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风流爵爷带头教改,无奈老曾被抓壮丁
    不成了,实在憋不住了,封寒破水而出,哗啦啦贱了两位一身药汤子,随后,熊迪也冒泡了。

    “呀,这,药猪变活人啊!”苏老爵爷拍着小心肝。

    熊爸在两颗脑袋上各弹了一个脑瓜崩,告罪道,“哈哈,开个玩笑,这是犬子熊迪,这是熊迪的朋友封寒,这位是丹阳子苏鸣鹤,叫爵爷。”

    丹阳子不是道号,是封号“丹阳”的子爵,怪不得能娶三个媳妇呢!

    在大夏,公侯伯子男拥有不等的特权,其中之一就是关于妻子数量的,像曾广贤这样的男爵,可以多娶一个老婆,而且法律上是平等的,大夏没有妾这种制度,除了特权阶级,都是一夫一妻制。

    再高一级的子爵,就像这位人老心不老的苏爵爷,可以娶三个,之后以此类推,最高的公爵可以娶六个老婆,略逊韦小宝。

    “爵爷好!”

    “哈,两个娃娃好~”苏爵爷眼馋地看着锅里的药汤,“泡这个有什么好处吗?”

    “可以强身健体!”两人异口同声道。

    “什么,可以夜御十女!”苏爵爷双目圆睁,惊喜又惋惜地指着熊结实,“小熊啊,有好东西你还藏着,你呀你,不厚道啊!”

    封寒熊迪对视一眼,疑惑地问对方:我们吐字不清吗?

    熊爸苦笑着摇摇头,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根银针,u的一下,扎进苏爵爷的耳根下面,转了几转,对熊迪他们,“再重复一遍。”

    “可以强身健体?”两人心里有点没底,不会真的有口音吧?

    “哦,强身健体啊。”苏爵爷恍然,熊老爹拔针。

    “爵爷啊,虽然你现在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是也不能太频繁,要节制,不然一些老毛病又该犯了~”熊爸建议道。

    苏爵爷一脸委屈,“不是我主动的,是我家老三,算了,不说了,都是泪水。”

    封寒熊迪憋着笑,忍得好辛苦。

    熊爸安慰道,“苏爵爷,走前再带几服药吧。”

    “熊大夫,谢谢啊!”

    说完,两人越行越远,封寒打了个激灵,“水凉了~”

    再加温,两人又泡上了,这么一大锅名贵中草药,不泡上一个钟头就是无耻的浪费。

    “三个老婆就这样了,不至于吧。”封寒摸着下巴,开始莫名惆怅。

    熊迪莫名其妙表起了决心:“我只要一个老婆就行。”

    “那是,爵位可不是好得的。”

    “就算有爵位,我也只要一个老婆。”熊迪大声地重申了自己的主张。

    封寒抬头看了看,“小鹿没来啊?”

    “老鹿来了~”熊迪动了动嘴。

    只见熊爸送走苏爵爷后,把亲家公迎了进来。

    两个泡澡小儿忙起身行礼。

    封寒:“熊伯伯鹿叔叔好。”

    熊迪:“爸,爸。”

    封寒:“诶哟,看你谄媚的样子,这还没娶媳妇进门呢。”

    鹿为马道:“从法律的角度讲,这叫法没毛病,你俩接着泡,大熊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他要是敢娶俩老婆,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熊结实拍着儿子肩膀:“没事的,儿子,我可以给你接骨,不收你钱,但是律师打人,也不知道能不能给自己辩护~”

    熊结实、鹿为马、韩士群,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友情可以追溯到鹿皓歌出生第二天,熊迪刚出生那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

    玩笑了几句,鹿为马问封寒,“大侄子,你们三个最要好了,那你准备了什么新婚礼物啊,不会是你画的那只猫吧?”

    “怎么会呢,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封寒撅噘嘴,“不过那只猫的事还要谢谢韩叔叔了。”

    “诶,举手之劳,小事小事。”

    “既然是小事,那就太好了,我又画了几只猫,叔,你再帮我申请一下版权保护呗~”封寒贱兮兮道。

    “啊,那什么,”鹿为马突然失聪,拉着亲家公就跑,一边跑一边说,“那啥,熊哥,我跟你说的你帮我想想办法,水痘这……”

    看着二位远去的背影,熊迪突然问,“什么猫啊?”

    “哪天你去一下我家就知道了,”封寒盯着不远处的葫芦架哼唱起来,“葫芦娃葫芦娃,一棵藤上七朵花……”

    “葫芦娃又是什么鬼?”

    “大熊啊,葫芦熟了,我摘一个呗~”无论是讲宝葫芦的秘密,还是讲葫芦兄弟,讲西游记,葫芦,都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啊!

    ……

    苏鸣鹤苏爵爷来自京城,其实他这次除了找神医熊结实调理身体,以便能应付她那个二十多岁的小娇妻,其实还有别的使命。

    在一处大庄园外,门外的苏鸣鹤叫下人通传,说是姓苏的故人来了。

    不一会儿,曾广贤亲自出门迎接,热络非常,“老哥哥,好久不见啊!”

    “曾老弟,还是这么硬朗啊!”苏鸣鹤掐着曾广贤的胳膊,这写字的手臂,还能摸到肌肉呢。

    两人进了里屋,苏鸣鹤先是聊自己那新生小女儿的趣事,把曾广贤馋的恨不得自己再生一个,他妻子早逝,虽然有两个妻子名额,但之后并没再娶,膝下就这么一女一儿,再往下更可怜,就小宝这一个孙子,他的晚年,简直寂寞如雪。

    曾广贤拦了一下苏鸣鹤,“老哥哥,还记得来这的正题吗?”

    苏鸣鹤指着曾广贤抖手指,“你这老家伙啊,无趣!”

    曾广贤哼道,“是你说的话题我插不上嘴,无聊。”

    苏鸣鹤马上开导道,“是你自己自讨无趣,我早就劝你续弦再取了,要不你现在跟我回京城,我带你去电影学院寻摸个小姑娘,又漂亮,又有才艺,我们家老三就是这么……”

    “哥哥,正题,再不说,我真怕你忘了~”

    “好吧,正题,正题,我想想,电影学院的姑娘真叫一个俊!”苏鸣鹤憧憬着,总算想到了正题,“哦,对了,小初高的语文教材要改版了,现在的版本已经用了十几年了,也是我当年牵头搞的,很多文章都已经落伍了,肯定要被剔出,保留精华的前提下,还要添加一些新鲜血液,我找你有三件事,一是,我希望可以由你来写新教材的‘语文’两字,二呢,我们要先从小学课本开始改,我需要你家那胖小子给我打下手,他对儿童比我有发言权。”

    “正事说完了,如果你不喜欢电影学院的,不如我们讨论一下戏剧学院的姑娘吧,那也是相当的……”

    “三。”

    “啊?”

    “你说有三件正事。”

    “哎呀,对啊,还有这么一件事,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要结婚了,你帮我写点东西,我要作为贺礼送过去的,这个尤其重要。”

    曾广贤痛心道,“怎么到处都是结婚的,我女儿就是不结,好了,我知道写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