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鹊桥仙·不见不散之我和织女有个约会
    封寒和老韩面对面坐着,然后老韩吟了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封寒只是一瞬间的惊愕,不过想想,既然他和祖老师是同学,知道也不奇怪,“怎么,你没怀疑我是抄的?”

    “对于能写出陋室铭的你,我还能怎么怀疑呢,”韩士群苦笑,“就是很想知道,你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句子,太惊艳了,是有感而发吗?”

    当然不是,抄的时候,既不是七夕,也没有分别,纯粹是题目要求以“七夕”为题,此时倒是有感,然而词已经写出来了,真不巧!

    怎么说呢,说多了,韩叔叔会不会多想呢,毕竟韩舞刚刚离开这个家。

    于是封寒翘着二郎腿,“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有感而发,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也是有感而发,我哪有那么多不同的情感来抒发啊,我才16诶,不过是情感模拟而已,我见你书架上有表演类的书,随手翻过。”

    果然,我说什么来着!真的翻过我的书架!知识的源头找到了!此时韩士群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这孩子,天纵奇才!深藏不露啊!

    于是韩士群跟封寒坦白了把《鹊桥仙》发给《故事斋》副主编的事,“虽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不过这确实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我就替你做主了~”

    韩士群眨着眼睛,等待封寒的回应,然而封寒却没太当回事儿,也怪韩士群没有说清这件事的影响力有多大,所以封寒只是点点头,“行吧。”

    韩士群松了口气,故意没提多少钱,“那你回头办张卡,我叫张副主编把稿费打到你卡上。”

    封寒还不想暴露自己已经开始赚钱的事实,便道,“诶呀,那才几个钱啊,你让他直接打给你吧,就当我孝敬二老的了。”

    韩士群一怔,感慨不已,“小寒,叔叔真的很感动,你果然视金钱如粪土,那这几万块我就收下了,等你将来娶媳妇……”

    “等等!”封寒傻了,“你说多少?!”

    “五万多吧,怎么了?”韩士群装傻道。

    “不是,才几十个字的一首词,怎么这么多钱?”

    “哦,是这样的,全球数万首诗词中,张副主编就认准了你这一首鹊桥仙,其他的全部拒收,所以,他拿出了一个一字千金的稿酬计划,我算了算,一共56个字,所以是五万六千块。”

    “等等,标题不算字啊!”

    “词牌名,这应该不能算吧,自古有之,又不是你原创的。”

    “还有副标题呢,不见不散之我和织女有个约会!”封寒无耻道,一字千金,标题自然要长咯!

    韩士群无语地看着继子,“小寒,你顽皮了~”

    好吧,56个字就56个字,对于封寒,这纯属天上掉的馅饼,五万六,除去10的税,那也有五万啊!

    “叔,这是我的银行卡,别告诉我妈行吗?”封寒眼巴巴看着韩士群。

    “你小子,早有准备啊,行吧,这是咱爷俩儿的秘密,不让你妈知道~”韩士群压低声音,为两人关系取得了重大突破而开心,另外还把自己对其他几首诗词的处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意见说了一下,“那些就没这么多钱了。”

    封寒表示完全没问题,他以为自己图书馆里那些经典绝美的诗词除了应付语文考试就再没有其他用处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叫《书香》的杂志给这些传统的、古典的文化珍宝留下了施展空间,虽然比较小众,但起码还有人在玩,这点弥足珍贵。

    送走了老韩,外面老妈也结束了通话,封寒急忙坐在电脑桌前,招呼韩舞:“哼~”

    韩舞:哈,刚才怎么不跟我说话?

    封寒:刚才在写新小说啊。

    韩舞:哦,是吗,看来我又有工作了,写好发给我,我想想配图怎么画!对了,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

    封寒:喜欢就好,我那十几块就没白花~

    韩舞:十几块-_-||

    封寒:对了,刚才妈忘了问你的寝室号,她可能会给你寄东西,用得着。

    韩舞发给封寒,这时一个光头从她身后飘过,笑嘻嘻道,“小舞大美人,跟男朋友聊天呢?”

    韩舞回头瞪了室友一眼,“没有,是我弟弟!”

    “弟弟?多大了?帅不帅?”

    韩舞笑道:“你别想了,他喜欢长头发的~”

    光头女孩马上意味深长地看着韩舞的长发,“哦,原来小弟弟恋姐啊~”作了死,光头女撒腿就跑。

    刚刚被选举为寝室长的韩舞为了维护自己的领导权威,当即给封寒回了句“还有事,等一下!”然后杀了出去,“施雅颂,你给我站住!我撕了你!”

    封寒等了一下,没等到韩舞的回复,倒是等来了一笔款项的进账,手机收到短信,显示入账五万零四百块!

    这速度,比儿童文艺还爽快啊!

    在大夏,稿酬的收税标准是高于一万的,收税10,低于一万高于2000的,收税5,低于2000的,不收税!

    这是近些年的新政策,对文艺工作者非常优待,远低于个税的标准,当然,在这个基础上,其实还有折扣可打,比如苏鸣鹤、曾广贤这些爵位拥有者,每年根据他们缴纳的税款,还会有反退政策,简直美滋滋!

    手上有了这么一笔巨款,还不能让老妈知道,封寒能够想到的消费方式只有花在韩舞身上,刚刚问她的寝室号也是这个目的。

    封寒一直觉得临别的礼物虽然有心,但过于寒酸,所以想送她点值钱的东西,省的她上了大学,随便被什么二代三代展现一下雄厚实力就不知所措了,随便坐在豪车里冲她勾勾手指,就找不到北了。

    如果让韩士群知道了封寒的想法,肯定要说:这明明是我该担心的事啊!小子,越权了啊!

    而且,韩舞显然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皇家美术学院,3号女生宿舍楼下,韩舞和施雅颂跑了出去,两人都累了,香汗淋漓,正准备回去,突然,一辆炫酷的跑车轰鸣着出现在两人面前,引得路人驻足不前,纷纷投去羡慕的目光。

    车里的青年帅哥看着韩舞,眼里流露出慈祥的笑意,不等他勾手指头,韩舞就对光头舍友道,“那个,你先回去,我出去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