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假装情侣招虽烂,姐姐弟弟玩得转
    曾广贤爽快答应了,“行吧,就当早上练大字了。”

    然而当写完吹干盖上印后,曾乐心卷起老父的字,“那就说好了,咱俩换换,我的归你了,这个归我。”随即扬长而去。

    “喂,你还没告诉我是谁写的呢!”

    “晚上回来告诉你,我现在也不知道~”

    曾广贤气愤难平地和孙子小宝吃了早饭,不知谁家办喜事,鞭炮声阵阵,小宝和邻家几个小伙伴出去看热闹了,曾广贤仍惦记着陋室铭的作者,这篇文章写到他心坎里去了。

    虽然他现在早已功成名就,但年轻时候,也曾穷困潦倒,并在自己的陋室中发下宏图大愿,当年那些话仍记忆犹新,但住的破房子早就不见了。

    想到这,曾广贤再次挥毫泼墨,笔走龙蛇,流畅之至,仿佛要把自己的前半生的志向都宣泄出来,一个个汉字像是有了灵魂一般,生气勃勃,水准比早上的随意之作高了好几个等级,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叫了一声“妙”,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状态了,写完之后,仍久久凝视!

    满意的曾广贤吩咐吕叔,“小余,送到景福轩纪师傅那里裱上。”

    随即他联系起几个依然住在陋室的老朋友,第一句通常是“最近有没有新作问世啊?”

    如果是否定回答,那么第二句通常是“那有没有听说什么新的佳作啊?”

    问了一圈,毫无头绪,这时反倒有人来问他,是景福轩的纪师傅,“曾老,您这篇文太好了,怎么没有落款啊?”

    “纪师傅,几十年前,我有写这篇文的冲动,但没有足够的学识,现在,学识够了,但我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我了,”曾广贤叹道,“文是好文,但不是我写的。”

    ……

    “你画的什么啊?”封寒好奇地盯着韩舞的卷轴。

    “你怎么不让我看看你拿的什么~”韩舞哼道,她早就发现齐楚手上多了一个锦袋,里面装着一柱状物。

    “哈哈,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了。”

    “呵呵,反弹。”

    两姐弟斗着嘴,中间夹着苏苏,一家五口早早出门去了熊家。

    熊结实是东扬,乃至整个婺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现场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场面很大。

    因为是婚娶大事,当事人熊迪和他的父母都穿上了传统服装,以前的封寒可能会觉得有点羞耻,不过现在的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和习俗。

    虽然大夏立国之初,也曾被西方强国压迫过,也有过摒弃旧传统,全面学习西方的经历,公历制、星期、君主立宪、现代大学、国际标准度量、西装革履、短发都是那时候传过来的,但随着大夏国力的后来居上,传统习俗逐渐复苏,每逢节假集会,大家都愿意穿上华美的改良汉服走在街上,又漂亮又方便,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有几套压箱底的漂亮汉服,尤其是女孩子,这是争奇斗艳的制胜法宝。

    封寒在这里能看到不少同龄人,男男女女都有,不过并不熟,因为那都是大熊小鹿的高中同班同学,他们小学初中虽然是一个班的,可到了高中,封寒的成绩跟不上,这才分道扬镳。

    东扬一中这届有26个班,最优秀的是编号---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和地支班。

    今天来的基本都是竹班(3班)的同学,而封寒很不幸,他是丑班(16班)的,在那些好学生眼里,熊迪鹿皓歌有他这样的朋友,简直匪夷所思。

    大家不是一路人,所以,封寒选择跟在小舞姐身边,苏苏则挂在妈妈身上,大家分头活动。

    跟着小舞姐,接触的都是搬迁之前的老邻居们,已经有些年头没见了,不过韩舞都还能准确叫出称呼,这婶那姨他奶奶的,大家都夸韩舞长大后更漂亮更懂事了。

    至于封寒,他的人设就是和外人疏远,更何况他接触这些人的时间也不长,所以也就是跟着小舞姐点个头而已。

    应付走了这些人,韩舞不耐道,“喂,你老跟着我干嘛啊!”

    “我见好几个歪瓜裂枣正瞅你呢,万一他们过来搭讪,我还能假装男朋友,我是不是想的很周到。”灿烂微笑脸。

    “呵呵,你想的有点多。”

    两人正说着,一个浓眉大眼穿着白衬衫的小哥走了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韩舞,封寒闻到了万物复苏,动物发情的味道。

    “你是……韩舞?”浓眉大眼问。

    “啊?哦。”韩舞点点头。

    “你不记得我啦,我们以前是邻居的!”浓眉大眼热情洋溢道。

    “胡亦然?”韩舞不确定道。

    “对啊!谢谢你还记得我!”胡亦然目不转睛地看着韩舞,“刚才我远远看着就觉得像你,不过你现在是长头发,跟以前不太一样。”

    言下之意,自然是更有女人味儿喽。

    “对了,你现在应该高中毕业了吧,考的哪所大学?”胡亦然以大哥哥的口吻问。

    “皇美。”对方很热情,不过韩舞似乎只是礼貌而已。

    “太巧了,我在首都经贸,也是京城上学,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走哈,你准备哪天出发,怎么走,我们交换一下哼哈号吧。”

    “不好意思,我没哼哈号,我玩的喳喳。”韩舞抱歉道。

    然而封寒知道,韩舞有哼哈后,所以他已经明白了小舞姐的态度。

    当胡亦然说出,“没关系,你把号给我,我可以注册喳喳。”的时候。

    封寒终于忍不住“咳咳”了起来,让你们哼哈喳喳,我扣扣有话说!

    韩舞和封寒几乎是肩并肩贴在一起的,这位老哥终于注意到美女旁边还有一个小帅哥了,“这位,这是小寒吧?”他记得韩舞后来冒出了一个弟弟的。

    韩舞看看封寒,封寒搂上小舞姐,痞里痞气地问,“小寒是谁啊?你前男友?”

    “诶呀,小寒是我弟弟,你怎么总是吃醋啊,没风度,再这样不带你来玩了~”

    胡亦然秒懂,再加上对方胳膊上的肌肉蛮唬人的,“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回见。”

    他也不作伴去京城了,也不要喳喳号了,背影看上去还有点萧索仓皇。

    待人走远,韩舞吹着头上的刘海,“爪子还不挪开!”

    “再演一会儿,万一他回头呢~”

    像是为了配合封寒一样,他刚说完,对方就回头瞅了一眼,封寒为求表演上的真实,把鼻子凑在韩舞头上,嗅了嗅,对方立即死心地转过头远去。

    他/

    听到了自己/

    心碎的声音/

    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