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不听故事听儿歌,叔叔让你叫锅锅
    上了两节课,封寒一直不在状态,说的什么啊,完全听不懂的,深奥的高中数学啊!

    大课间的时候,封寒跑到学校的小书店,他还记得,今天是九月一号,进门就问,“老板,有最新的《儿童文艺》吗?”

    这话一出口,包括但不限于老板的店内人全都齐刷刷看向封寒,儿童?走错地了吧?

    很巧,这里面还有前些天的老相识小朱佩琪,她现在对封寒的态度很微妙,打趣道,“封同学,我们这是高中,不是小学,《儿童文艺》这种杂志没市场,不如来本《文偶》吧。”

    封寒尴了个尬,不过很快化解,“我给我妹妹买的,小店面,没有就算了~”

    ……

    “有啊!”杂志小屋的老板把新出的儿童文艺递给外面的高挑美女。

    韩舞一边走路一边看,“找到了!”

    《故事两则——小马过河、叮咚来了》,在第4页,作者封寒,插图韩舞!

    看到自己的画作出现在全国闻名的知名杂志上,有数百万用户能看到,韩舞觉得距离自己的理想又进了一步!

    虽然她自幼学习国画,尤其擅长工笔,但最终却喜欢上了漫画,现在她已经开始试着做自己的原创剧情漫画了,就是被封寒看到的那个,当初她对男主角的外貌不满意,是梅梅阿姨建议她用封寒的脸,免费的。

    有了参照物,刚开始画是比较顺手一些,不过后来两人关系降至冰点的时候,韩舞看到自己的男主角就讨厌,几次想让他领盒饭,发展女一和女二的感情戏,不过现在她和封寒关系回温,男主角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和韩舞同一时间,很多有孩子的家庭都拿到了《儿童文艺》,苏鸣鹤虽然刚得了一个女娃,不过他买来是要自己看的,乐侃那小子让他看的是……嗯,找到了,小马过河、叮咚来了。

    两则故事都说明了一个道理,实践出真知,而且语言简练,意味深远,看完之后,苏鸣鹤当即给自己的副手打招呼,让他把这两篇都加入到小学语文教材备选目录中,让全组人员讨论,他认为很适合一年级的小朋友。

    ……

    中午是否在学校吃饭是自愿的,只要能准时赶回来就行,封寒他们仨都是回家吃,熊鹿还不知道封寒的新家,于是这次他们先去的封寒家,带他们俩认了认门,并相约好下午先去小鹿家,他还要看鹿饮溪呢。

    经过焦急风家的时候,封寒注意到,今天老焦回来了,家里好像还来了不少人,停着不少车。

    “妈,我回来了!”封寒推开门,然而看到的并不是一只苏苏,而是一对!

    天惹噜,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难道当年老妈生的是双胞胎!

    梅凤巢从厨房探个头出来,“回来啦,马上饭就好了。”

    “锅锅,抱抱苏苏!”其中一个小女孩飞奔过来,封寒终于确定,这才是她家苏苏,另一个,拥有和苏苏相似的衣装,相近的脸蛋,相同的发型,但看上去更加呆萌,怯生生看着封寒,像是个比苏苏乖巧的丫头。

    “妈,你从哪儿拐的小孩啊?”

    “锅锅,她不是拐的,是我的同学小糯米。”

    梅凤巢出来解释了一嘴,“这个孩子叫米糯,她妈妈就是幼儿园的老师,中午要照顾那些不回家的孩子,本来她可以让妈妈一起照顾,不过她和苏苏一见如故,苏苏非要请她来家里做客了,不答应就哭,她妈妈这才同意了,你看这孩子多乖啊。”

    封寒把苏苏放下,和小糯米坐成一排,然后看圆脸蛋的小糯米,“苏苏叫我哥哥,你该叫我什么?”

    “叔叔好~”米糯自我感觉特有礼貌道,然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而封寒却只觉被一道雷击中,我二十六,你这么称呼没毛病,可我才十六啊!

    难道她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

    封寒耐心道:“给我个理由~”

    “因为,因为妈妈说,和她差不多的男生要叫叔叔,和我差不多的男生要叫哥哥~”米糯有条有理道。

    封寒捂着脸,“我竟然这么老气吗!”

    这时梅凤巢端着菜出来了,“小寒,别闹了,洗手吃饭,其实真不怪小糯米,她妈妈确实年轻,一开始我也没想到那个小老师竟然是小糯米的妈妈。”

    封寒继续和小糯米交涉,“那叔叔跟你商量一下,好不好,如果你坚持叫我叔叔,而苏苏又叫我哥哥,那她必须叫你阿姨,可你不是她的好姐妹嘛,所以你也得叫我哥哥,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要不然我没法出去混了。”

    米糯沉思了片刻,“可以让苏苏也叫你叔叔啊~”

    封寒倒地身亡,“叫个哥哥就这么难吗!”

    米糯抿着嘴,像是在和自己的原则抗争,这时一旁看热闹的梅凤巢帮他出主意,“你不是会给小孩子讲故事吗,可以用故事商量啊。”

    “对啊!”封寒满血复活道,“小糯米,你喜欢听故事吗,叔叔可以……”

    “不喜欢。”小糯米很不给面子。

    封寒:“……”

    苏苏抢上了话,“小糯米不喜欢听故事,她喜欢唱儿歌!”

    小糯米重重点头,掰着手指头,“对,我喜欢唱歌,我会唱小鸟叽叽、蒲公英、奶奶的球……”

    旁边梅凤巢道,“这孩子从记事起就开始上幼儿园,那些儿歌她都会唱,比苏苏强多了~”

    苏苏撅起小嘴,心想,如果自己也上了四年幼儿园,肯定也都会讲老师们的故事了。

    既然小糯米喜欢儿歌,封寒在儿童阅览室找了找,嗯,不错,有儿歌300首,后面还附赠光盘,于是又带着光盘上电脑阅览室播放。

    “小糯米,你会那么多儿歌,那你会蜗牛与黄鹂鸟吗?”

    “我,我没听过~”小糯米瞪大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天下之大,竟然还有自己不会的儿歌!

    “我给你唱两句,你听着哈,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

    随着封寒的哼唱,活泼的苏苏跟着摇头晃脑起来,小糯米也跟着节奏点着头,但封寒只唱了一半,在“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的时候戛然而止,然后再次抛出那个问题,哥哥还是叔叔。

    “哥哥,教我唱吧~”为了儿歌,小糯米顿时抛下思想包袱,认叔做哥。

    也不知道小糯米对儿歌有什么特殊天赋,苏苏学了三遍都没会,小糯米一遍就会了,还能教苏苏。

    吃饭期间,暂停儿歌学习。

    梅凤巢问封寒,“你小时候我没教过你这种儿歌啊?你姥教你的还是你奶教的?”

    “我不能是大街上听别人唱的啊?”这歌绝不是西北风格的,推给姥姥和奶奶不妥。

    “瞧把你能的,你再唱一个听听!”

    “吃完我再唱,咦,韩叔没回来啊?”

    “没,说是找好了办公室,正忙着呢。”梅凤巢暂时还没法给他当秘书,小米老师建议最开始几天新生家长最好陪着孩子一起上课。

    小糯米很快就吃好了,双手乖乖放在桌面上看着封寒。

    封寒笑笑:“是不是觉得哥哥特别帅!”

    小糯米:“我在等你唱新歌~”

    “新歌新歌,你是歌王啊,听着,这次哥哥给你唱的叫小星星,小糯米,你会唱小星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