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萌芽,我们青春正当年
    “什么,要搬家!”梅凤巢。

    “什么,七天以内!”韩舞。

    “那,那我的韩小苏1号、2号、3号她们怎么办啊?”苏苏的问题最实际。

    韩舞安慰道,“放心苏苏,到了新家,我会重新给你画的,保证又大又漂亮!”

    韩士群的心情没有受到影响,他鼓舞士气道,“我们可以找现成的,拎包入住的房子,今明两天我和梅梅找,等忙完熊鹿两家的喜事就搬过去,时间肯定来得及。”

    “妈,我回来了!”泡完药浴后的封寒精气神十足,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进门就把委屈巴巴的苏苏举高高了,并献宝般拿出从大熊那里摘的细腰葫芦。

    苏苏双手紧抱葫芦,对锅锅讲了要搬家的事,封寒凝眉思索,“要不我还是把那货打一顿吧!”

    这次不用梅凤巢,韩舞就开始戳着他的脑门教训他了,“打架能解决问题吗!难道还要让我们去局子捞你啊!”

    韩士群看的心惊胆战的,他这个继子喜怒无常,乖的时候是真乖,恨不得把他当亲爹,可犯起混来,什么道理都不听,有着明显的青春期暴躁型人格,他真怕女儿把他戳急眼了。

    然而封寒一直保持温顺乖巧,韩士群这才解释道,“其实这件事应该是石一拓他爸授意的,我这位老板我了解,他最大的优点是精于算计,最大的缺点就是太会算计,既然都已经分道扬镳了,他必然不舍得这么一套大房子,不要回去,他肯定会失眠的。”

    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了解石老板的算(扣)计(门),韩士群举例说明,“这么说吧,东扬文艺周刊的销量从两万发展到现在的30万,他的稿费标准,一直维持在平均千字100的价格,最多给到过千字500,知道理由是什么吗?”

    众人皆摇头。

    “理由是,杂志的售价一直没涨,所以,稿费也没理由涨。”

    “知道东扬文艺周刊以前的名字叫什么吗?”

    众人再摇头。

    “叫东扬文艺小说月刊,随着刊物销量越来越高,石老板先是把杂志改版成半月刊,然后是旬刊,最后变成了现在的周刊,虽然工作量变成了四倍,但编辑部工作人员只是从10个变成了18个,增量还不到一倍,有时候稿子不够,编辑还要亲自写稿凑数。”

    封寒几人已经开始觉得石老板的形象栩栩如生了。

    “石老板说了,虽然月刊变成了周刊,但页数也变少了啊,可是杂志变薄了,也不见他降低售价,”韩士群叹道,“因为他这套挑不出毛病的理由,我们后来错过了很多优秀的作者和编辑,他们很多都是从东扬文艺走出去的,但因为受不了石总的稿费和薪酬政策,所以纷纷另投他家。”

    这一直是韩士群的遗憾,也是他想要自己干的原因,他觉得文字工作者,尤其是底层文字工作者,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特别是钱上的尊重,东扬文艺周刊现在每期销量超过3---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如果我来做一份杂志,一定要首先考虑撰稿作者的利益,尽可能在稿费上做出让步。”韩士群立了flag。

    封寒很有兴趣,“叔,那你打算做什么类型的杂志呢?”

    “当然还是原创刊物。”

    “没有再细分吗?”封寒又问。

    “有的,青年,青春,”韩士群解释道,“我一直觉得,青少年市场是一个宝藏,听说蔡蝶飞的主要读者群体是在校初高中女生,既然只是女生就能让他那本质量平平的《风中沙》销量过百万,那么,没理由符合所有男生、女生口味的青年杂志会没市场,我的杂志会专攻这部分市场,并把这块市场做到极致!”

    韩士群的解说让封寒想到了地球上的两部杂志,都是销量曾超过50万的顶尖青年杂志,一个叫《萌芽》,一个叫《最小说》。

    “叔,杂志的名字取好了吗?”封寒问。

    “这还用问吗,细分市场都想好了,还能想不到名字吗!”韩舞在一旁道。

    然而韩士群讪笑一声,“这个,还真没确定下来呢。”

    昨晚韩士群睡到很晚,就是在为名字发愁,他罗列出“男生女生”“流年”“青春明媚”“青年者说”等名字,全都体现出了青春的气息,然而都没有特别让他满意的,想到自己确实老了,倒是眼前的小舞和小寒仍是青春正当年,他们的喜好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喜欢哪个名字?”

    韩舞思考片刻,“流年,这个名字很有感觉。”

    封寒却道,“我自己想了一个,觉得萌芽怎么样?”

    “萌芽,萌芽,‘刻镂声律,萌芽比兴’的萌芽?”

    what?封寒已经黑人问号脸了,这话是出自《文心雕龙·神思》(南朝梁)的一句话,韩士群确实学识渊博,远不是封寒这样的小毛孩子可比的。

    “啊,是吧~”封寒没底道。

    “好,好啊!太合适了,太有朝气了!”韩士群狂喜着回屋,在电脑上敲击了起来,很快传来他畅快的声音,“还没被注册使用,就它了!”

    韩士群决定下午就着手申请刊号刊名,看房子也要同步进行。

    吃过午饭,家里就只剩三个孩子了,韩舞已经完成了咕咚来了和小马过河的六篇配图,经过封寒“认真欣赏,诚恳夸奖”后,发到了乐侃的邮箱里。

    乐侃的工作效率很高,当即把《宝葫芦的秘密》需要配图的10个段落发给她,“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原著作者封老师,以他的意见为主。”

    看到乐侃老师这句话,韩舞的脸上就再没有晴天了,还,还封老师,怎么不上天啊!

    不一会儿,乐侃也被老子叫到他的老宅中,见过了著名画家,著名家,著名教育家苏鸣鹤苏爵爷,并被老苏委以重任,“儿童的教育,是人教的和基石,重要性就不用我多说了,小侃子你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我推荐优秀的儿童作品,自荐也是可以的。”

    “自荐就不必了,不过我这里确实有两则不错的故事,苏爵爷要不要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