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关于儿时打架事件的不同看法
    这时再看韩舞,耳根都红了,“差不多就行了,这么多人呢~”韩舞嘴里发出蚊呐般的声音。

    封寒笑着松了手,“不用说谢谢,记得把我的稿费如数给我就行~”

    果然是为了钱没有底线的家伙,韩舞告诉他,“两篇短文的钱已经打过来了,下月初的《儿童文艺》会同时刊发,宝葫芦可能还要等一等。”

    “啊,你怎么不早说,难道是想私吞~”

    “什么啊,刚刚收到的银行短信!”

    “哦,是吗!有我多少钱?”封寒有点小激动,重生以来第一次赚钱,意义非凡啊!

    韩舞:“不知道啊,这些钱是包括你的两篇短文和我的六张配图,一共是1500块,谁知道多少是你的,你看看你的邮箱,乐侃老师应该有说明的吧。”

    手头没有电脑,封寒拉着韩舞,“跟我来!”

    他们轻而易举进入熊迪的书房,里面有一台电脑,封寒知道密码。

    “你为什么不喜欢那个胡亦然啊,他长得也不难看啊?”封寒盯着电脑,问身后的韩舞。

    “那家伙是个爱哭鬼,有一次我和他打架,大家都挂了彩,他却哭着叫妈妈上我家,让我爸训我,他还比我大一岁呢!”韩舞鄙夷道。

    “还有,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他打碎了邻居郭爷爷的花盆,结果赖在你的头上,那会儿你刚来东扬。”爱哭,有心机,这样的人一定要离得远远的。

    封寒本来对那个胡亦然没什么印象的,此时听韩舞忆童年,手上不禁一顿,“有印象,不过顺序反了。”

    “顺序?什么啊?”

    封寒看着她:“是他先诬陷我打破花盆,你才跟他打架的,我记得有个浓眉大眼带着妈妈找上门的场景。”

    “记不得了,记不得了,反正我小时候经常和人打架的,从来都只记结果,不记原因的。”韩舞酷酷道。

    然而封寒的记忆中,却永远有那个为自己而战的小姐姐的一席之地。

    不一会儿,两人出来了,韩舞如丧考妣,封寒笑得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

    “再笑,再笑钱不给你了!”韩舞威胁道。

    封寒瞬间严肃脸,并安慰小舞姐,“行情就是这样的,你别气馁,等以后你有了名气,就不是一张50块了,最少60起步啊!”

    乐侃发来了邮件,说明了那笔钱的分配,其中1200块是封寒的,杂志社给了他千字1200的高价,远超新人的千字500,比东扬文艺周刊大方多了!

    至于韩舞的六张配图,一共是300块,近乎于封寒的零头~

    其实这个价钱对于韩舞这种新人画手不算低,她一共也没花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只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看着封寒轻轻松1200元到手,自己只有300,这才是她伤心的根源。

    见韩舞闷闷不乐,封寒很有风度道,“要不,我用稿费给你买点礼物,这样你的心情会不会好一些呢。”

    韩舞看着封寒,见他不像是玩笑,沉吟片刻,“那一定挑个贵点的。”

    “是不是最好买完礼物后,我们的剩下的钱正好一样多?”封寒眯着眼睛。

    被猜中心思的韩舞用笑声掩饰着尴尬,“那就这么说定了!”

    韩舞的笑容刺痛了正在窥视他们的胡亦然。

    胡亦然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听妈妈的话去婺城读高中,如果他和韩舞在同一所高中,再加上他们曾经是青梅竹马的邻居,自己岂不是机会要大很多!言情小说都是这么写的啊!

    也怪自己馋,总说婺城火腿多好吃,如果早知道长大后的韩舞这么美,他是说什么也要留在东扬的!要什么火腿啊!

    刚刚他看到韩舞和她的男朋友偷偷摸摸地进了一个房间,还拉拉扯扯的,天啊,他们该不会!

    就这么一个5分钟的小插曲,胡亦然能脑补200分钟的电影,当两人出来后,韩舞的落寞,封寒的得意都尽收他眼底,是小舞被对方欺负了吗,对方是不是用强了,还算不算男人了!擦!

    然而转瞬间,韩舞又笑了,被男朋友逗笑的,她终究还是原谅了男友刚刚在房间里的兽行吗!你就不能活得有点尊严吗!

    正当他脑子里上演着小剧场,后面有人靠近他。

    “表哥,真的是你啊!你也认识熊迪?”来人是胡亦然的表妹朱佩琪。

    “啊?哦,我们以前是邻居,你们怎么认识?”

    “我们是一个班的啊,”朱佩琪笑道,“熊迪真是太牛掰了,就为了在学校光明正大谈恋爱,竟然现在就把婚结了!我们学校论坛都已经炸开了,等会儿我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

    胡亦然没心思听熊迪的事,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和韩舞的事,想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果现在却形同陌路,这是何其的不幸,何等的不公啊!

    “表哥,你看什么呢?”朱佩琪问。

    两人的视线齐聚韩舞封寒那里,想着知己知彼,胡亦然问,“佩琪,你认不认识那个男生啊?”

    “认识啊,不就是封寒嘛,我们学校的体育特长生。”说起他,朱佩琪有些不屑。

    “他是封寒!”胡亦然的表情丰富起来。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胡亦然摸着下巴踱步,似乎已经想明白了,原来小舞是不好意思,所以让弟弟冒充男朋友,真是的,难道还因为小时候打架的事耿耿于怀,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小肚鸡肠呢~

    不过,胡亦然对那个封寒还是比较忌惮的,毕竟他和韩舞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想到这里,他突然看起了他这个稍有几分姿色的表妹。

    “佩琪啊,难道你不觉得封寒个子高高的,壮壮的,很帅气吗?”胡亦然引导道。

    “这个,”和表哥议论不熟的男生,朱佩琪有些娇羞,“那个,他长得确实不错,”尤其是游泳的时候,胸肌腹肌人鱼线,简直完美,“可是又能怎样呢,学习成绩那么差~”

    听到表妹承认封寒的外形,胡亦然再接再厉,“原来你不喜欢他的啊,可惜喽~”

    “什么可惜?表哥,你说什么啊?”朱佩琪无比好奇地问,“难道他……”

    “没错!”表妹自恋的表情给胡亦然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其实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