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暴发户的午餐时光(为秋季舵主加更)
    李妍瞪了祖骁一眼,祖骁假装没看见,老郭真是坏事啊,如果不是他突然冒出来,自己就可以“勉为其难、迫于无奈、非常将就”地接手封寒,结果现在变成了争夺,性质变了。

    郭老师因为一篇报菜名,彻底粉上了封寒,坚决要做他班主任,而身为组长的祖骁也坚决不让。

    因为一个学生的归属,两位资深教师闹到了独孤校长那里,果不其然,老独孤身后有一篇据说也是封寒所作的陋室铭。

    独孤勒喝了口茶,对祖骁道,“你们班这学期不是已经有一个转校生了吗?”

    祖骁:“校长,您也知道,那个学生我不想要,是你硬塞给我的,作为补偿,难道你不应该把这个封寒给我吗!”

    “嗯,有点道理,那郭老师,你又有什么理由呢?”

    郭老师总不能说是喜欢他的作文报菜名,觉得这孩子很有趣吧,于是把自己出作文题,被封寒一通损这件事讲了出来,并表示责任在自己,他想弥补一下。

    “也有点道理,那我不管了,听李老师的意见吧。”独孤勒一推四五六。

    祖骁诚恳地看着李妍老师,最后,李老师一甩袖子,气呼呼地指着祖骁,“给祖老师吧,他教学经验更丰富,应该能把封寒教好,我是无能为力了!”

    “谢谢李老师,下午我去接人!”

    “现在就去!”李妍哼道。

    封寒还在考着试,就被祖老师领走了,他深情地和老同学们告别,一出门就笑得阳光灿烂,哈哈,也不知道大熊小鹿看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

    近了,近了!

    虽然经常来竹班串门,但这次不一样,以后自己就是这个班集体的一员了!而且,以后抄作业就方便太多了!

    更近了,要进门了!自己该怎么自我介绍呢?是风趣的,还是冷傲的?

    咦,怎么没进门!?封寒跟着祖骁完美路过了竹班。

    “祖老师,怎么不进去啊?”封寒指了指写有“竹”字的门。

    祖老师指着前面大大的“菊”字,“这不是还没到吗。”

    “什么!不是竹班吗?”

    “什么竹班,我是菊班的班主任啊,哦,当然了,竹班的语文也是我教,”祖老师笑呵呵道,“进来吧,别傻愣着了,先自我介绍吧~”

    ……

    封寒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反正既不风趣,也不冷傲~

    他坐在完全陌生的菊班教室最后一排,还没来得及反思,放学铃就响了,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原来祖老师根本不是竹班的班主任!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自然而然的想法呢?

    “因为前段时间我们班主任生孩子,祖老师帮忙管理我们班级,总是在我们班进进出出,所以你才会有这种错觉。”鹿皓歌解释。

    “说得对。”熊迪应和。

    封寒看着这两个货,“难道不应该怪你们从来不跟我讲你们班的事吗,所以我才瞎猜的,结果猜错了!”

    熊迪耸耸肩,表示无辜。

    鹿皓歌拍着封寒,“哎呀,无所谓啦,反正就这半年,半年后你肯定是文,我们俩肯定是理,还是要分开的啊~”

    “呼,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那什么,咱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啊,你这就生气啦,咋的,还要割袍断义啊?”小鹿虎着脸。

    “不是,我要去买点东西,今天跟你们不顺路。”

    封寒去了一趟电子城,给韩舞买了一个最贵的绘画板,她平时都是直接在本子上画的,封寒早就看不惯了,一点都不专业好吧。

    因为东西太贵,足足两万龙钞,封寒决定今天中午下馆子,寻求心理平衡,给她花了两万,自己怎么也得花,花个两千才像话啊!

