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现在十六七的孩子都这么厉害吗
    韩舞出示的半张纸上写着一个“囍”,和卷轴上的那个,无论笔锋还是神韵,都是一样的,只是迷你了许多。

    韩舞用从曾老那求来的这半张纸证明了自己真的认识曾老,从而让自己的话变得真实可信。

    既然小舞姐都知道了,封寒也就不说什么了,舞台交给她。

    作为韩家长女,寒苏的姐姐,虽然她认为封寒毛病很多,前不久还害的自己18岁生日泡汤,但她也不容外人欺负他,就像小时候的胡亦然,此时她目光炯炯地盯着黎政枢。

    正当黎政枢考虑该怎么下台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是在外面车里等他一起去嗨皮的某个交际花。

    “黎大人,你怎么还不出来啊,人家想你想的手都酸了。”女子甜得发腻的声音让黎政枢一阵头疼。

    “别闹,我马上就出去了,再等等!”

    “哦,好吧,对了,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车上啊,刚才有个圆圆的,长长的东西硌着人家的小屁屁了,”女人魅惑的咯咯笑着,“该不会是……”

    听到这,黎政枢忙道,“你帮我把东西准备出来,我这就出去!”

    说完,黎政枢头也不回地跑掉了,韩舞呵呵一笑,“看来他已经找到自己的东西了。”

    熊结实对围观的大伙哈哈一笑,“好了,误会一场,我这大侄子大侄女是能人啊!”

    拜堂仪式马上就要举行了,熊迪一家也要就位了,封寒韩舞送上自己的贺礼后,两人并肩站着,正要说点什么,韩士群突然凑了过去,“小舞,小寒,你们竟然认识曾老,那个,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啊~”

    ……

    曾乐心正式履职后,参加的第一个公开活动竟然是本地巨富焦急风的晚宴。

    曾市长是今晚被宴请的主角,所以来得晚些,在她之前,和焦急风关系不错的本地商界好友已经来了一批,大家来的路上就一直在讨论这位火线提拔的美女城主,今天赴老焦的约,主要也是为了联络感情,这样以后的生意才好做嘛。

    不过焦急风更想让大家欣赏他家镇宅石上的《陋室铭》,然而这样一群大老粗,除了觉得这篇短文很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也就没别的表示了。

    他们越是平静,焦急风越开心,这就是差距啊,这群大老粗永远无法体会他在被优秀文章熏陶后那种飘飘欲仙的美妙感觉!

    随后,他又带着朋友们进书房,展示了被防弹玻璃罩住的曾广贤《陋室铭帖》,并重点强调,曾老没收他的钱。

    追逐风雅并不是焦急风一个人的专利,其他人虽然不像他投入那么大,可也知道曾广贤这个国内数一数二的书法大家,他的书法作品是政客富商们竞相收藏的珍品,就算自己没兴趣,买来一副送给官老爷也是极好的,这叫什么,对了,雅贿。

    “老焦,你说曾大师没收你的钱,逗我们的吧?”

    “就是,天下有这种好事!”

    “莫非是从上次那1500万里扣的?”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明面上是调侃焦急风,实际上更多的是羡慕,他一个人,竟然同时拥有两幅曾大师的作品,这个逼装的实在太到位了!可以给满分!

    终于,婺城房地产大亨方铭向焦急风提议,“不如,你把这幅作品让给我怎么样,价钱随你开!”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方老板也是不差钱的人物,但是差点文化底蕴,需要装点装点,焦急风听了,就四个字,“想也别想!”

    如果两幅作品非要出手一件,他宁愿出手那件兰亭集序摹贴,但象征着他和曾老友谊,象征着他高尚情操的陋室铭是绝不能卖滴!

    “老焦,你也太小气了~”

    “就是,老方人家没准能出1600万呢~”

    “喂,胡说,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你别坑我啊!”方铭急道。

    正当几位如果被一窝炸死会让婺城经济陷入混乱的富豪们谈笑风生的时候,外面的管家通知焦急风,“市牌1号车已经进来了!”

    美女城主驾到,不仅焦急风,其他大亨小亨也都出门相迎,首先下车的是一位长发女子,头发挽起来,个子高挑,身材呢,深藏不露,她好像不是曾市长,似乎这位年轻些。

    长发女子下车后,又去后面开门,正主在那儿,曾乐心稍加打扮了一下,基调还是工作装,即便如此,依然美的震慑全场,这些大老爷们都看呆了,长得这么漂亮,竟然来当官,看上去竟然还有点娇滴滴的,能唬得住谁啊!

    “曾市长,欢迎欢迎啊!”焦急风把美女城主和她的俏秘书迎了进来,曾乐心之前在临安工作,所以和焦急风有些接触,算是旧时。

    之后焦急风为她引荐了婺城当地的几位实力杠杠的商人,原则上讲,焦急风不算是婺城商人,他的商业版图主要在临安沪城这些包邮区,今天他算是一个桥梁,沟通了曾乐心和婺城商圈。

    与此同时,曾乐心也把她精心挑选的秘书郁彤介绍给了众人,颜值高,能力强,赏心悦目,用着趁手,以后她就相当于自己的代言人了。

    焦急风不失时机地向她显摆镇宅石上的《陋室铭》,曾乐心装作第一次看到的样子,凝视了良久,发出“嘶嘶”的声音,最后问郁彤,“小郁,你觉得怎么样?”

    中文系毕业的郁彤通读一遍后,发表看法,“很好,就是和这里格格不入。”虽然说得平静,但她已经把文章背了下来。

    焦急风很委屈,“这里已经很简陋了啊~”

    曾乐心微微一笑,问道,“这篇文是谁写的啊,该不会是焦总的大作吧?”

    “我是一个欣赏家,自己可写不来,这篇陋室铭的作者是我邻居家的小孩。”焦急风指了指旁边那栋空荡荡的小别墅。

    “小孩?”曾乐心想说,开什么玩笑!

    “对啊,那孩子也就十六七岁吧,人家是书香门第,有家学渊源。”焦急风道。

    又是十六七,曾乐心心想,现在十六七的孩子都这么厉害吗!

    “他叫什么?”曾乐心最后问。

    “哦,好像是韩寒。”焦急风回道,韩主编的儿子,大家又叫他小寒,不是韩寒是什么。

    韩寒,曾乐心记住了这个名字,对老爸也算有交代了。

    接着,曾乐心郁彤随着焦急风等人进了客厅,不等焦急风推介,曾乐心自动找到了自己的那篇作品,“诶呀,好字啊!看到这字,我竟然忽视了文章的风采!”自夸的时候她是一点都不知道脸红的。

    听了这话,焦急风如遇知音,“城主好眼光,这可是大书法家曾广贤特意赠予我的,没要钱!”

    重点是,没!要!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