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论拉格朗日乘数法在高中数学里的应用
    身为班长,朱佩琪同学在班中还是颇有威望的,大家也都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这是班长带领大家赚外快啦!

    朱佩琪跟封寒说明了道理,“如果你不反对,那就这样,你做得出来,我们每人给你100块,如果你做不出来,或者做出来,明显是错的,那么你给我们每人100块,没意见吧?”

    封寒数了数,一共八个人,他有些失望道,“你们班就来了这几个啊?”

    “怎么,嫌少?还有几个要晚些时候才过来,你就烧高香吧!”王驴脸哼道。

    好吧,人确实不该太贪心,这就是了,加上之前的稿费1200,自己今天的进账已经达到了2000龙钞!在通往小康的道路上已经百尺竿头了!

    “成交!”封寒又问,“那道题长什么样,让我看看啊!”

    “哼,连题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能做得出来才怪!”李黎阴阳怪气道,不过还真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题目:f(x)=(上下结构,还有根号,写不出来,自己想象,总之很难)。

    问:(1)当a=8时,求f(x)的单调区间。(2)对任意正数a,证明1ampampltf(x)ampamplt2。

    第一题其实还好,自称学霸的他们勉强能做出来,真正的难点是第二题,李黎把头发都抓稀疏了,都没解出来,所以悄悄带了这道题过来,想要问问其他同学,没想到大家都没做出来,心情刚好了些,可又遇到封寒这个装x犯。

    封寒刚拿到题,还没说什么呢,穿着大红袍的新郎官就过来,他直接搭上封寒的肩膀,笑问,“你们玩什么呢?”

    封寒眨眨眼,“哈哈,小赌怡情。”

    此时熊迪已经看到那道题了,这是什么画风,这几个竟然和封寒讨论数学难题?他刚要说什么,机警的朱佩琪突然问,“熊迪,你是不是把你的作业借给他抄了?”

    “这……”熊迪为难了,结合封寒的话和朱佩琪的语气,他已然看明白了局势,他自然是偏向自家兄弟的,可又不想撒谎。

    封寒告诉他,“实话实说就好。”

    “嗯,我的作业在他那。”熊迪如实道。

    其他人全都恍然,驴脸王国路首当其冲,“呵呵,真不要脸,抄别人的作业!”

    “你这是作弊!”李黎叫嚣着。

    “能抄也是一种实力,如果今天我做出来了,难道在场各位会不抄?”封寒一句话把他们问的没话说了,“所以,各位竹班的同学是打算毁约了吗?”

    熊迪见封寒这幅样子,就知道他很有信心,于是对犹豫不决的几位同学道,“你们啊,别被他吓住了,我昨天才把四套作业给他,他哪能抄的那么快啊,而且那道题的解法非常复杂,是我和小鹿花了半天才解出来的,写了一整页纸,他就算真的抄过一遍,怕是也记不住吧。”

    难得今天熊迪说这么多话,以朱佩琪为首的竹班同学纷纷点头,有道理啊!

    朱佩琪代表大家道,“我们是那种人吗,还是按之前说好的,熊迪你看着点,如果他写错了,你可不能帮他纠正或者隐瞒!”

    “对对对,让他写!”

    “就不信他能写得出来!”

    “真以为自己是记忆天才啊!”

    “就是,他要是有那么好的记性,也不至于每次都年级吊车尾!”

    这群孩子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啊,还真是对力量一无所知!

    他们说得没错,封寒确实没能记住那道题的做法,不过记不住又怎样,反正,熊迪的原版答案还在他的图书馆里呢!

    几人到熊迪的书房,纸笔齐全后,封寒动手了,在他动手的同时,朱佩琪从熊迪那里拿到了他的演算过程,她把稿纸传递着让大家看了一下,他们觉得更加稳操胜券了,这个推演过程太复杂了,脑力一般的人怕是记不住的,甚至他们怀疑,只凭熊迪和鹿皓歌单独一人,此时都无法复写出来!

    看着繁杂的推演证明过程,朱佩琪得意地笑,“我先感谢你了~”

    几位竹班同学更是喜笑颜开,感觉今天的份子钱有人出了!

    封寒运笔如风,刷刷刷地在稿纸上写出推证过程,虽然他早就抄完了,但之前并没有认真看这道题,一点都没走心,此时再看,咦,这道题,好像用拉格朗日乘数法很轻松就能很做出来啊!

    拉格朗日乘数法是大学高数的知识,是一种寻找变量受一个或多个条件所限制的多元函数的极值的方法。

    这种方法将一个有n个变量与k个约束条件的最优化问题转换为一个有n+k个变量的方程组的极值问题,其变量不受任何约束。

    它引入了一种新的标量未知数,即拉格朗日乘数:约束方程的梯度的线性组合里每个向量的系数。(——以上来自百科)

    虽然封寒已经毕业多年了,高中的知识点记不全了,大学的还有点印象,只是也没那么熟了,不过在首图找到全套的高数想来不是难事。

    随着推证越来越接近结果,朱佩琪等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怎么可能,怎么一点停顿都没有!

    当封寒收笔,朱佩琪、王国路、李黎这一干人等全都傻眼了,好像,真的写对了!

    不仅他们,就连熊迪也对自己这个兄弟有点刮目相看了,虽然和草稿纸上的不尽相同,但是和他作业册上写的竟然一模一样,每一步都严谨准确,丝毫不差!

    对于结果,熊迪最有发言权,“完全没问题,你们输了。”

    封寒笑看着朱佩琪,“拿钱吧~每人一百~”

    朱佩琪虽然带头掏了钱,但内心非常憋闷,太丢人了,本来想给他一个难看,结果他们几个反倒成了傻蛋!

    她一个人丢人没关系,但她是3班班长,代表的是竹班的尊严,如果传出去了,这让她以后怎么领导班集体!高二他还想竞争学生会主席呢!

    所以,虽然大家的钱都掏出来了,但朱佩琪没有递给封寒,她准备打几句嘴炮,挽救一下自己的班长形象。

    “封寒,你记住,钱可以给你,但这不代表你多厉害,厉害是的熊迪和鹿皓歌,是我们竹班的熊鹿做出了这道题,你只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错!”

    “对!”

    “班长说得好!”

    一帮小喽啰站在朱佩琪身后为班长助威。

    看来这钱还真不好拿,封寒微微一笑,“哦,这样啊,那,大熊,你做出到这道题有几种做法?”

    “一种啊,”大熊道,“就这一种就杀死了我和小鹿不知道多少脑细胞!”

    封寒抽出一张稿纸,“不好意思,我突发奇想,又找到了一种新做法,各位可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