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一篇作文,一场关于差生的争夺战
    李老师一直盯着封寒,还走到他身边,想看看他在现场能写出什么惊才艳艳的作品,可是这货像是故意的一样,只要她一过去,就翻到前面,不让她看作文,要保留神秘感嘛。

    哼,现在挡着有什么用,早晚会看到的!

    时间到,卷子从后往前收,封寒感觉手机震了一下,出教室瞅了一眼,原来是《儿童文艺》的稿费到了,一共是三万一千五百,除以90,就是三万五,七万字给了三万五,千字500!

    这是一个比心理价位高些的价格,加上鹊桥仙那五万块,现在封寒已经有八万多的存款了,现在他就想大声喊一句:还有谁!

    前世今生,封寒第一次掌握这么多钱,突然就觉得自己膨胀了,也该膨胀了,等会儿给韩舞买礼物,他只看价格,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还没来得及嘚瑟,韩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封寒收到稿费的同时,她也收到了她的插画稿费,10张,600块,每张60,涨价了!

    但是她没有忘记一件事,“为什么你的稿费没有一起打进来啊?”

    面对来自姐姐的质询,封寒语塞了,“因为,可能,大概,或许是杂志社打到别的账号上了吧~”

    “哦,明白了,”韩舞秒懂,也是,他们又不是亲姐弟,关系也泛泛,也就最近才有点好转,明算账是正确的,韩舞让自己心态平和下来,随口问,“那这次你的稿费有多少啊,不愿意说可以不说的。”

    情绪这么低落,封寒不敢不说,“三万。”

    那边是久久的沉默,1200和300的对比还能接受,可3万比600,这就太欺负人了啊!

    “韩小舞,你咋不说话了?”

    “没事,我在想,要不要转行写小说~”小舞幽怨道。

    “别啊,我的小说还指着你画插画呢!对了,你的稿酬也涨了吧?”

    “……”韩舞怎么觉得这货是在故意气自己呢,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上次预测的60每张!

    “怎么又不说话?”

    “信号不好!”韩舞咬着牙道。

    “那先不聊了,我还要考试呢~”

    休息片刻,继续考下一科目,而此时李妍老师已经从众多卷子中翻到了封寒的,坐她对面的祖骁悄悄看着,等待李老师的爆发。

    果不其然,看完第一篇小作文,李老师就控制不住她自己个了。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无耻下流!”

    嚯,下流都出来了,封寒同学够拼的啊,祖老师第一时间跑到她身边,防止事态扩散,“怎么了?”

    “你看他写的这个!”李妍指着那首静夜思。

    “这,第一句还行啊,就是后面有点太不正经了~”

    “而且还鼓吹早恋!”李妍对这个管的还是比较严的,如果他们班上出现熊迪鹿皓歌那种情况,肯定要及早遏制的,哪能让他们成了气候,把婚结了啊!现在竹班有这么一对小夫妇,班主任都不知道该怎么管他们了!

    祖骁陪李妍继续看后面的作文二,这一篇倒不像报菜名那样不正经在明处,可是通篇看完,也是离经叛道的厉害,李妍怒的眼睛冒火,而祖骁已经憋笑憋出了内伤,这家伙,硬是要得!

    封寒写的这篇作文题目叫做《我不相信傻鸟的道理》。

    “作为一个严谨的人,一丝不苟的人,当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我很想抽人!很想狠狠地抽命题老师一巴掌——代表我的自然科学老师!

    让一只鸟,叼着树枝飞太平洋!什么样的极品智商才能编出这样的故事呢?

    一个正常人的思维让我不得不怀疑一些东西。

    我不跟你计较,一个叼着树枝的鸟,如何跟同伴打情骂俏;我不跟你计较,一个不会游泳的鸟,如何踩着树枝捕鱼;也不跟你计较,太平洋的海浪会不会打翻树枝。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你知道,究竟多大的一根树枝,才可以让一只鸟浮在水面上?

