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刘禹锡听了想打人
    韩士群在思考,不是思考该怎么写这篇诗文,而是在想自己有什么擅长诗词的朋友,可以快些帮齐轨解围,在整个婺城文坛,韩士群还是有些人脉和影响的。

    焦急风见韩士群做思考状,以为有戏,心态渐渐放松,问及梅凤巢,“这位是韩夫人吧,对了,你们来这是?”

    梅凤巢指着隔壁,“我们是来看房子的,就隔壁那套小的。”

    “确定了吗?”焦急风问。

    “定下了。”

    “多少钱?”焦急风又问。

    梅凤巢一怔,这人问题有点多吧,不过聊天嘛,还是告诉了他,“总价150万,房子太贵,不好讲价啊。”

    焦急风点点头,“只要韩老师能写出一首让我满意的诗文,那套房子,可以打九折。”

    “凭什么啊!”中介小哥不满了,怎么就打九折啊,自己的酬劳可是跟着房价走的,那岂不是自己的收入也要打九折了。

    “凭什么?”焦急风作高人状,微微一笑,“就凭那房子是我的,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自己和韩老师交易,就不通过你们中介公司了。”

    “啊!”大家都是这副表情,这么神奇吗!

    怪不得,怪不得两套房子的装修风格这么相似,原来是一家的啊!

    中介小哥的汗刷的一下子就下来了,自己的功课没做到家啊!他忙低声下气道,“焦总,我,我不知道啊,您可千万别,刚才的话算我没说。”

    焦急风高举胖手,“没事的,你们老板是我的一个本家侄子,我会跟他说的,该你多少提成就多少,只是给韩老师的要价打个九折,这是我的一份心思,算我身上。”

    韩舞封寒对视一眼,嚯,这一下子就省了15万!老爹这首诗可算是天价了!

    然而听到焦急风和老婆的对话,韩士群的心反而更乱了,一会儿想找外援,一会儿想自己解决,一时间,竟是毫无思路,脑门都开始冒汗了。

    现在他更想通过自己的才华得到这个九折优惠,因为他老婆付出的太多了,自己的钱用来创业将将够,买房子肯定要花老婆的积蓄,这么一想,他心中实在亏欠太多。

    可是,镇宅的,还要符合焦急风的要求,体现他高洁的志趣,远离铜臭和低级的决心,这,这,这,这谈何容易!自己又没有曹植七步成诗的天才,前宣大诗人嵇鹤说得好,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有些东西,果然强求不来。

    封寒看出了韩叔的挣扎,梅凤巢则好奇地和焦急风聊起了,为什么同时买了两套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却要卖掉那栋小的。

    焦急风解释道,“我呢,特别喜欢琴棋书画这些雅的东西,说起书法,那肯定首推曾广贤曾爵爷啊,而且我们还是东扬老乡,我就想跟他求一幅字,代价就是这套宅子,旁边那套小的,其实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到时候我还能跟老先生做邻居,说出去,我脸上有光啊!”

    “可是呢,老爷子高风亮节,坚决不受,我就自己住进来了,旁边的房子留着没用,就让我大侄子帮我卖了,曾爵爷可能是被我的诚意打动了,有一次告诉我,如果想要他的字,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某时某处,有个拍卖会,是副精品,可以自己争取。”

    “然后就有了您1500万拍下《兰亭集序》摹贴的事?”封寒插嘴道。

    “没错,呦呵,连你们这些小孩子都知道啦!”焦急风意气风发道,“当时曾爵爷还夸我为富有仁呢,我们还有合影呢,不过都在我临安的庄园里,这里,还是太简陋了些,毕竟小地方嘛。”

    封寒龇龇嘴,就这还小,那您临安的庄园得多大啊,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吗~

    解释完这些来龙去脉后,焦急风问韩士群,“韩老师,想的怎么样了?”

    韩士群本来有了点思绪,被他这么一问,顿时烟消云散,看他支吾的样子,显然是还没有,齐轨帮他支应道,“焦总,你急什么,这东西哪是那么好写的,你以为人人都是曹子建啊。”

    “曹子建是谁啊?”焦急风不解。

    “就是曹植,曹操的儿子。”齐轨翻了个白眼,就这文化水平,还嫌他写的镇宅诗不好。

    焦急风哼道,“你直接说曹植不就完了,七步成诗的那个嘛,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哼哼。”

    封寒看了一眼韩舞,见她双手握拳,比自己被命题作文了还紧张呢,其实封寒也是一样,能帮家里省下这么一大笔开销,这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于是,他也不顾自己这么做是否合适,贴着韩士群的耳朵,跟他说了几句话,然后韩士群不可思议地看着封寒,这,不可能吧。

    封寒给了他个眼神:说啊!

    韩士群回了他个眼神:没听清啊,就只是觉得挺牛比的~

    韩舞凑过去,“你们俩嘀咕什么?”

    韩士群指着封寒,“焦总,我们家孩子想了一段,你听听成吗?”

    焦急风眉头一皱,“韩老师,怕是不太成吧,我是信得过您的能力,您怎么能找个小孩子应付我呢!”

    封寒就是猜到会有这种可能,所以告诉韩士群,借他的口讲出来,没想到他这么实诚。

    韩士群微微一笑,“成不成,您先听听,反正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对吧。”

    焦急风不信任地看着封寒,“那就听听~”

    无奈,封寒只好站起来,准备朗诵,在说之前,他再次向焦急风确定,“您是觉得这房子跟您在临安的房子比有点太简陋吧。”

    焦急风:“跟临安的比起来其实还好,如果跟沪城的那栋比起来,就确实简陋多了。”

    这逼装的,封寒服,所以他也就不客气了,“既然您都这么认为了,我那就念念吧。”

    封寒清了清嗓子,“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嗯!”焦急风翘着的二郎腿突然放下,并坐直了身子,这,有点意思哈。

    不过齐轨却有点不以为然,这句是明显借鉴了唐末周初的隐士宋巨先生的名句“山不在巅,仙居则名,水不在渊,龙潜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一句,封寒总算克服自己说了出来,就这也好意思说是陋室,得有多不要脸,刘禹锡听了想打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