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什么小仙女,根本就是小恶魔(求推荐!)
    快上课了,封寒回到四班,因为自己没了利用价值,陈晴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不过因为刚来,又没有同桌,他只好捅了捅前面的眼镜男,“嘿,哥们儿,这节上什么啊?”

    “班主任的课。”

    “哦。”语文,明白。

    封寒低头翻课本,在他低头的同时,祖骁进来了,然后全班骚动起来,不止他们一个班,旁边的五班好像也很热闹。

    “什么情况?地震了?”封寒抬头,只见祖骁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单马尾,白上衣,身材适宜,身高适中,一股青春气息喷薄而出,两个字,清澈!

    此时已经不需要封寒思考,早就有人喊出了她的名字——鹿幼溪!

    嚯,这位妹妹终于要上学了吗,而且,和自己一班!

    封寒有点小雀雀跃~

    刚刚祖骁带着这姑娘一路走过来,五班、六班、七班已经有些失控了,这是何等亮丽的风景线,尤其是五班,他们这节课的老师还没来,不少人都走出教室,不顾祖骁严厉的目光,尾随到了四班门外。

    外班尚且如此,本班的同学们就更完蛋了,封寒前面的眼镜竹竿男甚至立了起来,当然是身体,他想看清楚一些,自己是不是了五多了出现幻觉,为什么自己的天使会出现在面前!

    “大家都安静,都不要说话了,云大川,你给我坐下!”祖老师呵斥道,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啊,给我长点脸行吧!

    好不容易让自己班里的同学情绪稳定下来,又对外面甲班的同学喊了一声“你们周老师来了!”解除了被围观的尴尬,祖骁终于能够正常说话了。

    “可能大家也都听说了,鹿幼溪同学将暂停她的演艺事业,专心学业,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她是我们东扬人,是我们东扬人的骄傲,最终也愿意回到家乡读书,接下来的两年,她也会和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一起成长!”祖骁虽然不情愿接手这样一个明星学生,但基本的商业吹捧法则还是遵守的,“好了,就说这么多,幼溪同学,你想坐哪儿啊?”

    “不是应该有自我介绍的吗?”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同学们纷纷起哄,他们还没听过鹿幼溪现场说过话呢!也不知道和电影电视里的一样不。

    祖骁哼道:“幼溪同学的情况,难道还需要介绍吗,她是陪伴你们一起成长的那个电视里的人,你们怎么会不了解,如果想了解的更多,那么接下来,大家就好好相处,不要把她当明星,就这样。”

    这时鹿幼溪又看着祖骁,“祖老师,我想说几句,可以吗?”

    见鹿幼溪有这个意愿,祖骁也没拦着,舞台交给她。

    鹿幼溪大方地面对台下同学,“大家好,我是鹿幼溪,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学,其实不只是高兴,应该是荣幸,我知道梅兰竹菊四个班,在东扬一中是尖子班,你们的学习成绩肯定很厉害,是我需要仰视的,而我之前因为拍戏太多,学业落下了不少,肯定没法跟你们比,或许下一次考试,班里倒数第一就是我,所以,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能够对我多多帮助,毕竟我姐是年级第一,我姐夫是年级第二,我的基因应该不差,对吧~”

    “哇,鹿皓歌是她姐?”

    “早该想到的,姓鹿的可不多!”

    “虎姐无犬妹啊!”

    “极品姐妹花啊!”

    鹿幼溪说的波澜不惊,并小小透露了自己和鹿皓歌的关系,台下的观众们却心潮澎湃,掌声震天,并信誓旦旦,一定要帮小溪把成绩搞上去!

    想来有那样一个姐姐,应该不难的吧~

    看着台上鹿幼溪的表演,封寒的感觉是,越来越觉得熟悉了呢~

    到了选座位的环节,所有同学都争着抢着,想让幼溪同学挨着自己,或许,他们的人生巅峰就在今天了!

    然而,鹿幼溪的目光却延伸延伸再延伸,最后停在了倒数第一排封寒那里,哈,冤家路窄呢,鹿幼溪笑了,她指着最后面,“老师,我在后面就好,我一点都不近视。”

    祖老师疑惑了,这可不像是一个力求上进的好学生该做的选择,不过,让一来就人气爆棚的鹿幼溪挨着和这个班级格格不入的封寒,未尝不是坏事。

    “好吧,你去后面坐好,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以和老师说,老师再给你调。”

    就这样,在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鹿幼溪和封寒越走越近,当这个绝美的脸蛋渐渐靠近自己的时候,封寒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这张脸,竟然和自己记忆中极不愿意回想起的一张非常恐怖,恐怖到他都不愿回忆起细节的脸蛋重合了起来!

    天天天天啊!是她!

    竟然是她!

    怎么会!

    可是,她的笑容错不了,还有那没长水痘的嘴唇,那时就觉得她整张脸就剩嘴唇还是漂亮的,此时她的脸蛋恢复如初,何止是漂亮,简直对少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还有那嘴角的一丝微笑,是在嘲笑自己错失了吻她的机会吗,是了,她故意和自己同桌,就是想让自己饱尝后悔的痛苦!

    这个女人啊,歹毒!

    她已经坐在了封寒身边,一阵若有若无的香风袭来,封寒还能保持表面镇定,但前面的云大川同学早已飘飘然了,没想到他竟是一个随身携带镜子和梳子的男子,现在趴在桌子上,骚柔地用小镜子偷瞄后面的鹿幼溪。

    此时他的眼里只有她,完全没有看出封寒的不对劲。

    封寒是觉得遇到劲敌了,当初曾经有一个大美人在她最丑的时候,最失落的时候,愿意让自己亲她,虽然亲一下不会立即从丑小鸭变天鹅,但她终究是天鹅,早晚还是变成了天鹅,自己错失了和天鹅亲密接触的大好良机,现在,只要她挑明了那天的事,自己就算败了!

    以后只有被她嘲笑的份儿!

    天啊,自己要怎么破这个局呢,他不想成为嘲笑对象!

    台上,祖骁开始讲课了,鹿幼溪不便窃窃私语,于是她给封寒传了个小纸条,上面写着:还记得我吗?

    来了,来了,终究还是来了!

    记得,当然记得,你存在,我深深地脑海里啊!

    封寒将小纸条回过去:你谁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