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一号房二号房三号房我们真的不是在玩爸爸去哪儿了
    一号房。

    “哇,好大啊!”封寒。

    “哇,有四个卧室,我可以自己睡了!”韩舞。

    “啊,好热啊!”苏苏。

    韩士群和梅凤巢商量了一下,这套房子楼层高,客厅窗户极大,且正对太阳,南方日头又足,恐怕一到夏天,客厅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pass!

    二号房。

    “哇,好大啊!”封寒。

    “哇,有五个卧室,爸爸和阿姨分开住都没问题了!”韩舞。

    “啊,蟑螂!”苏苏。

    “哪儿呢,哪儿呢!”韩舞吓坏了,直接抱起旁边封寒的胳膊,藏在他身后。

    韩士群和梅凤巢商量了一下,这个房子好像不太干净,蟑螂发现了不是一两只,这就比较头疼了。

    pass!

    第二天,韩士群梅凤巢高效率地确定了几套房子作为备选,然后带着三个子女看房子,大家一起拿主意。

    前面两套,因为种种原因,都被pass了,韩舞和封寒都有点着急,他们不知道老韩的财力能否在创业的同时兼顾置产,韩舞已经看过他们的备选目标了,一套比一套豪华,一套比一套贵,于是偷偷拉住苏苏,跟她做了一些交代。

    第三套,在县城中心地带,出入非常繁华,虽然面积只是和第一套相当,但价格要高上不少。

    “哇,好大啊!”封寒。

    “哇,有三个卧室,我又可以和苏苏住一起了呢!”韩舞。

    “啊,好好啊~”苏苏念着台词,她已经圆满完成姐姐交代的任务了。

    然而韩士群站在阳台,眺望远处变得好小的县一中,不禁眉头一皱,“这里距离一中好像有点远啊,骑自行车,起码要半个多小时吧。”

    韩舞奇怪道,“那有什么关系,我不是已经毕业了吗。”

    封寒盯着韩舞,喂,还有我呢~

    出于封寒上学的考虑,三号房,pass,即便他表示,自己骑车快,15分钟足以,依然pass。

    “姐姐,这次可不怪我。”苏苏拉着姐姐的手说。

    “恩恩,”韩舞盯着封寒,“这次谁都不怪,只怪咱爸太心疼你哥,也不知道某人感不感动。”

    封寒:大姐你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真的不敢动了~

    最后的四号房,如果再不行,怕是要等熊鹿婚礼之后再找了,或者也可以先租套房子过度一下。

    这是一套二层小别墅,前有庭院,后有花园,占地面积近300平,建筑面积310平(含地下一层和阁楼),虽然远离县中心,但距离在城西的中学反而更近一些,周边开发的也不错,而且临近市府婺城。

    已经看过房子的韩士群和梅凤巢都很喜欢,这里空间充足,还可以种点花花草草,搭个秋千什么的,苏苏早就说过,很羡慕熊伯伯家的大院子,还有院子里的草药植株。

    就是太贵了,县城的平均房价是3500龙钞/平米,但这里达到了5000,面积又这么大,虽然咬咬牙也能买下来,但终究是比较吃力,所以它是最后的选择。

    封寒:“太大了,显得很空旷,没人气。”

    韩舞:“卧室这么多,肯定有没人住的,会不会招来脏东西啊~”

    苏苏:“啊,好好啊!”

    韩舞拉了一下苏苏,忘记告诉她改台词了,不过听她的语气,这么由内而外,显然是真的喜欢这里。

    韩士群梅凤巢相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笑,“那就这里吧!”

    韩舞多嘴道,“会不会太贵了,这里好像住的都是些大老板啊。”

    封寒也说:“其实我们也不用太急着找房子,慢慢来,不行可以先租套房子啊。”

    一直站在旁边的中介算是看出来了,这一家子的财政估计比较紧张,于是加紧忽悠,“其实吧,这房子真的不贵,你看里面的装潢,这么典雅高贵,显然是用了大心思,花了大价钱的,这些都没有额外收钱,光这些,就能省下一大笔呢!”

    韩士群确实喜欢这栋别墅书香气十足的装修风格,他大手一挥,“就它了,买!”

    他和梅凤巢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像是互相鼓劲儿,难得孩子们都喜欢,他们也中意,房子是大,房间是多,但将来女儿嫁了人,儿子娶了媳妇,可以带着姑爷,外孙,儿媳,孙子孙女一起住,还有岳母也可以接过来住,到时候四世同堂,这样的房子怕还要小了呢。

    韩士群开车载着家人和中介准备去办手续,刚走出没多远,刚上车,就见一个人抱头鼠窜从旁边一栋气势恢宏的别墅里跑出来,后面还追着一个穿人字拖的胖子,之所以注意到他的人字拖,是因为他正把拖鞋高举手中。

    韩士群忙熄了火,被追打的人,他认识!

    “齐轨,怎么回事儿?”韩士群下车询问。

    狼狈的非著名画师齐轨像看到救星一般抱住韩士群,“韩老大,救我!”

    “你过来,让我再打你两下,今天这事就算一笔勾销了!”胖子追了上来。

    “那,钱还用退吗?”齐轨小心翼翼地问。

    “不过五万块而已,等我把气出了,钱我也不要了。”胖子喘着粗气道。

    “好着嘞!”齐轨松开韩士群的大腿,屁颠屁颠跑过去,撅起了屁鼓。

    “你这是干嘛,我要打脸,谁要打这了~!”胖子气恼道。

    齐轨辩道:“刚才又没说打哪里,我就只有屁股是能打的,别的地方金贵!”

    “你你你!”胖子举着人字拖,冲着齐轨的屁股似乎有点不知从哪下手。

    车上的封寒等人都觉得有趣,早就相继下车,近距离观看了,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胖子并没有对齐轨的屁股下手,他下的是脚啊!

    只见他扔掉鞋,抬起一脚,狠狠踹在齐轨屁股上,齐轨顿时一个狗吃屎,趴在青青的草地上。

    待他吐出一口青草,马上嬉皮笑脸对韩士群道,“韩老大,等会儿搭你的车没问题吧,这里打车不方便。”

    胖子指着齐轨,“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封寒一怔,台词很亲切呢~

    韩士群拦了一下齐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得罪人家了?”

    齐轨看看韩士群,又看看那胖子,突然猛拍大腿,“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韩老大,你能帮我啊!焦老板,请留步,知道我身边的这位是谁吗?”

    “谁啊?”姓焦的胖子桀骜的看着韩士群。

    “他,就是我们鼎鼎有名的东扬文艺周刊主编,带领东扬文艺周刊走向辉煌的韩老师!”

    此处应该有bgm,焦胖子看韩士群的眼神已经变成崇拜和仰慕了,“竟然是韩老师,久仰大名,幸会,幸会啊,那个,韩老师怎么称呼?”

    “姓韩,名士群。”韩士群成吉思汗,你哪像是久仰大名的样子啊。

    “我姓焦,焦急风就是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