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办公室里弥漫着宫廷御晏的味道
    在老妈面前,封寒没敢放肆,小星星之后又教了《两只老虎》就脚底抹油了,只留下对封寒愈发崇拜的小糯米和有些吃醋的苏苏。

    当他回到学校,还不知道又有麻烦要找上他了。

    在语文教研办公室,高二各班的语文老师都在这里办公,暑期作业是不需要评分判错的,翻一翻,都写完就行了,不过作文部分各位老师都很在意。

    在东扬一中,每次考试或者寒暑假结束,都会涌现大量优秀的作文,学校专门开辟了一个区域,叫三江阁,把那些优秀的大小作文复印张贴在三江阁,供同学们欣赏学习,其中顶级优秀的还会出现在每月一期的校报上。

    16班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李妍边翻边摇头,应付,都是应付,她羡慕地看着边阅览边微笑的高二语文组组长祖老师,人家学生的水平就是高,肯定又能出几篇登上三江阁的好文。

    翻着翻着,李老师翻到了封寒的,她对体育特长生的态度是放任自流,就当是来她班上旁听的客人,只是没想到封寒的第一篇小作文还真留住了她的目光,看完之后她还只是哭笑不得,什么鬼啊,鹅鹅鹅,曲项用刀割,拔毛加瓢水,点火盖上锅。

    让你炖大鹅呢!

    然而接着看到下面那篇大作文,李老师终于怒了,她见过糊弄的,没见过这么糊弄的,这长长的一千多字除了开头结尾调侃了年级第一第二,剩下的竟然——都!是!菜!名!

    “气死我了!”李妍老师一巴掌拍在桌上,终于成功引起了其他老师的主意。

    大家都放下手上的作业册,问,“李老师怎么了?”

    李老师先把那首歪诗咏鹅念了一遍,大家哄堂一笑,祖骁老师点评道:“起码是骆宾王五岁的水平,不错,不错。”

    李妍老师道:“最气人的是下面的这篇,我给你们念念,你们要忍住。”

    李老师先是重复了一遍开头“我”和“熊迪”的水词对话,然后开始了“我请你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

    李老师念得比较慢,咬字很清晰,大家听着听着就感觉有些……饿~

    怎么全都是菜名啊,而且,都很好吃的赶脚!

    “李老师,等一下,”一位姓郭的男老师打断了她,“我觉得这篇作文让我念比较合适,我是北方人。”

    李老师的儿化音应用的不是很娴熟,郭老师主动请缨,当他接过作业册,看到后面的内容,就知道李老师为什么生气了,不过他倒是兴致盎然,从头开始,嘴快的他突突突突,就到了“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一位罗姓老师偷偷擦了一下嘴角,他平时比较喜欢吃丸子,但却不曾听说过这么多种丸子,好!想!吃!

    郭老师可是出了名的嘴快,可是这么久了,菜名阶段才进行到“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

    哇,来硬菜了!距离饭点还早着呢,可是大家竟然开始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了~

    就不能素一点啊,一位老教师肠胃不好,刚冒出这个想法,郭老师就念到了“糖熘饹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儿酪……”老人家点点头,一本满足!

    大家的馋虫都被这篇作文勾了起来,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听作文的大军中,一位新入职的年轻女老师不声不响地撕开了自己的薯片包装,她忍不住了,要垫吧点。

    一位海边长大的老师心想,有海鲜吗?

    有!

    “……炒虾黄、熘蟹黄、炒子蟹、炸子蟹、佛手海参……”哇,还有佛手海参!佛手和海参很配哒!

    一位女老师心想,有汤吗,他们南方人爱喝汤,也有,“……奶汤、翅子汤、三丝汤……”

    “炒银针儿、八宝榛子酱!”说到这的时候,郭老师都要换上一口气,然后突突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后一小节“黄鱼锅子、白菜锅子、什锦锅子、汤圆锅子、菊花锅子、杂烩锅子、煮饽饽锅子……外加腌苤蓝丝儿!”

