时沉默,最后大熊憋出一句,“那不是正合你意~”

    ……

    高二语文组办公室,祖骁看着教案本上的“书山学海”,感慨不已,为什么这么经典的句子,自己穷其一生也写不出一句,而封寒却像不要钱般,张嘴就来!

    祖骁决定了,下午就买一副空白的对联,请酷爱书法的独孤校长把这一句写下来,挂在教室黑板两侧,用以激励同学们!

    与此同时,在首都一场关于新版语文教科书的会议上,就咕咚来了和小马过河两篇小故事,场上的讨论气氛很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