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一场有争议的姐弟恋,一次有些曲折的圆房
    “大姐,他们今天新婚燕尔,也没人闹洞房,你说他们能干嘛~”封寒坏坏道。

    “不会吧,他们才十六岁啊!”韩舞脸一红。

    “可谁让人家结婚了呢,”封寒羡慕道,“你是不知道,熊伯伯朋友遍天下,礼金就不说了,各种贺礼几乎堆成了山,我估计他们清点到明天都玩不了!”

    “啊?”韩舞一愣,“你是说他们在清点贺礼?”

    “不然你以为呢~”黑暗中,封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亲爱的姐姐,你该不是想……”

    韩舞急忙用手捂住封寒的破嘴,“没想!”

    这话题,这场地,还有这朝气蓬勃的男生女生,要不是外面坐着一个疯老头,封寒都不知道后面的剧情会发展地多么限制级了。

    似乎想到了那天封寒舔自己的手心,韩舞急忙松手,恰好看到那货刚刚吐露的舌尖~

    ……

    此时,熊迪和鹿皓歌正躺在他们的床上,呼吸急促,显然是经过了剧烈运动。

    也是,这么多贺礼被他们搬进屋里,又整理分类,运动量确实不小。

    不仅地上,就连床上都有不少贺礼,小鹿随手一抓,就叫出声,“哇,这个厉害了,竟然送了一把金锁,纯不纯啊?”

    “金的密度是193g/立方厘米,不规则物体的体积可以用排水法测量,我有量筒。”熊迪平静道。

    “还缺测重量的电子秤~”小鹿补充。

    熊迪:“咱爸那有。”

    “可是,”鹿皓歌犹豫了一下,“我们在洞房耶!”

    熊迪点点头,“那还是继续欣赏贺礼吧~”

    鹿皓歌“嗯嗯”一声,找到那幅“囍”,“比起金锁,我更喜欢封子送给咱们的双喜,非常有心,那个黎政枢送的不喜欢!”

    熊迪捡起另一幅,“不过好像你弄反了,这个才是封子送的,你那个是黎政枢送的,还能闻到浓烈的香水味呢。”

    鹿皓歌马上嫌弃地扔掉,还拍了拍手。

    熊迪道,“其实我更喜欢小舞姐自己画的这幅画,寓意很好啊。”

    “可是,生两个大胖娃娃是不是有点困难~”小鹿发愁道。

    大熊卷起画轴,轻轻敲着娇妻,“瞎想什么呢~”

    小鹿吐吐舌头,完全看不出这是相差一天的姐弟恋婚姻。

    “咦,这是什么?”放下画卷,熊迪看到一个包装盒,还不小呢。

    “谁送的啊?”

    “上面写的是鹿皓歌之妹,”熊迪,“你妹妹那么多,这是哪个啊?”

    “不对啊,我那几个妹妹送的礼物我都知道啊,而且是在家里就给我了,怎么这里又冒出一个妹妹,我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啊~”鹿皓歌奇怪地摸摸头,“拆开看看!”

    两个好奇宝宝把盒子打开,除去外包装,里面是一个做工精美的木质盒子,散发着幽幽的木材香味,只看外表,他们就遏制不住对里面东西的好奇。

    “快打开!”鹿皓歌在一旁催促道。

    熊迪上手,很快,盒子开了,然后是一层锦缎,掀开锦缎,只见一对碧绿晶透的翡翠镯子躺在中间!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因为这个世界对翡翠的炒作比地球要早得多,所以缅甸那一亩三分地上的新坑老坑早就被挖空了,翡翠也就成为了一种不可再生的稀缺宝石,造就了这种硬玉的高昂价格。

    只要这一对东西不是假的,即便水头不是那么好,其价值也是难以估量的,比什么金锁要值钱的多的多!

    “天啊,这个妹,难道是我爸的私生女吗,怎么出手这么大方!”鹿皓歌摸着冰凉的翡翠镯子,傻眼了!

    “要不,问你妈?”熊迪建议。

    鹿皓歌不敢:“万一真被我乌鸦嘴说中了怎么办?”

    “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总不能收的不明不白吧?”熊迪凝眉道。

    “那,等我回门的时候,我试探一下我爸,如果是真的,我就把这对首饰送给我妈,再利用这个秘密威胁我爸给我买一套新的~”

    熊迪:“……”幸好这是自己媳妇,不是自己闺女~

    鹿皓歌心还是蛮大的,很快就揭过此事,当结束了清点工作后,两人重新躺在软绵的大床上,本来两人之间还有点距离,但随着鹿皓歌的身体不断扭动,很快,他们之间再也容不下一个封寒了,小鹿的手搭在大熊的胸膛上。

    “难道,不觉得就这么睡了,有点无聊吗?”小鹿的手在大熊胸膛上跳起了舞。

    大熊强装镇定,“要不打会儿扑克?”

    小鹿下死手,狠狠捶了下去,“装傻是吧!”

    大熊委屈道:“可是你还小,我不可以啊~”

    “谁小了,我比你还大一天呢,咱俩是姐弟恋!”鹿皓歌纠正道。

    “身份证上是这样的没错,可是你别忘了,我是早产儿!”熊迪也有他的道理,他从来不认可这是姐弟恋。

    “哪有从受精卵开始算起的!”小鹿怒了。

    熊迪哄道:“这就不是谁大谁小的事,我从小泡药,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如果今晚真的圆了房,我肯定好好的,但是对你的身体伤害就太大了,你还是花骨朵般的年纪,我怎么忍心~”

    难得不会说话的熊迪说了这么多,而且如此深情,小鹿很开心,开心的如同小鹿,她趴在老公宽广的胸膛上,继续勾引,“可是,你不想吗~老公~~”

    熊迪闭上了眼,“我也想,可是,咱爸说,为了你好,最好还是不要!”

    “最好?也就是说,可以商量咯?”鹿皓歌抓住熊迪话里的毛病,逼问道。

    无奈,熊迪终于说了实话,“咱爸说,如果实在是想,就让咱俩吃下他提前配好的药丸,这样可以降低对身体的损害。”

    “臭熊熊,干嘛不早说!”小鹿的粉拳落在熊迪身上。

    “降低了,那也是损害啊~”

    “快拿来!”小鹿催促道,表现出了今晚必须办了熊迪的决心。

    今晚他们喝了交杯酒,此时小鹿又闹着吃交杯药丸,他们手臂相交,把药丸送进自己嘴里,随即,小鹿生猛地将大熊扑倒,刚碰上嘴唇,还没来得及体会个中滋味,小鹿就闭上了眼睛。

    熊迪傻眼了,刚要查看小鹿的情况,他自己也晕倒在了小鹿身旁,睡得极为安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