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老人啊……你的名字是贪婪!
    门开了,封寒他们出来了,工作人员代表银行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极力为自己开脱,“这道电子门之所以出现故障,估计是那个老头弄的,可是我们又没办法,不敢跟他动粗啊,谁知道他除了脑子有病,身上还有没有别的毛病,万一出点事,我们还要担责。”

    “他住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吗?”韩舞看着那个蓬头垢面的老人,他佝着腰,低着头,像是有点怕陌生人。

    “不算很久,有一周了吧,也有其他人投诉过这件事,不过白天的时候他都会出去捡垃圾,晚上才会回来,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也头疼的很。”工作人员甩锅之后,就准备走了,他只是负责开门的,至于解决霸占亭子的老头,不在他的业务范围内。

    大夏虽然国富民强,又号称文明礼仪之邦,但毕竟是有着18亿人口的超级大国,总有那么一些不美好的角落存在,只不过今天恰好被他们俩看到了。

    老人原本披着一块破布,此时已经铺在亭子里充当地铺,他捡回来的那些饮料瓶也一并扔了进去,整个过程,他都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封寒拉拉韩舞,“走吧,家里该着急了。”

    “哦。”

    然而,当他们上路后,封寒却注意到,那个老流浪汉竟然悄悄跟上了他们!

    当他们回头的时候,对方就立正向后转,不看他们,当他们走,对方又马上跟上,但并不靠近,保持着很有安全感的距离,搞得封寒也不好说什么,对方终究是老人。

    韩舞是个善良的姑娘,走在路上,一直心事重重,不得开心颜,时不时回头看那个和她爷爷年纪差不多的落魄老头,并非恐惧害怕,而是担心怜悯,封寒通过她的眼神读懂了她的心,于是道,“你站在这等一下!”

    封寒大踏步跑回去,老头许是怕他动粗,也撒丫子往回跑,可终究难敌封寒这个学校里的长跑健将,他追上老头,不打不骂,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票子塞给了他。

    老头傻眼了,什么套路?

    封寒情真意切道,“老爷子,认识吧,这是钱,100一张的龙钞,能买很多好吃的,给你啦,但是别跟着我们了,我女朋友胆小,同意你就点点头。”

    不同意,我不同意这门婚事!老头狂摇头。

    “老人啊……你的名字是贪婪!”封寒肝疼地又抽出一张,“二百可以了吧!”

    难道摇头就有钱拿,老头收了钱后,继续社会摇。

    “真的没商量吗?”封寒抹了下鼻子。

    继续摇头ing。

    封寒豁出去了,掏出剩下的钱,还没捂热乎呢,“看好了,一共1200,是我的全部了,可以了吧!”

    跟钱过不去是不对的,老头停止了摇头,把钱揣兜里,封寒虽然心疼,但也松了口气,就当是扶助孤老,积德行善了。

    封寒走到韩舞身边,“搞定!”

    然而韩舞却指着身后,“他又追上来了!”

    “跑啊!”封寒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把韩舞抗在肩上就跑,他算是认清了,这老头脑子有问题,没法讲理,此时他只能凭借自己超绝的速度甩掉他!

    韩舞一个猝不及防就到了封寒肩上,然后颠啊颠跑的飞快,不愧是东扬一中长跑队的头号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种子选手,后面的老爷爷没跟多久就掉队了。

    总算彻底摆脱了尾行的老头,封寒放下风中凌乱的韩舞,她的头发都快飞起来了,“怎么样,我的速度还行吧!”

    韩舞整了整头发,怒道,“以后再干这种事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太突然了,我的心现在还跳的厉害呢!”

    小舞姐捂心口的样子实在太西施了,封寒笑道,“我听听~”

    “滚!”

    “那我先上楼啦~”原来他们已经跑到了小区大门口。

    “等等我,”韩舞追上封寒,“刚才你对那个老人说什么了?”

    说起这个,封寒就觉得痛心,“我把刚刚取的钱全都给他了!”

    “什么,全部!”韩舞难以置信地看着封寒,这还是她认识的封寒吗,竟,竟如此善良!大方!

    “最过分的是,我都已经把钱都给他了,他竟然还要跟着我们!”封寒有点咽不下这口气,甚至想着明天要不要去堵那个老头,要回一两百块~

    韩舞安慰道:“算了,他看上去也很不容易啊,给就给了,大不了,我的300分你……100吧!”

    “真的!”封寒喜出望外。

    “真的,不然你就没钱给我买礼物了。”韩舞认真道。

    封寒:“……”

    “算了,你还是别给我了,”封寒说了实话,“礼物依然有,今天我发了笔小财,怎么也比你那300块多。”

    “哦,是吗,说来听听。”

    “话说……”

    ……

    “爸,我回来了!”

    “嘘~”曾广贤关上门,“小宝睡着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

    “可能是在喜事上玩累了吧,吃晚饭的时候就开始打哈欠了。”

    “对了爸,跟你一声,写陋室铭的人我已经知道了,叫韩寒!”说完,曾乐心也准备洗洗睡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韩寒啊。”

    “谁告诉你的?”

    “就是昨晚求字的那个,”顺便,曾乐心又把焦急风的事讲了,让老爸注意口风,“您这可是为婺城的青山绿水在做贡献啊!”

    “知道啦。”曾老大概明白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了,不过难得见这个精明的女儿出一次错,就让她一错到底吧~

    ……

    第二天,韩家开始打包行李,准备搬家,云景山居那边焦急风的别墅可以直接入住,然后再弄手续,老焦已经和保安物业都打好招呼了。

    上午,封寒韩舞一起帮助父母进行打包工作,从中午开始,搬家公司开始介入,负责搬搬抬抬,这时封寒才闲了下来,并第一时间给熊迪打电话,关怀他的婚后生活。

    “嗯,很好。”熊迪道。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感想吗?”

    “嗯,很幸福。”

    “幸福?是双关语吗?”

    “不,只有一层含义,最外面那层。”

    “所以说,昨晚你们?”

    “我们睡得很早,很香甜。”

    封寒佩服道:“这才是真男人的表现啊!大熊,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