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红包开道,熊鹿夫妻终相见
    随着数学的发展,拉格朗日乘数法被发现是必然的,至于它今世今生叫什么,封寒不知道,他在图书馆复习了一会儿,然后将这种算法引入到上面的题目中后,只用了刚刚五分之一的篇幅,就完成了证明。

    在朱佩琪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封寒已经完成了论证,打完收工!

    “怎么可能,这么快!”

    “好像用到了我们不知道的知识点~”

    “这是什么算法,没见过啊!”

    “这什么啊,看不懂!我不承认!”

    “这,这样的求证,算对吗?”

    众人纷纷争抢封寒手中的稿纸,最后还是熊迪一锤定音,“这好像是姬弃乘数法,后宣数学家姬弃发明的算法,比西方早了一百多年!”

    “没错,就是姬弃乘数法!我看《数学史》的时候见过!”熊迪有些失态地握着封寒的胳膊,“兄弟,你怎么会大学的数学知识?!”

    封寒淡然地看着朱佩琪几人,“多读书~”

    在封寒解释了这种姬弃乘数法之后,朱佩琪等人就算再心不甘情不愿,也还是把钱给了他,这是一次优质生对学渣的全线溃败!耻辱啊!

    钱到手了,熊迪拉上封寒,“差点忘了正事,快要去接新娘子了,你跟我来!”

    封寒今天要充当熊迪的散财童子,熊迪把一个包包交给封寒,告诉他,“红包的皮虽然一样,但里面是不一样的,这里面有两层,这层放的是10块的小包,另一层是100块的大包,大包薄一些,因为只有一张,但小包的有10张,所以厚一些,遇到小孩子,给小包,大人给大包,记住了吗。”

    “太复杂了,要不你给我列个方程式吧~”

    “少来,竟然把我的答案记得一字不漏,而且还能熟练运用姬弃乘数法,我都只是听说过而已,要不,以后还是我抄你的作业吧~”熊迪打趣封寒。

    “别别别,我懒得动脑筋,要不是今天有钱可以赚,我才不跟他们玩呢,你那几个同学真逗,同学结婚,还带着暑假作业过来,他们平时也这样吗?”封寒好笑道。

    “我们班学习氛围确实浓厚~”对这群同学,他也是无话可说了。

    封寒掂着包里的红包:“好可惜,为什么不是小鹿来娶你,这样我还能混几个红包。”

    “我看你真正后悔的是没去小鹿那边冒充娘家人吧~”熊迪眯眯着眼睛。

    “哈哈,那什么,今儿个天不错~”

    吉时已到,轿夫抬轿,司机开道,浩浩荡荡的队伍奔赴鹿家,天气确实不错,艳阳高照,能有三十七八度~

    本来正常的程序是新郎骑着高头大马迎接新娘子,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嘛,而且东扬也是一个现代化极其发达的繁华都市,牲畜禁止上路,所以只好古今结合一下,不过听说在一些更加发达的城市,花轿早就被花车取代了。

    还好路程不远,否则抬轿师父怕是该中暑了。

    鹿家不如熊家家底殷厚,没有独门独院,小区里,为讨要红包拦轿的熊孩子们早早就摆好了方阵,家中,鹿为马接了一个电话,妻子高乔问,“怎么,她来不了吗?”

    鹿为马点头:“虽然有了亲家给的药膏,但脸上还是有些痕迹,你也知道,公众人物,最在乎自己那张脸,说什么也要等完全恢复才肯出门见人。”

    “要我说,不来也好,她那样的人,如果真的出现在这里,还有谁关心咱闺女啊,怕是要把狗仔都招来了,”高乔又问,“那以后她就住咱家了?”

    “对啊,她都决定回来上学了,自然是住咱家,这样多好啊,嫁出去一个女儿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又多了一个。”鹿为马笑呵呵道。

    “就怕她住惯了大别墅,看不上咱们这个小家。”高乔有些烦心道。

    “怎么会呢,她是我们鹿家的人,还能嫌弃自己家。”

    “别忘了,你们中间有14年没联系了,她妈带她走的时候,她还不会叫人呢。”高乔当头一棒,家里请来这么一尊活菩萨,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duangduangduang!”外面封寒护着熊迪已经冲破了几个小鬼的防线,当然,红包也损失了不少。

    现在,到了最后一关,并没有预想中的连门都不让进,大门轻而易举就被叩开了,不过在里面,还有鹿皓歌的一众舅妈、姨妈以及表姐妹们挡在鹿皓歌屋外。

    “姐姐们,阿姨们,不就是红包吗,来我这里领,不过请让出一条路,让大熊过去,好吧。”封寒笑脸相迎,招呼着各位妇女。

    而熊迪已经对上了鹿为马和高乔夫妻俩,旁边有人起哄,“叫人啊,怎么不叫爸妈啊!”

    封寒被大姑娘小媳妇包围着,正要支援腼腆的熊迪,那边熊迪已经给鹿为马夫妇跪下,乖乖磕了三个头,诚挚地叫了声,“爸,妈!”

    封寒能够理解熊迪对他们二位的感激之情,可以说,如果当年没有韩士群,熊迪可能不会出生,如果没有鹿为马,他很可能会幼年丧母。

    16年前,韩士群开车在某条小道上遇到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她躺在路中央,身下还淌着血,左右也没人,韩士群当机立断把女人,也就是谭霁送到了医院,垫付了医药费,并通知了她的丈夫熊结实。

    然而生熊迪的时候,谭霁又遇到了大出血的情况,孩子虽然活过来了,但谭霁却处于生死边缘。

    谭霁是rh阴性血,也就是常说的熊猫血,在国内是罕见血型,因此她在自己工作的医院血库备有以防万一的血,可问题是韩士群把她送到了另外一家医院,时间上有些来不及,恰好这时,刚刚伺候老婆生完孩子的鹿为马听闻后,主动站了出来献血,他就是rh阴性血。

    因为鹿为马持续输血,撑到了谭霁自己的血从医院调过来,从而使她脱离了危险,于是熊结实鹿为马韩士群三个年龄职业各不相同的男人成为了好朋友。

    因为鹿为马对他们母子的大恩大德,还有他们养大了这么好的鹿皓歌,熊迪的头磕的诚心诚意,含金量十足。

    鹿为马高乔相视一笑,推开门,让熊迪进去了。

    而正在偷吃甜点的鹿皓歌见到大熊来接自己了,急忙放下甜点,把盖头落了下来,要保持娇羞呢。

    见有几位表姐和女同学准备进去刁难熊迪,封寒急忙关上门,让大熊小鹿单独相处,自由发挥,代价就是身上的红包被抢的所剩不多了,而且,好像有人摸他的胸肌了,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下黑手,他不得不说——有眼光!

    因为婚礼是在黄昏之际举行,时间绝对充足,闺房里,鹿皓歌靠在熊迪肩膀上,小鹿马上就要出嫁了,即便性格大大咧咧,此时也难免敏感惆怅,举行婚礼后,自己就真的从少女变人妻了,诶呀,16岁的人妻,想想都带劲儿啊!

    聊了好一阵,熊迪看看时间,“小鹿,要不,咱们走吧。”

    鹿皓歌不舍道,“诶,马上就是泼出去的水了。”

    “放心,不用几天就能收回去了。”熊迪安慰道,然而鹿皓歌听了,更惆怅了。

    直到熊迪说,“等到了我家,就可以收份子钱了!”

    “还不快走!”鹿皓歌急忙找鞋。

    熊迪将她一把抱起,抡在背上,“不要着地,我背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