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我家的弟弟,由我来保护!
    王国路刚说完,朱佩琪也想起,好像封寒手上就拿着那么一个袋子,他该不会真的偷人家的东西了吧?听了表哥一席话后,朱佩琪竟然开始担心起封寒。

    黎政枢则松了口气,放下领导架子的他和蔼道,“这位同学,告诉我在哪儿见到的,以后去了乌县,可以报我黎政枢的名字!”

    王国路不知道黎政枢是什么人物,不过能看到封寒吃瘪,为班长出口气,他还是乐见其成的,他远远看到了封寒,手上正拿着一个锦袋,于是指向他,“就在那!”

    现在是奉上礼金和贺礼的时间,封寒正准备亲手把这一字万金的书法作品交到熊迪手上,不过他想先找到韩舞,给她开开眼,然而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了附近射过来的多道目光。

    见王国路指向封寒,熊迪不悦道,“王国路,说话之前要考虑清楚,都是一个学校的,没必要这样吧。”

    “我哪样了~我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而已。”王国路不以为然道。

    李黎也跟着帮腔,“大熊,我们真的看到了,不信你问班长,问小燕!”

    黎政枢等不及问了,他直接对封寒招手,“哥们儿,过来一下。”

    见黎政枢和熊迪他们在一起,封寒以为是他的朋友,走过去,笑着问:“啥事?”

    黎政枢刚要开门见山,熊迪却先开了口,“封子,这是给我们的礼物吧?”

    “对啊。”

    封寒这么说,熊迪就放心了,“那还不快点让我看看。”

    “不成,我还要等小舞姐一起开眼呢,”封寒不肯出手,反问,“见到她了吗?”

    熊迪刚要开口,黎政枢又抢了先,“哥们儿,东西给我吧。”他已经仔细看过了,一毛一样,是自己的没错!

    封寒问熊迪,“你亲戚啊?”

    熊迪摇头,黎政枢微怒,“这位同学,这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说话太难听,但是,捡到东西要交还失主,这是基本的道德!”

    “捡到东西?交还失主?”

    王国路指了指他的锦袋,“喏。”

    恍然一个大悟的封寒笑了,“这种袋子虽然不多见,但凭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相同的,你这位大哥的思路是有问题的啊~”

    “这种袋子是专门装书画卷轴的,而且非常名贵~”黎政枢言下之意,你买得起吗!

    “不好意思,我超有钱,刚刚还赢了八百呢!”封寒怼了回去,朱佩琪几人俱是老脸一红。

    这时长者发话了,熊结实道,“我相信小寒的品德,既然这么巧合,袋子是一样的,小寒,你就拿出来让他看看,死了他的心吧。”

    “就怕某人心虚,不敢吧~”王国路在一旁小声说道。

    “长脸那个,你又用激将法,这次你又成功了!”

    王国路:mmp,我是心里话好吧,谁激将啦!

    封寒爽快打开袋子,露出尺幅不大的卷轴,从外表看,制作相当精良,封寒到此为止,“看见了吧,跟你的肯定不一样吧,里面你就别看了,我还要等人呢。”封寒还是想当着韩舞的面打开,让她发出惊叹的一声“哇”。

    然而看到这,黎政枢更加确定,这就是他丢失的曾氏书法,“没错,这就是我的,熊神医,这下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他无话可说了吧!”

    “什么就是你的了!”封寒怒急,“你是不是说卷轴看上去也是一样的,那好,你告诉我,里面写的是什么!”

    “一个双喜!是大书法家曾广贤先生的手笔!还盖着章呢!”黎政枢直接脱口而出。

    封寒傻眼了,mmp,撞礼物了!

    不会这么巧吧,“你,你是不是偷看我的东西了?”封寒的声量降了下来。

    黎政枢嗤笑道,“你不会说,你的贺礼跟我说的一样吧~”言下之意,曾老那样的人物,你够得着吗!

    熊迪看出封寒的震惊,直接拿过卷轴,打开一看,果不其然,是一个大红的“囍”,落款广贤斋主,东扬男!

    王国路那群人一副捉贼拿赃的兴奋劲儿,“怎么样!”“还真是啊!”“可能不是捡的,而是偷的~”

    这边的动静把带着小女儿看越剧的梅凤巢夫妇惊动了,他们见儿子被人围住,以为孩子受欺负了,护犊心切地梅凤巢竟输给了急于表现的韩士群,只见老韩把女儿往老婆身上一挂,就冲进了包围圈,“怎么了!”

    梅凤巢随后就到,“发生什么了?”

    封寒如实以告,“这是我送给大熊他们的贺礼,没想到和这人的礼物撞了,而他的礼物又丢了,所以一口咬定这是他的,这明明是我的啊。”

    封寒倒不是说不清,给乐侃打个电话就一清二楚了。就是寸,太特么寸了,让他这么一搞,一点惊喜都没了!

    作为家长,韩士群拿过那幅“囍”,首先鉴定,他曾看过曾广贤书画展,基本能够确定,“这应该不是仿品,那你们俩都说说,是怎么拿到这件东西的。”

    黎政枢懒洋洋道,“家父黎耀,外公苏鸣鹤,还需要再说吗?”

    韩士群摆摆手,苏曾是至交,自然合情合理,随即,他又看向继子,“小寒,说说你的情况。”

    “好吧,不久前住院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老爷爷,给他和他孙子讲了几个故事,为了报答这几个故事,所以曾老爷子送了我这幅字,没想到和你的是同款,老爷子真省事,估计外包装都是找的同一家,”封寒无奈道,“对了妈,你见过他们爷孙的。”

    “哦,就是那个小胖子和他爷爷是吧,我有印象,”梅凤巢点点头,“我儿子说的没错!我能做证!”

    黎政枢呵呵了,“一家人帮着作伪证,你们东扬还真是民风淳朴啊,既然如此,你倒是给曾老爷子打个电话啊!”

    “打什么电话啊!”这时,陪鹿皓歌打游戏打到关节疼的韩舞走到人群中间。

    小姐姐气质爆表,气场强大,十指交叉,噼啪作响,一副不服就干的样子,她从老爸手上拿过“囍”,证明道,“这确实是曾老给我弟弟写的,我刚从他家回来,错不了!”

    黎政枢见对方是女人,而且是美女,按照他以往的秉性,可能就这么算了,然后大家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但今天这么多人,他堂堂乌县副县长,也是要面子的!

    不过黎政枢的态度缓和了不少,“美女,你上嘴皮碰下嘴皮就让我相信你,没什么说服力吧。”

    韩舞呵呵一笑,从兜里拿出半张纸,和那幅书法放在一起,“现在有说服力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