    把东西寄出去后,封寒沿着本地最繁华的大街,走进最气派的酒楼,又从菜单上挑了最硬的两个菜。

    看着辣么大的龙虾,还有一整只开了膛的八宝鸡,封寒有点后悔吃独食了,主要是吃不下啊,应该叫大熊小鹿一起的,算了,这会儿他们肯定已经吃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诶,封寒同学!”封寒刚要动嘴,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看着他,露出欣喜的表情。

    看着眼熟,回忆了一下,好像是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姓郭,昨天还听墙根了呢,“郭老师,好巧啊,你也来吃饭?”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对啊,不介意拼个桌吧。”

    “诶呀,还拼什么桌啊,这两道菜够咱俩吃的了,我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一起吧!”封寒诚心的,过惯了穷日子的他虽然偶尔暴发户了一次,可还是见不得浪费,可是打包带到学校,又有点不成体统,郭老师出现的契机简直完美。

    郭老师坚决不能白吃封寒的,于是又点了一盘毛豆,算是两人拼桌。

    郭老师不是嘴馋的人,最近两天他流连于各大酒楼饭馆,就是想看看谁家的菜单有那么多道菜名,不过他失望了,起码在当地是找不到那种餐馆的。

    幸好,今天遇到了封寒这个正主,他可以光明正大提出自己的问题了。

    “那个啊,那都是我瞎编的,我长这么大都没吃过那么多菜呢。”

    “不,可能是编的,但绝不是瞎编的!”郭老师笃定道,“我听过你的朗诵,非常有特点,节奏明快,顿挫有度,这些菜名的编排肯定是有讲究的!”

    这个世界是没有相声的,郭老师不知道这叫贯口,但不像其他老师认为那篇作文毫无价值,郭老师从封寒的背诵中听到了语言之美,封寒笑着放下筷子,“所以呢?”

    郭老师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学习学习,以后可以在人前炫耀炫耀。”

    好单纯,好不做作的理由!

    “手机拿来,”封寒要过郭老师的手机,找到录音功能,然后当着他的面,把报菜名的贯口说了一遍,“以后您就照着我的节奏来练就行,您也是北方人吧,说这个应该没问题的。”

    “没错,你也是?”郭老师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八岁之前我是在京城和西北生活的。”封寒道。

    快上课了,他们的午餐也该结束了,郭老师抢着要买单,“怎么能让学生请客呢,传出去我老郭还混不混了!”

    “先生您好,一共是1980块。”服务员温柔道。

    “多少!”老郭掏钱包的动作僵了一下。

    “先生,是1980,请问刷卡还是现金?”服务员保持着微笑。

    封寒笑着递出卡,“刷卡。”

    然后对郭老师道,“郭老师,两道菜都是我点的,哪有让老师出钱的道理啊,这顿我请。”

    “你这么有钱的啊!”

    “哈哈,还行~”封寒笑得云淡风轻。

    妈的,有钱的感觉就是爽啊,2000块说花就花出去了,当然是有些心疼的,比刚刚花的那两万还心疼,不过他吃到了上辈子只闻其名,不知其味的珍馐美食,也不算亏,而且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才(外)华(挂),挣钱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郭老师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封寒同学,让你见笑了,家里老婆管得严,囊中羞涩啊。”他兜里一共就几百块而已。

    “男人嘛,理解理解,我们家老韩手上也总是紧巴巴的,被我妈管的死死的。”封寒的话很得体,让老郭的尴尬消减了不少。

    老郭感慨道:“早知道你这孩子这么对我脾气,我真该跟老祖争一争,你是不知道,今天你差点就成了我们班的学生了!”

    封寒刚要细问,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的号,“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封寒先生吗?”

    这个叫雅诗兰没有黛的《书香》编辑是来跟封寒确定三首诗词归属问题的,名字很好听,只是带点东北口音。

    当封寒厚着脸皮承认是他写的后,雅诗兰又向封寒要了银行卡号等信息,承诺他的三首诗词作品将在接下来的两到三期陆续刊发,稿费也会尽快打到封寒的卡上,对方给出了每首1000元的价格。

    和故事斋相比,《书香》的稿费不算高,但影响力很大,所有诗词爱好者都愿意把稿子投给书香,即便稿费不高,过稿率极低,依然乐此不疲,封寒能三首三中,堪称传奇,一般诗词大家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所以最后雅诗兰多嘴问了一句,“封寒先生,请问你的年龄?”

    她是觉得封寒的声音显得太年轻了,而那三首优秀的诗词,又不像是年轻人能有的水准。

    封寒如实以告,“我十六了。”

    雅诗兰:“您真幽默~”显然不信啊。

    “那,我二十了?”

    “整吗?”

    “不整不整,姐姐,我还小,不整!”封寒狂笑着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