    铁丝一样粗的?筷子那样粗的?还是……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找抽的命题老师,请允许我教给你一个关于浮力的公式,如果你想让一块木头能载动一只鸟,那么需要符合如下条件(出于对您智商的尊重,我不使用各种字母):木头产生的浮力=木头本身的重力+鸟的重力。

    为了能让木头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们假设木头恰好被完全踩到水面以下。

    那么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水的密度x木头的体积x重力加速度=木头的密度x木头的体积x重力加速度+鸟的重量x重力加速度。

    合并同类项并简化之,得出:木头的体积x(水的密度-木头的密度)=鸟的重量。

    水的密度约为1000千克/立方米,而木头的密度在400-750千克/立方米之间,我们权且当这个鸟不是先飞的笨鸟,它很聪明,找了比较轻的一种,就按500千克/立方米来算吧。

    于是可得出:鸟的重量/木头的体积=500千克/立方米。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的结论:如果鸟是1公斤重,那么,木头的体积=1/500立方米=0002立方米=2立方分米。

    那2立方分米又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常见的砖头,大约两块!!!

    一公斤重的鸟是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普通的母鸡一般三四斤重,一公斤重的,也就是只小雏鸡。

    一只小鸡那样大小的鸟,衔得动两块砖头大小的木块或者说是一个胳膊粗细的木棒吗?就算可以,风对木块的阻力,也会让鸟儿飞到大西洋,而不是太平洋的。

    总之,科学告诉我,不管是什么鸟,都不会选择叼着树枝飞太平洋。如果一定要这么干,肯定是只傻鸟——淹死在太平洋里喂鱼的傻鸟。对于建立在这个傻鸟故事上的傻鸟道理,只有傻鸟才会信!

    如果您非要认为这样的故事是成立的,那么,我先帮你把马顿的棺材板压住!您可以接着往下编了……”

    所谓零分作文,不一定是真的得了零分,也不一定是学生写的,不过噱头而已,但都有其可取之处,这篇作文的闪光点就是用理科思维来处理文科思辨,原版还有很多脏口,动辄大鸟小鸟,给零分也活该,不过这些都被封寒剔除了,毕竟作死,也是有限度的!

    这样一篇和出题意图南辕北辙,又把出题老师狠狠损了一通的奇葩作文,足以达到封寒和祖骁的目的了。

    果不其然,李妍老师气的要找校长理论,这样的学生,她教不了!

    李老师动静太大,以至于同在办公室的郭老师也听到了,忙问怎么了,李妍把封寒的作文给郭老师看了一眼,郭老师看完之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正好这时一位物理老师从外面路过,郭老师忙把他叫了过来,“马老师,你给看看,这个学生说的对不对?”

    郭老师只给他看了中间的算式部分,马老师只扫了一眼就说,“没问题啊,完全正确,这孩子学的很扎实啊,怎么郭老师,你们作文现在还带考察物理的啊~”

    “没没没,”郭老师把马老师哄走之后,痛心疾首,“怪我,都怪我啊,是我这道题出的有毛病啊!我,我太不严谨了!我,我对不起我的高中物理老师!”

    原来出题人竟是郭老师!

    李老师忙安慰郭老师,“这怎么能怪你呢,这道题的破题方向很明显嘛,他就是故意的,诚心的,我一定要报告校长,这样的学生谁爱要谁要,反正我是不要了!”

    “那什么,给我吧~”郭老师突然道。

    祖骁傻眼了,靠,怎么冒出一个截胡的!

    郭老师又说了,“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不能全怪这个封寒同学,既然李老师容不下他,就让他来我这里吧,让我亲自管教他。”

    李老师面色一喜,终于可以甩锅出去了,然而祖骁却说,“不不不,老郭啊,学生不是商品,怎么可以私下交易呢,我觉得,还是让校方讨论决定吧。”

    “这还有什么可讨论的,李老师不想要了,我又想要,而且别人也没人想要,那还讨论啥,下午就让他去我们寅班吧!”

    “等一下,其实,我也想要~”祖骁弱弱地举起了手,加入了封寒争夺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