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写的这么好,三江阁,就不要上了
    韩士群、祖骁其实是大学同学、室友,彼此很了解对方的家庭情况,只是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中间曾断过联系,直到韩舞上高中,韩士群才知道自己那位睡在下铺的兄弟竟然成了人民教师。

    不过重逢之后,两人也没有故意走很近,祖骁是怕麻烦,如果让他那些热衷于发表文章的同事知道,东扬文艺周刊的主编是他的大学好哥们儿,那自己怕是难得清静了。

    韩士群对祖骁道:“我理解你的怀疑,就他写的这五首诗词,最差最差的,也不是你能写出来的,最好的,也是我望尘莫及的。”

    祖骁:“道理同意,怎么听着却不爽呢。”

    “所以你们会产生怀疑很正常,但我念一篇文章,你听听,”韩士群把陋室铭念了一遍,祖骁的表情也越来越震惊,“这是他当着我的面创作出来的,如假包换,如今在婺城文化圈子里早就流传开了,你们独孤校长都把孤独撤下来,换上我家小寒的陋室铭了,不信你进去瞅瞅。”

    祖骁看着韩士群,“所以,你有一个出口成章,句句经典的天才儿子,但是,你竟然没让他跟着我!”

    封寒升高中的时候,祖骁曾表示过,他可以把封寒弄到自己班里,亲自带,但韩士群拒绝了老同学的好意,他是怕封寒在竹班那种氛围下,每次都考最后一名,会打击他的学习积极性,结果证明,在丑班,他依然每次都是倒第一~

    韩士群解释,“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小寒有这么惊人的才华,我的的确确是刚发现。”

    “这算什么,”祖骁难以接受,“基因突变?”

    韩士群踱了几步,“我想,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韩士群大胆假设,“我家小寒本是天纵奇才,对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可是自从八岁来到我家后,他发现我这个继父也是此中高手,而他对我心怀抵触,不愿与我同流合污,就连兴趣爱好都不愿跟我一样,于是深深埋藏了自己对的热爱,醉心体育,只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才会翻阅我那些丰富的藏书,从中汲取养分,充实着自己的精神世界,直到前不久,他出了车祸,在此期间,家庭给了他温暖,让他感受到了我的父爱,之后他开始试着接受我,他那冰封的心开始融化,对的才能也不再隐瞒,前有陋室铭,现在又有这些优秀的诗词,祖大头,你羡慕去吧,哈哈哈!”

    “啪啪啪,”祖骁鼓掌,“影帝,你可以去写小说了,太有想象力了!”

    韩士群受到启发,摸着下巴思量,“也不知道小说他写的来吗~”

    祖骁不再理会韩士群,转身欲走。

    “喂,你回去要怎么说啊?”韩士群问。

    “就说他继父承认是代笔,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叫家长就省了。”

    “嘿,你不能这样啊,你要是这样,那我还是见一见他们班主任吧。”韩士群作势要跟过去。

    “逗你的,”祖骁挠头道,“我是这么想的,封寒的班主任很不喜欢他,我呢,又非常欣赏他的才华,所以,我准备把他调到我们班来。”

    “祖大头,有你的,改天请你吃饭,不过,这些诗词,你记得不要弄到那个什么三江阁上,”韩士群突然萌发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别问为什么,乖,听话~”

    祖骁:“……!”

    祖骁回办公室之前,特意鸡贼地先去16班堵住了封寒。

    “祖老师,您找我什么事啊?”封寒常去竹班,多次见过祖骁,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听熊鹿说祖老师讲课幽默,人也不错,就是脑袋大些,和身体有点不成比例。

    祖骁开门见山,“想不想来我们班啊?”

    “想啊,当然想了!”如果说封寒对丑班一点感情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对熊鹿的感情更深厚一些,而且,被人称呼丑班那谁谁,也不好听啊,换个班,还不错。

    听到封寒对自己班这么向往,祖骁很开心,“那好,那你就听我的,我和韩士群是大学同学,不会坑你。”

    原来还有这层裙带关系啊,封寒表示全听祖老师的,只是听完祖老师的提议,有些发憷,“这不太好吧~”

    “只有这样,我才能帮你脱离丑班啊!”

    “那,好吧!”封寒咬咬牙。

    祖老师像是做了坏事的学生,回到办公室,有点心虚地看着李妍老师,“已经问清了,封寒的家长说他没有指导学生的暑假作业。”

    “那会不会是他母亲?”李妍又问。

    “不可能,他母亲就是一个在家带孩子的家庭妇女。”祖老师。

    “那会不会真的是人家孩子自己写的啊?”被报菜名征服的郭老师问。

    “不可能!”

    “不可能!”

    这次李妍和祖骁竟然异口同声,李妍有些感激地看看站在自己这边的祖骁。

    祖骁内疚地解释道:“你们是没见另外几篇诗词,简直绝了!”

    李贺的《竹》在那五首诗词中算是比较平庸的一首,另外几首,尤其是那篇写七夕的鹊桥仙,经由祖骁之口念出,简直把在座的语文老师炸的目眩神离。

    这,这怎么可能是一个高中生的水平!好像当代的那些大诗人大词人,也没有这样经典的作品吧!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刚刚吃薯片的年轻女老师已经痴了,如果有一个男人为自己写了这样一首词,她肯定二话不说就嫁了!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年长的连肘子肉丸子都吃不了的老教师唏嘘不已,我逝去的青春,好想念你们,这些年岁,蹉跎了啊!

    刚刚和女朋友分手的一位青年男老师念着“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竟有些想要再找那个女人的冲动!

    封寒的语文作业册被传了一遍又一遍,有的人已经开始动手抄诗了,此时他们的内心都很矛盾,如果说这是封寒写的,这也太超水准了吧。

    可如果不是,谁又有如此大才,肯成全了封寒的才名,就连韩主编,似乎也没这般手段吧!

    最后,沉默中,郭老师问了一句:“我觉得,这五首诗词都有资格登上三江阁,那该怎么处理呢?”

    李妍老师见大家如此推崇这些诗词,开始有点后悔,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承认是封寒写的,那该多好,相当于自己班里出了一个大天才!五首诗出现在三江阁,那是何等耀眼!

    可是现在……

    祖老师发话了,“鉴于这些诗词来源不明,存在抄袭的可能性,我觉得,还是不要放到三江阁上了,万一事情闹大传开,结果作者另有其人,那咱们的脸就丢大了。”

    组长一锤定音,李妍老师很窝火,最后一节是她的语文课,她拿起封寒的作业本,气冲冲去了教室,祖老师对着丑班教室方向遥寄祝福,祝你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