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关于鹿幼溪小姐担任城市形象大使的两点顾虑
    “阿姨!”封寒一进小鹿家先喊人,然后东张西望。

    “妈,小溪呢?”小鹿直接把封寒的心声问了出来。

    “哦,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是有应酬。”高乔阿姨不太高兴道,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说晚上有应酬,她总觉得这话很不正经。

    “没说几点回来吗?”封寒抢了小鹿的话。

    “没有。”

    “不是说暂时退出娱乐圈吗?怎么还有应酬?”封寒又问,小鹿很愤怒,明明这都是她的台词啊!

    “可能就是说说,暂时避风头吧,毕竟把自己亲妈告了,现在她正在风口浪尖上,”高阿姨还警告了封寒,“小封子,你可别到处宣传我家有个大明星,如果引来记者堵门,我们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阿姨你放心,我嘴严着呢~”封寒笑道,然而内心是失落的,说什么和大熊做连襟都是玩笑,只是两世为人,都没见过活的明星,内心是极度好奇的,尤其是这种美女明星,也不知道拉不拉屎,放屁臭不臭?

    新姑爷是不可能在这里留宿的,高乔对大熊比以前更防备了,毕竟现在是合法的,所以连留下来吃饭的客套话都没说,小鹿依依不舍地看着大熊被封寒拉走。

    封寒叫上大熊去他家认认门,中午只是路过小区,还没进屋呢。

    梅凤巢正带着闺女复习儿歌,“奶奶有只小皮球,一蹦一蹦滴溜溜……”

    封寒怕惊动小丫头,带着大熊悄悄上楼进了卧室,两个大男人在卧室关上门能干嘛,自然是——做功课!

    因为没晚自习,所以作业格外多,这个封寒就不能抄了,毕竟不是一个班的,班级不同,作业不同,所以他愈发期待能去竹班了。

    熊迪写作业,封寒就捣乱,“大熊啊,你和小鹿在一张床上躺了三天,你真能憋得住?”

    大熊一边算数学题,一边回答:“很难,但好在只有三天,咬咬牙就过去了。”毕竟闺房秘事,大熊不好意思说的太详细。

    封寒羡慕道:“能有这么一段和自己原始冲动作斗争的经历,也很值得回味啊,我连这都没有!”

    大熊很想说,明明是小鹿和她的原始冲动作斗争,我还好啊!

    不过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总有机会的~”

    于是封寒又绕回鹿幼溪那里,“也不知道谁有幸能得到这个机会,会是小溪妹妹吗?也不知道小溪妹妹在忙什么工作,好担心她遇到坏人啊~”

    大熊无奈翻了个白眼,换了本书继续写作业~

    ……

    来到地方做地方官,都会有一个官邸的,此时婺城城主府,曾乐心正在招待一位重量级客人,著名演员,国民小仙女鹿幼溪。

    曾乐心打量着鹿幼溪,鹿幼溪也看着曾乐心,小溪向来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直到见到了曾乐心,这种成熟的美感,举手投足的吸引力,还有上位者的自信风度,真真叫她羡慕。

    陪在曾乐心身边的自然是小秘书郁彤,而跟着鹿幼溪的则是她的新经纪人,也是合伙人方瓜瓜,两位的会晤促成者就是这两人。

    曾乐心先是对鹿幼溪表示了自己的肯定,“真是个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如果你能成为婺城的城市形象大使,婺城给世界的感觉肯定是极美的!可是我还有几个问题。”

    婺城形象大使,这是今天会面的核心问题。

    “第一,你对外宣布,要息影两年,专心学业,也就是说,这两年你都不会拍戏,也就没什么媒体价值,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那么请你,岂不是没什么宣传婺城的效用?”曾乐心说完,有一个停顿,见鹿幼溪和经纪人没插嘴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继续,“第二,华夏人自古讲究孝道,你告了自己的母亲,别管是因为什么,这件事会不会影响你的口碑和声誉,请你做形象大使,是否会给婺城带来污点,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

    郁彤抱歉地看了看方瓜瓜,没想到自家老板说话这么不留情面,还真直。

    方瓜瓜刚要解释,鹿幼溪却自己开口了,而且一点都不恼火,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笑意,“对于城主姐姐的两点问题,我都可以回答。”

    “首先第一点,虽然我息影两年,但其实是一年半,一年半之后,我就会参加艺考,通过艺考后,我就算是正式回归娱乐圈了,而且背后还会有强大的师门资源,而这一年半,城主姐姐也不用担心,去年我参演了牟艺大导演的电影《半壁江山》,年底将会上映,他的电影,影响力自然不用我多说,另外,我刚刚杀青了一部校园剧,定档在明年播出,阵容很强大,如此一来,起码一年的时间,我都不会缺乏媒体热度。”

    说到这,鹿幼溪笑了笑,“其实,就算没有这些,我从艺十年,一直兢兢业业,也有很大一批忠实粉丝,人们都说我自带热搜体质,我可能上学吃个食堂,都能把那些一线大牌明星的恋爱绯闻压下去,乖乖做学生的鹿幼溪可能比拍戏的鹿幼溪更让人关注和好奇呢。”

    听到这,曾乐心也会心一笑了,好一个自恋又自信的小姑娘!

    鹿幼溪继续说第二点,“我坚定地认为我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所以我坚决切断了我母亲的经济来源,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远离那些伤害她身体的药物,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关系,但我依然会给她赡养费,支付她必要的生活开销,除了毒品!这也是我对国家缉毒战士的尊重,至于我的名声口碑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这个你应该问我的经纪人。”

    终于轮到自己的戏份了,方瓜瓜看了看表,七点已过,她自信道,“曾市长和郁秘书不防看看此时网上最火的新闻是什么。”

    ……

    封寒送走大熊后,就接到了小鹿的消息,让他快上网看新闻,帮忙声援小溪!

    原来在七点整,鹿幼溪的社交网络账号发了一段自拍视频,视频中的她很憔悴,素面朝天直面镜头,依然很美的她讲了自己的人生经历,讲到了她和妈妈相依为命,讲到了后来妈妈变了,讲到她想改变妈妈,但最终失败,讲她因为得了水痘,无法出席听证会,没法看到妈妈最后一面,她说她不怨恨妈妈,也不希望她的粉丝攻击妈妈,只希望自己的离开能让妈妈获得新生。

    鹿幼溪没有盯着镜头,微微侧脸,平铺直述,诉说心路历程,而且没有剪辑,是一镜到底,但是讲着讲着,随着情绪的递进,她的眼睛飙出了眼泪,而身为观看者,封寒也被她的节奏带着,眼眶有些湿润起来,内心此时就一个感觉:好一个可怜的孩子啊!我们怎么可以不疼她,不爱她!

    等等,我哭什么,她说了什么?我这是怎么了!又不是很熟!

    封寒看着下面的评论,一个个热爱小溪的粉丝哭天抢地。

    “小溪加油,这件事你没错,我们永远支持你!”

    “唯爱小溪,永远站在你身后!”

    “小溪不哭,你是最好的!”

    “好想摸摸你的头~”

    “我是一个妈妈,如果我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我真的能为她去死!”

    看完鹿幼溪这段视频以及下面的评论,曾乐心起身和她握手,“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谢谢!”

    “演技不错。”曾乐心赞叹。

    “天赋~”鹿幼溪谦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