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这房子配不上陋室铭,强烈要求换房
    除了苏苏,就连中介小哥都开始看着封寒,此时的他,熠熠生辉!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焦急风听了,只觉自己的别墅还是太新,应该有些苔藓才有韵味的,嗯,回头就想想办法!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听到这句,就连齐轨也不敢小看这个管韩士群叫叔的儿子了,这句话细品起来,实在回味无穷!这不正是文人骚客的写照吗!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焦急风凝眉苦思,素琴是什么琴,金经是什么经,买买买啊!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韩士群点点头,这恐怕也是他这种人的期望了,可也只能是不切实际的期望,他家三个娃,要赚钱养家,就必然要参与到俗事俗物中。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焦急风:诸葛庐应该和诸葛亮有关吧。子云亭呢?难道是赵子龙和赵云的合称?

    “孔子曰:何陋之有?”封寒看着还在等下文的众人,不好意思道,“完了。”这一段他都没借助图书馆,是自己当场背下来的,没想到十年过去了,依然记忆犹新,这就是经典的力量吧!(不,这是短的力量吧~)

    焦急风肃然起敬:“孔子他老人家真的说过这话吗?”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齐轨站了起来,解释后,他恭恭敬敬对封寒鞠了一躬,“小兄弟,服了,心服口服五体投地的服!”

    这人虽然有些怪异,不过学识还真不错,封寒都记不得何陋之有的出处了,他也对齐轨拱了拱手,算作回礼,如此明目张胆地抄,他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在家人眼中,他实在不像是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人。

    刚刚封寒诵读的时候略有停顿,此时韩士群又通篇读了一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好!好!好!”韩士群博览群书,绝不相信封寒是抄哪位名家的,否则他不可能没听过,他问,“小寒,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怎么会写得这么好!”

    封寒脑筋转的极快,“其实吧,我是根据熊伯伯家以前的药庐,外加自己的卧室,才有了这样的创作冲动,我的屋子不就是很小很简陋嘛,而熊伯伯家也经常出入一些名人雅士,所以就有了这篇文,其实之前就已经写好了,只是恰好用在了这里,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合适,太合适了!这,这根本就是我的个人写照啊!太贴切了!”焦急风如获至宝,他对中介小哥道,“九折怕是不行了,打八折吧,这篇文,太值了!”

    韩舞的眼睛瞪的圆圆啊,什么啊,文章确实很好,可是竟然比老爸的折扣还要狠,这小子有这么了不起吗!

    而韩士群则点点头,肯定不是现编的,除非自己这个儿子真有子建之才,可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即便如此,这小子也让他刮目相看了。

    焦急风看着封寒,“小兄弟,能不能帮我写下来啊,我怕等会儿记不清了。”其实他怕自己有不会写的字。

    焦急风这里有文房四宝,他准备出来,想请封寒留下墨宝,不过封寒哪里会写毛笔字,于是他看看韩舞,“还是让我姐写吧,她是皇美的高材生。”他记得韩舞卧室的那幅山水画留白处就有韩舞的字,一手小楷,非常娟秀精致。

    韩舞倒也不见外,这短短几句,她都已经能背下来了,于是用焦急风那镶钻的毛笔,在那金灿灿的宣纸上,刚要落笔,焦急风又问了,“小封先生,这篇文章总得有个名字吧?”

    “嗯,我没说吗?哦,不好意思哈,这篇文叫陋室铭。”

    于是韩舞先在正中写上这三个字。

    焦急风看看自己的别墅,又瞄了瞄隔壁,麻辣隔壁,虽然这房子已经够小了,但好像隔壁更像陋室啊!

    于是当韩舞写文,封寒旁观之际,焦急风不好意思地拉着韩士群梅凤巢窃窃私语,“要不,你们还是买我这栋吧,我住那栋小的。”

    韩士群吓了一蹦,“不成不成,我们家可没那么多钱!”

    梅凤巢则寻思着,如果折扣再狠一些,或许能够拿下。

    焦急风摆着手,“不要很多钱,就隔壁房价的八成就行,相当于你们买下隔壁,咱们换着住,怎么样?”

    “你这是图啥啊?”韩士群万分不解。

    焦急风环视一圈,“陋室铭啊,我现在看这栋房子,越看越觉得奢华浮夸,有辱斯文,住这样的房子,我觉得配不上陋室铭这样的好文章!”

    虽然焦急风一副傻大户,快来宰我的样子,但韩士群还是坚决婉拒,不肯接受,这两栋房子的价值实在天差地别。

    “其实,诸葛庐和子云亭,也不是破茅草屋一间,说起来,可能比你这栋别墅还要豪华得多,只是和那些权贵皇族相比,确实简陋一些,而且,无论陋室还是豪宅,陋室铭的主旨都是在讲人,只要住在这里的人是志趣高洁的,品格高尚的,房子的大小,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韩士群的开导下,焦急风总算放弃了换房子的想法,他算是见识到了韩士群的人品,也不好再降低那套房子的折扣,只好拉着韩士群的手,“韩主编,你们杂志社还需要拉广告吗,可以来找我的疾风集团啊!我觉得东扬文艺周刊是个很有品位很有实力的平台嘛!”

    韩士群笑着摇头,“就在昨天,我已经从东扬文艺周刊离职了。”

    齐轨笑笑,“哈哈,你终于也受不了那个吝啬鬼了吧。”

    韩士群没承认也没否认,不过在焦急风看来,自然是默认了,于是马上调转枪口,“其实吧,我觉得东扬文艺周刊也就那样,马马虎虎吧,出了杨州,都没人知道的,投广告,是有点浪费的。”

    齐轨也追问:“韩老大,那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呢。”

    韩士群看着齐轨,突然发笑,“对啊,齐轨,要不,你跟我干吧,我想自己创造一份杂志,正缺一个美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