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一日之计在于晨(求推荐收藏!)
    大熊是有苦说不出,谁想到自己那个平时仙风道骨的老爹为了阻止儿子圆房,竟然会想出这么损的招呢,两颗小药丸吃下肚后,他们很快就睡成了死猪!

    不过小鹿似乎还不死心,反正她在熊家还要再住两天,晚上她会继续死磕熊迪的。

    熊迪是有点发憷的,所以邀请封寒:“要不你来我家玩吧,我正想请教你是怎么写出那首《竹》呢?”

    他们小两口已经看过竹班同学的礼物了,然而却是非竹班成员封寒的一首咏竹诗脱颖而出,熊鹿险些以为他们认识了八年的封寒是假的。

    封寒有心无力,“不行啊,今天搬家,这几天会很忙~”

    封寒是指望不上,熊迪只能自救,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熊迪找出婚礼上没用完的酒,说要以酒代茶感谢父母大人的养育之恩。

    小鹿眼睛放光,以为大熊是要酒壮人胆,晚上好干活!

    其实大熊想的是灌醉自己,一了百了,撩也百撩!

    熊结实何其精明,于是跟儿子喝了一杯又一杯,理由层出不穷,“敬你岳父当年的献血!”“敬你韩叔叔当年的汽油!”“敬咱家去世多年的老黄狗!”“敬……”

    鹿皓歌看出了情况不对,急忙居中劝和,“爸,你们都少喝点,喝点粥醒酒吧~”

    “粥哪能醒酒啊,吃个枣吧。”熊结实从某个罐子里捞出一碗枣子给熊迪。

    熊迪吃了一颗,醉枣啊!

    在小鹿发觉之前,熊迪干了一碗醉枣,当鹿皓歌把熊迪掺回房间的时候,这熊已经成了死猪,气的鹿皓歌没给他脱袜子!

    第三天,鹿皓歌醒来后羞嗒嗒的,昨晚趁醉,她研究了一下大熊的生理构造,对今晚更加期待了,说什么也要把事办成了,不然自己这个婚不是白洁了吗!咦,哪里怪怪的~

    所以到了晚上,当熊迪把酒拿出来的时候,她直接开始了表演,“哎呀,这酒什么味儿啊,我头疼!呼吸困难!”

    熊迪忙把酒收了,并向父亲使眼色,不过熊爸视而不见,自顾自地夹菜,小鹿觉得,今晚有戏!

    临睡之前,熊迪找上老爹,“今晚我怎么过啊,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几个!”他可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控制不住小鹿。

    “那,你自废武功吧~”熊爸淡然道。

    “您还是是我亲爹吗,你让我自功!”

    “下不去手是吧,那还是我出手吧!”熊结实出手如风,一根银针扎在熊迪的熊腰上,“现在好了,保证你今晚明早都心静如水。”

    “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熊迪想了一些过火的画面,发现自己果然出奇的冷静。

    熊爸道:“万一真有什么副作用,那我和你妈只能再想想办法了。”

    “想办法再生一个?”

    熊爸点头。

    熊迪:“……”这都什么父母啊!

    熊爸笑道:“放心去吧,没事,熬过了今晚,说什么也不让你们同房了,这两天,我也天天跟着担惊受怕,病都没好好看几例。”

    “您担心过早抱孙子啊?”熊迪难得打趣父亲。

    “小子,你是我的儿,小鹿我也是当亲闺女看待的,过早的房事对你可能没什么,但对女孩绝不是好事,年轻人的冲动我可以理解,但你是男子汉,得为自己的妻子考虑,好了,不多说,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回到新房,熊迪见小鹿已经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钻被窝了,还对大熊招招手,“过来啊,给你看好东西~”

    小鹿的脸蛋红扑扑的,美极了,大熊像是被勾住了魂,直接按照老婆的吩咐,脱了衣服,和她相拥躺着,只是,当小鹿手上忙活了一阵,却不禁奇怪,“怎么和早上不一样啦~”

    “早上确实厉害些,一日之计在于晨嘛~”熊迪解释。

    现在好像不太行啊,小鹿无语:“那,那我早上再试试~”

    ……

    在熊家住了三晚,第四天,是新娘子鹿皓歌回门的日子,整个早饭,她都没精打采的,前两天明明都很行的啊,怎么今天没精打采,呃,她不是在说自己。

    熊迪也低着头,现在他也算是久经考验的战士了,就是怕以后小鹿对他没信心,其实,自己都是为了她好啊!

    谭霁还不知道昨晚今早小两口发生了什么,一直在叮嘱熊迪等会儿陪小鹿回门时需要注意什么,鹿皓歌可怜巴巴地看着婆婆,“妈,让我再住一天呗~”

    “我也舍不得你啊宝贝儿,可是明天就开学了,还是回家让你爸妈稀罕稀罕你吧~”谭霁摊摊手,这件事没得商量,老鹿夫妇还担心自家女儿在她家有什么闪失呢。

    最后在小鹿走之前,熊爸也叮嘱了两句,“虽然你们现在成亲了,但是在学校也不能太过张扬,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这样,将来你们或许可以做个医生或者律师,就像你们的两个爸爸一样,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巴拉巴拉,好了,出发吧。”

    大熊小鹿带上回门礼物,骑着自行车,背着书包,渐行渐远~

    ……

    另一边,在韩士群的新家,他们一家正准备送韩舞去高铁站,只是一家五口少了一个封寒,见不到这小子,韩舞还有点不习惯,问苏苏,“你锅呢?”她也被小妹带跑偏了。

    “锅锅说他去给你拿礼物了,然后在车站等你。”这是封寒临走前交代苏苏的,这孩子还是有用的,当然,是有代价的,回来要给她讲个故事,就像宝葫芦里的王葆和奶奶。

    “小舞,阿姨有东西给你~”梅凤巢把一串钥匙交给小舞。

    “这是?”

    “这是阿姨和小寒在首都的家,离你们学校不远,住着应该会很方便,如果不喜欢学校的环境,可以住过去,钥匙交给你保管了。”

    韩舞接过钥匙,紧紧抱住梅凤巢,并在她耳边轻声说,“要不是因为那小子,我早就想叫你一声妈妈了!”

    “我知道,就算不叫,你也是我的好女儿啊!”

    ……

    在一家裁缝店,封寒早早上门,从老板娘奶奶那里拿到了他要的东西。

    他的礼物是订制的,虽然价格不贵,但非常有心,老奶奶没收他的钱,而是提出一个请求,封寒想了想就答应了,她是想使用韩小苏喵的形象,用在她制作的衣服上,她本能地认为,小孩子,尤其是小女孩会很喜欢这只小猫。

    短时间内,封寒没想过用韩小苏喵牟利,因为也确实没什么商业价值,它还需要必要的商业包装推广以及时间沉淀,封寒甚至想,如果自己将来老了之后,它的价值能够达到地球的十分之一,自己也足矣养老了。

    带上礼物,封寒先一步来到车站,然而还没等到韩舞他们,就接到了熊迪的电话,不过声音却是鹿皓歌的,很激动,“封子,你肯定猜不到,我看到谁了!鹿饮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