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萌芽宣传启动,先局部,再整体
    因为只考四大主科,所以一天就结束了考试。

    第二天,教室恢复成了正常模样,封寒在完全陌生的菊班,有些施展不开,这里的学生跟竹班的那帮人有一拼,全都是学习狂魔,上课下课,厕所食堂,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相较而言,还是丑班的同学更可爱啊,闲着没事聊聊八卦和体育,品评一下校园美女,这才是青春啊!

    下了课,封寒就往隔壁竹班泡着,毕竟那里还有两个熟人,不过看样子,熊鹿在自己班里也不是很受欢迎。

    “熊迪,鹿皓歌,你们能不能不要老公老婆的叫啊,闹心!”一位女同学提出严重抗议。

    “就是就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一个女生附议道。

    “简直丧尽天良!”连男生都加入了声讨队伍。

    小鹿反击道:“我们有证,受法律保护,凭什么不能叫,是吧,老公~麽~”

    “同学们,有谁跟我一起揍她的!”女同学振臂一呼。

    作妖的鹿皓歌仓皇而逃,封寒看了沉默的熊迪一眼,“我有点同情竹班的同学们,并庆幸自己身在菊班了~”

    这时追鹿皓歌的女生跑回来一个,对封寒道:“你高兴个屁啊,上学遭罪的是我们,放学了不就是你吗!”

    封寒沉思片刻,竟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朱佩琪手里拿着一张宣传单,面色潮红地走了进来,仿佛置身虚无世界,走起路来横冲直撞,惊倒众人一片。

    很快人们都围了上去,“班长,这是什么啊?”“萌芽征稿,什么东东?”“萌芽?听着耳熟啊?”“哦,我想起来了!”

    封寒凑过去搂了一眼,哦,老韩的宣传攻势终于正式启动了!

    纸上面就是《萌芽》创刊号的征稿启事,老韩先是借着曾老扯虎皮,点明了曾老对这份杂志的重视,并亲笔题词“萌芽”二字,寄予了对新一代青年的期盼,随即阐述了《萌芽》的收稿标准以及稿费准则。

    因为这一系列宣传都是面向高中生的,所以重点也放在这方面,年少成名,对每个少男少女都充满诱惑,长得好看的,可以像鹿幼溪那样成为大明星,但对于更多人,文坛新秀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啊!

    韩士群利用了这一点,将如果文章被萌芽收录之后的可能性描绘的极其美好!

    鲜花!掌声!荣誉!老师们欣慰的目光,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只要一想,就是一次高巢啊!

    别说朱佩琪这样的女了,就连王国路这种天赋不高的选手,也牢牢记下了萌芽编辑部的邮箱。

    上课铃响起之后,朱佩琪把自己之前写的所有文章都从笔记本里翻了出来,课都没好好听,她一直在纠结,写的都这么好,该选哪一篇呢?

    在高一军训的训练场上,高一新生李逸阳小小的个子坠在跑道的最后面,似乎只有这样才安全,不至于被人踩到,跑了足足300米,四分之三圈,虽然很累,但是他整张脸是喜悦的,因为他兜里有一张萌芽收稿的宣传单!

    什么三江阁,什么文华榜,早就不被他放在眼里了,听说萌芽是从全国青年的作品里优中选优的,这样的较量才适合他的水平,才是他想要的平台!

    等着吧,《萌芽》,我会让你因为我李逸阳的名字而骄傲的!热血中二少年眼中满是熠熠的星光!

    其实萌芽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还做不到全国范围的宣传和收稿,韩士群目前的财力人力,以及人脉,只能把线下广告打到杨州范围,其中只有婺城的宣传是最稳的。

    他和婺城所有重点高中里的书店合作,请他们代为宣传,至于婺城以外,就没有这样的宣传力度了,顶多在学校外面支一个牌子,再加上曾老的影响力,能有怎样的效果,就只能天知道了。

    至于全国,韩士群的做法是在一家销量过百万的青春杂志上做广告,广告费齁贵,他也就能打这一次,依然是曾老开局,诱惑青年那一套,除了收稿,还能为将来卖杂志起到宣传的作用。

    韩士群对《萌芽》的期待是全国市场,即便目前限于财力,只能徐徐图之,不过全国的名声必须先打出去,不能让萌芽一开始就有太明显的地域标签。

    所以韩士群在学生群体之外的征稿,基本是冲着全国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下手的,学生稿费他尚且能给到千字100,那些已经成名的作家,更是最高可达千字1000,这样的稿费水平和《东扬文艺周刊》平均千字100相比,已经很有竞争力了,当然,和那些大杂志,仍有很大差距,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变的。

    中午,只有封寒熊迪这对作伴回家,小鹿早早就被老鹿接走了,说是有些私事。

    在东扬公墓最顶端的位置,鹿为马、高乔夫妇,鹿皓歌鹿幼溪姐妹双双手捧鲜花,为墓中的鹿爱马献花。

    鹿幼溪以为自己的情感足够冷漠,从小到大她都没听妈妈说起过爸爸,而且她在离开东扬之后,有过很多“爸爸”,他们对自己都不好,以至于她天然对“爸爸”这个身份有抵触,甚至反感,在来这里之前,她都在想,等会儿要拿出什么样的情绪应对这种场面,要不要来一个泪如雨下?

    直至到了墓地,看到墓碑上那个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帅气儒雅青年,鹿幼溪浮躁的心突然静了下来,握着鲜花的手有些紧。

    “你爸叫鹿爱马,因为你奶奶姓马,爷爷奶奶感情很好,所以大哥叫爱马,我叫为马,为你当牛做马的为(四声),不过我已经习惯被叫做指鹿为马了(二声),倒是很衬我的职业。”鹿为马苦笑道。

    “他这么年轻,怎么就……就没了?”鹿幼溪声音有些发抖,自己只是第一次见照片上的人,为什么,情绪会有些失控!

    “一场意外,是车祸,死于去医院的路上,”鹿为马平静道,“也不知道开车急什么,可能就是为了赶回来听你一声爸爸吧。”

    鹿皓歌看到小溪脸颊上有两道眼泪,忙抱紧妹妹,鹿幼溪这次没有调动自己的表演技巧,连她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为这个死的一点都不传奇,都不轰轰烈烈的父亲……感动,流泪。

    抬头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婶婶看叔叔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所以下山的路上,鹿幼溪趁着上厕所,偷偷给方瓜瓜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调查15年前,一个叫鹿爱马的人的死因。

    而在外面,面对妻子的质疑,鹿为马道明实情,“大哥临死前我答应过他,不让小溪恨她妈妈,虽然她们母女已经这样了,我还是要遵守承诺。”

    在鹿家四口下山的同时,幼儿园的米璃老师,独自一人和他们擦身而过,墓地紧张,而且很贵,她来看的这位住的是集体宿舍,好在还有照片供人凭吊,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像是高中生的安静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