    最后再加上一段“熊迪流着哈喇子拉着我道:走走,快走,我要吃蒸鹿尾儿!”

    “床上熊迪媳妇儿鹿皓歌照着说梦话的熊迪就是一脚:还吃鹿尾儿,吃我的鹿掌吧!”

    意犹未尽的郭老师擦了擦嘴角,“我念完了,我现在就一个问题,晚饭谁给解决一下,食堂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对,突然想吃丸子!”

    “肘子才是王道啊!”

    “你们不觉得炖大鹅也不错吗~”

    看着嬉皮笑脸的众老师,李妍气愤道:“老师们,难道这不让人生气吗,哪有这么糊弄的!”

    旁边一位女老师很好奇,“李老师,这位同学家里是开饭馆的吗?”

    郭老师摇头:“我觉得可能是御厨,一般菜馆哪有这么些美味佳肴啊,好多都没听说过呢!”

    李妍老师崩溃了,“那不是重点好吧,重点是糊弄!这种学生真是太让人气愤了,这是写作文,抖什么机灵啊!”

    祖老师忙安慰李妍,“这种学生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你也没必要跟他生气,对了,这是谁啊,这么有怪才。”

    “还有才呢,那个经常给学校拿奖的体育生,封寒!”李妍哼道。

    “哦,他啊,他家里可不是开饭馆的~”有人说了一声,显然不少人都知道他继父是韩士群,当地最有名杂志的主编。

    郭老师还在感叹,“能写出这么多看上去很好吃的菜名,也是服了,你们说,他都吃过吗?”

    “怕是全见过都难吧?”有人应和道。

    听到封寒的名字后,祖骁就没再掺和,他手上拿着王国路的作业,“我给大家分享一首竹班同学做的诗吧,蛮有才华的。”

    “好,念念。”

    听一首竹,希望能去去油腻吧,刚才听的肘子太多了~

    “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

    露华生笋径,苔色拂霜根。

    织可承香汗,裁堪钓锦鳞。

    三梁曾入用,一节奉王孙。怎么样,前半段咏物,后半段言志,颇有唐风遗韵呢。”祖骁感慨道。

    大家听了纷纷叫好,并打听谁写的,听到王国路,不禁感慨,以前可是没听过这个名字,竹班又出人才啦!

    此时李妍老师还在翻看封寒的作业,刚才只是第一套卷子,一共六套,后面还有10篇大小作文,她倒要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幺蛾子。

    然而越看越惊,不是写得差,而是,实在太好了些!当看到第四套卷子的小作文时,祖老师刚报出王国路的名字,李妍老师直接把作业拍在桌上,“气死我了!”

    “李老师,又怎么了?”郭老师问。

    李妍抖着手上的作业册,“这个封寒,他不只是糊弄啊,他还抄!抄就抄吧,竟然连作文都抄,这也太没底线了!”

    有人说抄作业的底线是连过程都一丝不苟地抄,而抄作文恐怕是突破底线了,简直抄作业界的败类渣滓!

    “怎么回事儿啊?”大家纷纷问。

    李妍把封寒的作业交给祖骁老师看,“你看看第二张卷子,第三张卷子的作文,这是他能写出来的吗,还有第四张的这首咏竹诗,这分明就是抄你们班王国路的!一个字都不差!”

    没错,后来封寒把婚礼上写的这首诗用到了这里,而王国路同学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王国路只是觉得自己写的太差劲了点,这首要好一些,但没想到会好到祖老师当众朗读,还要送上三江阁的地步,于是一下子暴露了。

    其实,暑期作业抄一抄,老师们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也不会看这些作业,但封寒这种连作文都抄,而且疑似是全部抄袭的,就太罪无可赦了,李老师本来想找他,但不巧,丑班正在上计算机课。

    于是被抄的苦主王国路被祖骁请进了语文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