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韩舞听了想家暴(求收藏!)
    曾宝禄低着头,专心找那些没有放响的鞭炮,当他装了满满一兜,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跟他一起来的小伙伴都不见了。

    不过他自信能找到回家的路,其实曾熊两家离的并不远。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是,他没有火,不过小胖子人小鬼大,在熊宅外面,他见一个大哥哥正在抽烟,于是走过去,很社会地问,“哥哥,有火吗?”

    抽烟的青年正是胡亦然,他低头瞥了曾宝禄一眼,“一边去,多大了就抽烟,你家长知道吗!”

    他抽烟不是为了耍酷,是因为气不顺,没想到调虎离山调走了韩舞身边的封寒,他依然没能常伴美女身边,郁闷!

    小宝毕竟只是一个六岁大的小孩子,再加上长得胖乎乎的很可爱,无论熟人还是陌生人,对他都很友好,从来没有被人吼过,这个挫折太大了,他受不了,要哭一会儿。

    “哇哇哇哇……”哭就要哭的惊天动地,再加上这是婚庆现场,人很多,很快小宝和胡亦然就被围了起来,胡亦然想跑都跑不掉了,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还着自己的腿,白黄相间的鼻涕还擦在他新买的西裤上!

    胡亦然自觉是个体面人,被这么多人围观,指指点点不说,还议论纷纷,说什么私生子,不付赡养费这种话,有病吧,自己这么浓眉大眼的帅哥,怎么会生出这种胖儿子!

    胡亦然一时间无法脱身,恰好两人闹出的动静太大,把躲避胡亦然的韩舞吸引了过来,见到胡亦然受难,她本是快意的,结果又认出抱着胡亦然大腿哭泣的小胖子是曾老的孙子。

    表现的机会到了!韩舞冲破人群,一把将胡亦然推开,抱起小胖子问,“小宝,你怎么在这啊?”

    “啊,小丫头的姐姐!”小宝和韩舞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记得她是苏苏小丫头的姐姐,顿时止住了啼哭的节奏。

    韩舞将他抱出人群,又问了一遍,小宝如实回答,并问,“姐姐,你有火儿吗?”

    韩舞严肃道:“小孩子玩火很危险的,这样,我把你送回家吧。”她这么做,一是为了小宝的安全,这里人这么多,万一再碰到胡亦然那样的坏人怎么办。二,她带着一幅画,想请曾老指点一二。

    小宝想了想,“给我火,我就回家,不然……”胖小子双手抱臂,鼻孔对着天~

    “好吧,算你厉害!”韩舞从熊伯伯的徒弟那里要了一根药香,说是有助睡眠的,“给,用这个放炮吧。”

    “谢谢姐姐!”然后小胖子前面带路,韩舞估摸着时间,花轿应该不会这么早回来。

    “爷爷,我回来了!噗!”到家的第一炮,竟然哑火了,小胖子很惆怅。

    曾广贤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护送孙子回来,“你是,你是封寒的姐姐!”

    “曾老如果不记得我的名字,那我就再介绍一遍,我叫韩舞,跳舞的舞。”韩舞笑着鞠了一躬。

    曾广贤哈哈笑道,“老了,记性太差,我只记得他的名是你的姓,别的没记住。”说完就后悔,曾广贤紧张地看看韩舞,还好,没炸毛。

    韩舞丝毫不在意,她更想问,怎么曾老还不客套地请她喝杯茶。

    “小舞姑娘要不要喝杯茶,我这有上好的武夷山大红袍。”

    来了来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韩舞窃喜,“曾老,喝茶就不用了,再好的茶给我也是浪费,不过我最近刚刚画了一幅画,能不能把品茶的时间换成帮我指点呢~”

    曾广贤喜欢提携后辈,笑呵呵道,“跟我来书房吧,小余,给客人看茶!”

    韩舞拿出的画是她给熊鹿的新婚礼物,一副寓意很好的画,画中有鸳鸯,有蝴蝶,还有一对河边扑蝶的胖娃娃,一男一女。

    看到画中丰富的元素,曾广贤先笑了,“这是给某对高中生的新婚贺礼吗?”

    “啊!曾老您也知道啦?”

    “嗯,听封寒提起过,他还向我讨了一幅字呢,怎么,他没跟你说?”

    “好啊,原来是您的书法作品,他竟然一直瞒着我,不让看!”韩舞气愤地握紧拳头,想家暴~

    曾广贤微微一笑,感觉这姐弟俩感情还不错嘛。

    “对了,曾老,您写的什么啊?”韩舞很好奇,“是百年好合还是早生贵子?”

    “虽然你很想知道,但我觉得,还是亲眼看到会更惊喜吧。”

    “也就是不肯剧透喽~”韩舞失落了,正当她准备回到正题的时候,她突然看到曾老桌子上的一副书法作品,标题竟然是——陋室铭!

    “曾老,您怎么也知道这篇文啊,难道……”韩舞首先想到,难道是封寒那小子从曾老爷子这里抄来的?那还真是胆大包了天啊!

    见韩舞竟然认识这篇陋室铭,曾广贤激动道,“怎么,你知道这篇文是谁写的?”

    原来不是曾老写的啊,韩舞松了口气,然后眯着眼睛微笑,“曾老,现在你可以剧透了吧~”

    曾广贤苦笑一声,拿出一张纸,裁成两半,“我们把各自的答案写出来,如何?”

    韩舞:“同意!”

    ……

    路上,周身披红的花轿走的很慢,所以新郎乘坐的汽车也开不快,日头太毒了,熊迪很心疼,“小鹿现在肯定很热吧!”

    封寒:“我见她妈给她往轿子里塞了冰棍和小电风扇~”

    “那也很辛苦啊,她又不重,怎么八个轿夫摇摇欲坠的样子,真不让人省心”熊迪看着窗外,恨不得自己上去抬轿子。

    “可能是轿子里的冰棍太多了吧,我见有一箱呢~”

    正说着,熊迪的机会来了,一个轿夫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中暑了!暑了!了!

    他的倒下让轿子整体都歪了,正在吃冰棍的新娘子差点捅到嗓子眼。

    熊迪忙叫停车,一个箭步冲出去,填补了轿夫的空缺。

    新郎官都下车了,封寒自然也坐不住,“你上去,我来抬!”

    “不用,反正就这一段路了,亲手把自己的新娘子抬回家,很有意义!”

    熊迪的体力比那些轿夫强的太多,他的步伐太快,其他轿夫都有点跟不上了,而且轿子里的新娘看着也很心疼,封寒跟在轿子旁,小鹿递出半根她吃剩下的冰棍。

    “谢谢,我不渴。”封寒婉拒。

    “想太多,给我老公的~”

    ps:感谢mmssiitt、江风流年、但丁de神曲、葛少伟、梦想大千的打赏,又是新的一周了,咱们得进步啊!求收藏推荐!求书单!求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