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你家城主大人不差钱
    从焦宅出来后,郁彤小秘书狂拍马屁,“城主,你真的太厉害了,竟然这么轻易就解决了前任四年都没有关掉的造纸厂!”

    人前高冷,人后狗腿的郁彤很合曾乐心的心思,她是个凡人,也需要表扬和肯定。

    不过谦虚的美德也不能忘,她摆摆手,“不要掉以轻心,我们只是得到了焦急风的支持,他和造纸厂的斡旋才刚刚开始,结果还很难说,但总归是个好的开始。”

    “是,这件事我会持续关注的,这件事如果办成,绝对是一件大大的政绩!”郁彤赞道。

    “政绩不政绩的还是其次,主要是不忍见到自己美丽的家乡遭到祸害。”

    “是哦,原本一直以为城主是京城人,没想到竟然是东扬人,还是曾老的女儿,只是可惜了曾老的那幅书法,配上那么经典的文章,拍个数百万应该不难的。”郁彤摇头道。

    “花上百万能还婺城以青山绿水,也算值了,”郁彤又道“不过这也多亏焦胖子的心没那么黑,再加上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这才得到他的承诺,以前在临安的时候,我见识过太多油盐不进的主儿,黑白手段用尽了,非得搞得大家很难堪,才肯服软。”

    看到此时城主大人的霸气侧漏,郁彤服气道,“城主威武,小郁佩服!”

    “哈哈,今天你的表现也不错,我见你蛮喜欢陋室铭的?”

    “嗯,我觉得我的住处才真正配得上这篇陋室铭,但也仅仅是一个陋字配得上,至于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是远远比不上了。”郁彤浅笑道。

    “哦,知道了,”曾乐心点点头,“我的这个西贝货,送给你了,记得把我爸的印章涂掉。”

    “你的?这不是你弟弟写的吗?”

    “他如果有我的这身本事,就不会穷的无计可施最后走上作家这条路了,哈哈,这是我的手笔,”曾乐心得意道,骗人的感觉,还不错,“等过段时间,我会给你解决住房问题。”

    曾乐心的突然转折让郁彤的脸一下子僵住了,忙解释,“城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曾乐心止住郁彤,“我不管你有没有暗示我给你换房子的意思,但是,既然你跟了我,我就有责任让你得到良好的物质生活,以免受到那些商人和政敌们的糖衣炮弹侵蚀,反正你家城主大人不差钱~”

    ……

    熊家,热闹了一整天的大宅子渐渐安静下来,毕竟这对新婚夫妇只有十六岁,有些环节该省则省,程序结束后,当封寒、王国路这些熊迪的同学准备靠近洞房的时候,熊爸就开始哄人了。

    “大熊喝了那么多酒,时候也不早了,洞房就不闹了,你们也都回去吧,别叫家里人担心!”

    李黎:“熊伯伯,我们还没闹过洞房呢~”竹班的人带头恳求。

    熊结实微微一笑,手里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根银针,“那你们扎过针灸没有。”

    王国路想了想:“那个,针灸应该不疼的吧。”

    熊结实:“也可以很疼。”

    封寒机智道:“熊伯伯,就此拜别,告辞!”然后拉着韩舞逃出了熊家。

    他们这一家五口很有意思,分成了三拨,苏苏累了,妈妈先带着她回家了,韩舞帮韩士群联系了曾老,曾老表示可以一见,老韩已经赶过去了,曾老很好奇是什么人能培养出封寒这么优秀的继子。

    至于封寒和韩舞,则留下来坚持到婚宴散场,送了熊鹿最后一程。

    刚刚吃的有点饱,封寒建议两人散步回家,中途遇到银行的时候还能把钱取出来,1200。

    “所以,分钱才是你要散步的主要目的吧!”韩舞小嘴一撇。

    “哪能啊,是真的吃多了,熊家的这些菜真硬,而且不少还是药膳,有滋补功效,吃完之后,精力充沛,不散散步消消食,晚上根本睡不着的。”封寒扯道,再过几天,韩舞就要去京城念大学了,再像今天这样深夜漫步的经历怕是不会太多了。

    离别的愁绪已经开始在封寒心头萦绕,也不知道小舞姐心里是否有对他……们这个家的眷恋不舍。

    “那个,你知道我送的是什么礼物了,我还不知道你画的什么呢?”封寒问。

    “我啊,什么吉祥,什么喜庆就画什么呗,反正曾老说我画的不错。”韩舞得意洋洋道。

    封寒点点头:“曾老是个好人啊!”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韩舞听出了弦外之音。

    “没有啊,我是说,曾老身为大家,竟然肯指教你,人真好啊~”封寒打起了马虎眼。

    “总觉得你嘴里没好话!”

    “错觉,妥妥的!”

    韩舞眯着眼睛,“我也出现错觉了,竟然看到前面有银行的自动取款机~”

    封寒定睛一瞧,“什么错觉啊,真的啊,走走走,快点取钱!”

    韩舞积极性不高,封寒又道,“取了钱,我好给你买礼物啊!”

    韩舞蹿了出去,“你快点啊,别磨叽了!”

    ……

    韩士群坐在曾广贤面前,并自报了家门。

    “东扬文艺周刊主编?韩士群?”曾广贤点点头,没想到封寒的继父,他竟然认识,也算是故人之子了。

    被墙上《陋室铭》吸引注意力的韩士群纠正道,“前主编。”

    “那我大概知道你要干什么了,求字?”

    韩士群站起来,以表郑重,“是,晚辈打算自创一份以青年原创为主旨的杂志,叫做《萌芽》。”

    “萌芽,好名字,你儿子取的?”曾广贤本能地就想到了那个小伙子。

    “是,”韩士群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还不承认是我儿子。”

    “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那孩子看上去不像不懂事的,你也不像。”

    能得老人家这样的评价,韩士群很荣幸,他斗胆又问,“那题字这件事?”

    “没问题,我之前还给你们家封寒写过字呢。”曾广贤哈哈着。

    “那,价钱?”韩士群忐忑了起来,虽然杂志的名字由谁来写,没那么重要,他自己就能写,但老韩脑袋一热,就想给他孕育中的《萌芽》多攒点噱头,所以冒冒失失找到曾宅。

    不过现在清醒了些,想到曾老那些书法作品的天价,又不免有些心虚。

    曾老似乎看出了韩士群的忐忑,故意抻着他,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俯首,像是在考虑和计算,最终悠悠吐出一句,“你看,一块钱,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