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午夜街边,走进邪门(求推荐!)
    韩士群无法理解,当初国家想要买下曾老的字体用在互联网上,结果他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块钱,可那是对国家和人民,自己何德何能,也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曾老,为什么啊?”韩士群没有被巨大的馅饼砸晕,想求个明白。

    曾广贤笑呵呵道,“因为我知道,你肯定出不起,你刚辞职,又要开创事业,手头应该不会太宽裕吧,所以干脆就收一块钱意思意思好了。”

    “我的情况都被您老猜中了,可是我们非亲非故,您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大方呢?”死脑筋的韩士群非要弄个清楚,“难道就因为您喜欢我家小寒?”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曾广贤思索了一下,“这么说吧,我是90年授爵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90年?90年!韩士群明白了,“您和家父认识?”

    “算是旧识。”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我不能接受。”韩士群的态度发生明显转变,显然不想和那个“家父”扯上关系。

    曾广贤觉得有些好笑,“好吧,那我换个理由,其实我是你的影迷,这个理由充分吧,小影帝~”

    ……

    “天啊,怎么会这样!”取款机的玻璃亭内,韩舞叫苦不迭。

    封寒安慰道,“想开点,起码,我们已经把钱取出来了啊~”

    韩舞:“都怪你,取个钱而已,你跟进来干什么,现在好了,我们俩都被关在里面了,都没人救我们!”

    封寒耸耸肩:“谁能想到这个门会坏掉呢,这估计就是人们常说的邪门吧~”

    当看到自动取款机,封寒非要跟着韩舞一起进亭子里,说是担心她在里面有危险,实际上是想看看小舞姐有多少家底。

    韩舞本来没答应,取款机的亭子那么小,太挤了,然而没想到,亭子的灯竟然坏了,乌漆嘛黑的,她心里没底,就让封寒打开手机的灯跟了进来,为她照明。

    然而,当把钱取出来之后,电子门又打不开了,这么百年难得一遇的事竟然让他们遇到了!

    韩舞和封寒的身体离的很近,她紧张地问,“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打电话摇人啊!”封寒掏手机,“打给你爸还是我妈?”

    韩舞想了想,“还是打给银行吧~”

    “对哦,这里有紧急情况联系方式!……通了通了!”封寒喜出望外。

    转到人工台后,封寒忙道,“喂喂喂,快来救我们,我们被关在自动取款亭里出不去了。”

    “你们?几个人?”

    “两个人,一男一女。”

    “哦……”电话员意味深长之后,又问,“请问具体姿……哦不,具体位置是……好的,出现这种情况非常抱歉,请两位耐心等候,请问,需要我们快一些还是慢一些?”最后服务台小妹很人性化地问。

    “当然是快一些啦,我们还要急着回家睡觉呢!”

    说完,封寒挂了电话,手机电量能省一些是一些。

    “好了,她说一个小时内就会有人来开门啦。”封寒安慰韩舞道。

    “要一个小时的啊,这么慢~”韩舞嘟囔着。

    “嫌慢?那我给你讲故事吧,这样时间过得会快一些。”封寒拿出对付苏苏的手段。

    “你以为我是苏苏啊,除非继续讲西游记!”对孙悟空的故事,韩舞仍念念不忘。

    “西游记先不讲,后面我还没想好,要不我给你讲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要听吗?”尽管有些低幼。

    “啊……欠,”韩舞很不给面子的犯起了困,“哪朝的公主啊?”

    “今天精力不是很充沛啊~”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韩舞解释道,“都怪小宝,跟着他,熏了一路的安眠香,别说,效果还真不错。”

    封寒知道熊伯伯的安眠香很好用,没想到小屁孩竟然用那个放鞭炮,于是封寒让韩舞蹲下,“实在太困的话,肩膀可以给你靠。”

    “那好吧。”韩舞跟封寒不见外,两人蹲下,她闭着眼睛靠在封寒肩膀上,肩膀很宽,还蛮舒服的。

    这是封寒距离韩舞最近的一次,也是他两世为人,距离女人最近的一次,几乎嘴巴一歪就能亲上她的脸颊,斜着眼睛,可以把她的芳容尽收眼中。

    真好看!

    封寒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造物主的神奇,刚刚高中毕业的韩舞脸上不施粉黛,这是她自信的表现,即便不用化妆品,她也是这个县城最美的风景,呃,除了那天在医院看到的短发美人。

    虽然不能对眼前的女孩做什么,不过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也是相当赏心悦目的,封寒很少有可以这么直勾勾盯着韩舞的机会,即便席地而坐,即便视线昏暗,依然是种不错的体验。

    如果现在再让他选择,他可能会对那个电话员说,“当然是慢一些啦!”

    封寒的思维正在放飞,突然,有敲击玻璃的声音,韩舞猛地睁开眼,封寒急忙收回目光,并在心里暗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说好一个小时的,这连半个钟头都不到啊!

    两人同时看向门外,然而看到的并不是救援的工作人员,而是一张苍老的脸,乌白的头发散乱地黏在脏兮兮的脸上,这张老脸紧紧贴着玻璃门,眼珠子猛瞪,向亭子里面扫了两眼。

    “啊……呜~”韩舞刚要叫,封寒把她的嘴捂住了,用手,虽然他也害怕,但这时候自己是爷们儿,他必须壮起胆子来。

    “你谁啊?”封寒问。

    老人的眼睛猛地射出精光,他已经看清了亭子里女孩的模样,见男孩捂着女孩的嘴,他突然暴起,猛击玻璃窗,“出来!你给我出来!放开她!”

    老人的突然暴走吓坏了韩舞,她再厉害也是个女孩,经此一吓,本能地往封寒怀里缩。

    封寒自然而然地将小舞搂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体的温度和芳香,此刻竟还有些感激老人的出现,他安慰小舞姐,“放心,应该是附近的流浪汉,我们好像占了他的家,他进不来了。”

    听到封寒的解释,韩舞这才从封寒怀里冒出来,然后去看那愤怒的老头。

    谁知,老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却偃旗息鼓,并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他们。

    “他这是在干什么啊?”韩舞不解。

    “应该是想和我们僵持吧~”封寒猜测。

    “可是,为什么要我们争这个呢,旁边不是还有一个亭子的嘛~”韩舞愈发无解,这里是有两个自动取款机的。

    封寒指了指脑袋,韩舞马上领会,低声道,“其实他也蛮可怜的~”

    外面的老人虽然面目狰狞,看上去吓人,但其实既可怜,又无害,封寒试着跟他沟通,“老爷爷,你多大岁数啦?家里还有别人吗?”

    老人动了动嘴唇,最终无语。

    气愤陷入了的尴尬,遇到这种事,韩舞早没了睡意,不过她依然习惯性地歪头靠在封寒肩膀上,等待救援的过程中随口问着,“也不知道现在大熊小鹿他们俩在干什么~”

    ——————

    ps:感谢迷糊小宝的打赏,感谢老朋友书之虫的打赏和书单,就是页面第一个,求一波关注,最后还要感谢老旷的千赏,旷海忘湖的完结老书《生死寻人》很经典,还有实体书,连载的《狂探》很火爆,均订六七千,先非正式安利一波,切记,狂探要忍过开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