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竹(每次想章节名都特别辛苦的求推荐啦!)
    当花轿抬进熊家的时候,熊迪封寒都成了轿夫,嘴里各叼着一根没了冰的棍,封寒的理由也很充分:把好姐妹亲手抬进好兄弟的家里,同样很有意义!

    鹿皓歌被送进洞房,等待吉时再正式拜堂,熊迪给老婆找了一台游戏机,一堆水果和糕点,让她先自己吃着玩着,少吃冰棍。

    熊迪还要去外面应付客人,时辰近了,客人也多了,很多有分量的客人需要他亲自招呼。

    鹿皓歌可怜巴巴道,“就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冷清萧索,好煎熬的啊,要不,你把小舞姐找来呗,我们可以玩隋唐英雄对打!”

    “那,行吧~”

    也是巧了,熊迪刚出门就看到韩舞。

    “姐!”

    “熊!”

    两人异口同声。

    “你现在有空吗?”

    “你看到封寒了吗?”

    两人不约而同。

    这次熊迪机智地慢了一拍,于是听到韩舞问,“你找我有事?”

    然后熊迪就坡下驴,“哦,小鹿说她现在很孤单彷徨,想找你陪陪她~”

    “那,好吧~”韩舞放弃了找封寒的念头,不大一会儿,洞房里就传出“我用罗成,看我银枪小霸王!”“我用程咬金!吃我三板斧!”的欢乐声音。

    熊迪挠挠头,好像他也找不到封寒了,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啊,这家伙跑哪儿去了~

    封寒没跑远,他是被各种不服的朱佩琪这些竹班精英给堵住了。

    朱佩琪越想越窝囊,在封寒熊迪走后,她一直闷闷不乐,金钱事小,面子事大,这时,一直暗恋她的王国路为了讨朱佩琪开心,说起自己还没完成的作业。

    “你们记不记得语文第四套卷子的小作文题目啊?”

    一个女生应和道:“记得,是让以‘竹’作为主题创作对吧。”

    “是啊,可惜我还没完成呢,我觉得班长一定写的非常精彩,不如给咱们念念吧!”王国路起哄道。

    之所以这么说,是他知道,朱佩琪的语文成绩是她各科中最优秀的,在全班也是出类拔萃的,她写的大小作文多次被贴出来展示,文笔是她最骄傲的武器,王国路是给她一个炫耀的机会。

    王国路的提议确实戳中了朱佩琪的心,她的脸上恢复了几分神彩,但也不好独自念诗,总觉得怪怪的,“不如这样,我们除了出份子钱,另外再送熊鹿小两口一份礼物怎么样!”

    这份礼物就是大家把各自写的关于“竹”的诗送给竹班第一对在一起的夫妻,这样比单纯的份子钱更有意义。

    班长的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可,时间紧张了些,他们在经过熊结实的同意后,在熊迪书房里找了笔墨纸砚这些东西,由班里书法水平最高的小燕负责书写,大家你一首我一首,把自己水平一般的诗作写在大尺幅宣纸上,包括王国路也在班长的帮助下写了一首。

    好的诗歌作品是需要衬托的,和同班同学相比,朱佩琪的大作《朱竹》确实很出众,因此也被众星捧月般写在正中央。

    当他们走出书房,恰好看到刚刚把小鹿抬回来的封寒,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朱佩琪的内心翻江倒海,久久无法平复,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输给了一个自己眼中的学渣,这让她以往的骄傲看上去变得幼稚而可笑!

    见距离刚刚那场比试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他们才从书房出来,“你们这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刚刚把那道题研究明白?”封寒也是嘴欠,一句话让朱佩琪遏制不住报复回去的冲动。

    “封寒,你知道我们在里面干什么吗?”朱佩琪强压怒火,笑嘻嘻地问。

    “如果刚才我猜错了的话,那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又在研究什么新课题了。”封寒报以微笑。

    朱佩琪抖了抖手上的纸卷,“是这样的,熊迪鹿皓歌是我们竹班的第一对夫妻,为了表达对他们无限的祝福,我们几个,每人写了一首关于竹子的诗,作为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

    “哦。”封寒无动于衷。

    朱佩琪邀请道:“难道你不想写点东西祝福他们吗?”

    封寒秀了秀自己装饰精美的锦袋,“我写了啊,就不跟你们凑热闹了。”

    王国路也无法理解朱佩琪为什么要这么做,“班长,我们是竹班的,干嘛要带上他啊,他会写诗吗,万一他把自己的破诗和咱们写在一起,被熊迪拒收了怎么办!”

    “长脸的小子,不得不说,你的激将法起效了,来,让我看看你们都写了点什么!”封寒应战了。

    王国路心想:mmp,谁特么激将了,老子明明是真的不想让你参加啊!

    封寒搂了一眼各位贤能的诗作,什么“竹长米,节开**段。叶子一片片,落地均不见。”要不要这么写实啊,你要是乾隆,还有人吹,可你是吗!

    什么“暑假回乡去,竹在路边绿。归来折一枝,但求听霹雳。”你这是想做爆竹还是想上天啊!

    什么“弄梅骑竹马,门户初相识。未曾羞涩痴,散发衬凝脂。”写竹马也算是写竹吗!而且,写诗的妹子,你是在发春吗~

    封寒看了几篇,也就是高中生水平,最后他看的是中间署名朱佩琪的,“池亭闲花几竿竹,坐荫从容烦暑露。雨后添新抽笋芽,清心恍惚微香触。”放在中间,确实是有道理的,但也有点过于炫技和堆砌辞藻,给人不明觉厉的感觉,其实没什么灵魂。

    封寒一直在看,没有发表任何评论,王国路奚落道,“怎么样,在你们班没见过写得这么好的诗吧!开了眼界了吧!”

    封寒微微一笑,问,“兄台怎么称呼?”

    “我叫王国路!”

    “哦,竹长米的作者,数你写的垃圾,还有脸说呢~”封寒替他害臊道。

    “你!”

    这时朱佩琪为王国路说话了,“王国路是现做的,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旁边的李黎也跟着帮腔,“就是,国路这也算是才思敏捷了,虽然比起曹子建还差点,但也差不太多了。”

    如此吹捧,连当事人王国路都开始不好意思了,封寒更是呵呵了,“哦,现做的是吧,来吧,我来说,你们来写,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诗才!”

    众人重新回到书房,小燕同学继续执笔,在纸张的角落处给封寒留下位置。

    其实,虽然封寒张口就能背出起码两首写竹的千古名篇,不过对付几个高中生,来一句“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似乎有点大炮打蚊子之嫌。

    所以封寒在翻阅了全唐诗后,选择了这首。

    “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

    露华生笋径,苔色拂霜根。

    织可承香汗,裁堪钓锦鳞。

    三梁曾入用,一节奉王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