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你好,小猪佩奇,你弟弟乔治呢?
    胡亦然对朱佩琪描述了一段少年郎一见钟情的故事。

    “刚才啊,我看到那小子一直远远地盯着一个女孩看,没错,那个女孩就是你!”胡亦然生编道,“我怕他是坏人,就过来问他怎么回事儿,那是我妹妹,你猜他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朱佩琪忙问。

    “他说,他和你是一个学校的,暗恋你很久了,特别想跟你认识一下,就是张不开嘴,他,好像是有点自卑~”

    “他当然自卑了,我年级前100,他呢,前1000都看不到他。”朱佩琪撇撇嘴,但脸上的喜悦是掩饰不住的,虽然她对封寒谈不上什么感觉,但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已知的被人暗恋,这种感觉,酸爽!

    “对对对,他跟你比差远了,但是,他长得还是不错的,在你们学校,起码得是校草吧,放在大学里,这种块儿男可是很抢手的。”

    “抢手就抢手呗,我又不稀罕。”朱佩琪撅着嘴,很傲娇,并自以为很可爱。

    这死丫头,怎么不跟着哥的思路走啊!胡亦然又道,“对,不稀罕,但是我知道,咱家小琪最善良了,他那么自卑,你是不是可以主动跟他说个话,为他的人生点燃一丝希望的小火苗呢?”

    表哥把那人说的那么惨,说的朱佩琪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再怎么说,他也是鹿皓歌和熊迪的朋友,看着他就这么在暗恋的漩涡里消沉下去,确实残忍了些,好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那,那我过去跟他聊聊?”朱佩琪。

    “聊聊!”胡亦然,“又不花钱,注意尺寸的拿捏,别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他喜欢你的事,不然你又不能接受他,他该多尴尬啊。”

    胡亦然松了口气,总算把妹子说通了,然后就把她推了出去,当她和封寒纠缠起来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趁虚而入,寻找韩舞的突破口!

    自己真是太聪明了,都不用亲自出面,就能破解那两人,从智商上,自己简直碾压那两个假扮男女朋友的家伙!

    第一次主动和男生,还是一个落后分子聊天,作为优等生的朱佩琪还是有些紧张的,一路上不停的打腹稿。

    “你好,我是朱佩琪。”不行,太冷漠。

    “你好,我是佩琪。”不行,太热络。

    “你好,我是小……朱佩琪。”不知觉间,朱佩琪已经走到了封寒面前,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她以为封寒没听清,然而封寒听得真真的,“小猪佩奇?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乔治?”

    自己说的莫名其妙,对方回的也四六不着,朱佩琪不解,“怎么会呢,且不说我只有一个妹妹,就算我有弟弟,干嘛要取一个外国名?”

    “哦,不好意思,我条件反射,”封寒问道,“不知道竹班的朱佩琪班长找我有什么事呢?”

    见对方果然非常了解自己,还知道自己是竹班班长呢,朱佩琪带着几分得意,几分怜悯道,“没什么,就是看你一个人在这里,想叫你过去跟我们班的同学一起玩,毕竟,大家都是同龄人嘛。”

    韩舞眼睛瞟向天空,“我跟你们不是同龄人,老咯,你们去玩吧。”说完就自己溜号了。

    “果然有效!欧耶!”不远处的胡亦然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见计策生效,大喜过望,眼神已经追逐韩舞而去了。

    封寒跟那些优秀学生没什么共同话题,摆手道,“不了不了,你们自己玩吧。”然而当他再想找韩舞的时候,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

    见封寒爱答不理的样子,朱佩琪又委屈,又愤怒,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才懒得搭理你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落后分子呢!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还这么敷衍搪塞,你,你这是追女孩子的态度吗!

    “封寒,你该不会是喜欢你那个校花姐姐吧?”心态发生变化的朱佩琪感觉自己说话都变得恶毒了。

    口是心非不仅仅是女人的专利,听朱佩琪这么问,封寒不屑式疑问道,“韩舞竟然还是校花?谁封的?”

    “大家都这么说,当然,我也确实不觉得她有多出众,不过是个艺术生罢了。”显然,朱佩琪内心也是不服的。

    对于贬低韩舞的人,封寒也不打算跟她深聊,刚准备结束这场毫无营养的对话,却只见刚刚围在朱佩琪身边的竹班小伙伴跑了过来。

    “大班长,跟帅哥聊什么呢?”一个长得像蛇精的女生问。

    另外一个长得像驴的男同学问,“难道是在聊那道数学题,他不行的,还是问熊迪吧。”

    原来刚刚这群学霸在同学的婚礼上,竟然还在讨论一道假期没有做出来的数学题,也真是好兴致。

    听驴脸同学这么说,对明明暗恋自己但没有拿出暗恋者该有的谦卑恭顺态度大为不满并决定不再给他机会的朱佩琪同学突然看向封寒,不怀好意地看。

    “封寒同学,假期作业你都做完了吗?”

    “完了啊。”抄完的。

    “所有题目?”

    “当然。”也有一些是自己做的,比如作文。

    如果说,朱佩琪对封寒有哪方面是绝对碾压的,那就是学习了,如果这家伙谦虚一点,本分一点的话,自己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既然他把话说得这么满,别说她朱佩琪了,就连她的同学们,也都对封寒的嘴脸看不下去。

    驴脸同学王国路说话比较冲,无法忍受一个体育特长生在他们一帮学霸面前装逼,“第五套数学卷的最后一道大题,你做出来吗!”

    “做出来了啊。”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联手帮他做出来的。

    这下子不仅王国路不爽了,其他同学也嚷嚷开了,那可是他们几个人都没想出做法的超级难题。

    “能别吹牛吗!”

    “就是,我怀疑你连题目都没读懂!”

    “你要是能做出来,而且做对了,我给你100块!”

    不知谁说了一句,被封寒听到了,他一把抓住那个发声的男生,兴奋道,“你不信是吧,那打个赌,我做出来的话,你给我100块!”

    名叫李黎的同学虽然被封寒的手劲儿捏疼了,但并不服软,“行啊,可如果你做不出来,是不是也得给我100块啊!”

    “合情合理。”

    “等一下,”朱佩琪觉得这是一个让封寒难堪好机会,“不仅李黎同学不信,我们也不信,是不是也能跟你赌啊?”说着,朱佩琪对着同学们挤眉弄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