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水煮好兄弟,药猪大补汤
    “这是数学和语文作业,自然和社会在这里,都做完了,你尽管抄!”鹿皓歌大方道。

    “我的,”熊迪将他的作业摆整齐,“混着抄”

    “你们当我什么人啊!抄作业?”封寒痛心地看着两人,见他们并没有悔改之意,“那我就却之不恭啦,话说,你们后天就结婚了,还能见面吗,跟我们北方的风俗不太一样啊。”

    鹿皓歌呵呵呵,“其实风俗都差不多,不见为好,可是我有一道数学题解不出来,他也不会,我觉得我们碰撞一下,也许能攻克。”

    “那,攻克了吗?”

    “还用问吗,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还攻克不了,还有天理吗!”鹿皓歌嚣张道。

    熊迪:“低调低调。”

    “你年级第二你当然低调了,”鹿皓歌继续,“而且,如果不是全做完了,我们能让你抄吗,我们也要做口碑的好吧~”

    封寒啧啧道:“瞧把你们能的!”封寒不客气的把两人的试题册装进书包里,等回头在图书馆再抄。

    鹿皓歌看着熊迪,对封寒说,“既然疯子你已经拿到作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后天见~”

    熊迪也盯着鹿皓歌:“嗯!”

    然后鹿皓歌不动,熊迪也不送。

    封寒看看熊,又看看鹿,“我是不是有点多余?要不要给你们一点空间呢?”

    鹿皓歌忙道:“不用不用,我真要走了,你们玩吧,后天别误了吉时就行,还有,记得多带些红包,我家亲戚多。”

    熊迪:“一定,100个够吗?”

    “也没有那么多啦,马马虎虎**十个就行。”鹿皓歌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已经领证的新郎官,“那我这次真的要走了~”

    “还是我走吧,结个婚了不起啊!”封寒怒了。

    鹿皓歌及时劝住封寒,抹着眼泪,“我走,我走,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

    封寒: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第三者插足,破坏人家家庭的感觉嘞~~

    新娘走了,新郎的表情终于松弛了下来,他对封寒眨眨眼,“要不要一起泡个澡。”

    现在这个感觉更强烈了,若非继承了前任的记忆,封寒恐怕真要以为自己和熊迪大兄弟有什么情感纠葛了呢。

    “呦呵,准备好了吗,”封寒期待道,“走着!”

    熊迪老妈虽然是著名医生,但熊迪老爹熊结实的名气还要更大一些,算得上整个杨州地区最负盛名的中医,这里叫做国医,国粹医学,与之对应的是新医,也就是封寒所知的西医。

    熊老爹是国医圣手,配了个神奇的秘方,打小让早产体弱的熊迪泡药浴,于是熊迪成了现在的肌肉学霸,虽然比封寒矮了将近8公分,但两人体重相当,简而言之,就是:壮!

    从小到大,只要封寒打架输了,都是熊迪帮他找回场子的,对手是韩舞的时候除外。

    当8岁的时候,封寒认识了熊迪,然后熊迪就非要拉着封寒跟他一起泡药浴,那会儿封寒还以为熊迪有多恨自己呢,他爸要煮他,非要拉自己下锅,不过那会儿封寒仗义啊,刚刚来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到陌生环境,认识了新的小伙伴,就算是一锅煮了,也要陪他!

    小时候泡药浴,还觉得蛮疼的,不仅是热,药效进入肌理,也是极其酸爽的,后来慢慢才习惯了。

    封寒比熊迪晚泡了几年,但他底子好,就是脑子不够好,所以他成了体育特长生,两个小伙伴从小就没闹过感冒。

    为了招待封寒这个蹭澡的家伙,熊老爹打造了一个大型鸳鸯锅,烧天然气的,下面是互通的,水可以流通,中间一道板子隔开,免得两个大男人肌肤相亲太尴尬。

    熊迪把一大包草药均匀地撒在鸳鸯锅里,两人穿着大裤衩子迈进了鸳鸯锅里,水温慢慢升高,直至两人难以忍受,封寒这才关掉火。

    “嚯!”

    “爽!”

    热气氤氲中,两个精壮小伙相对而坐,高温的药水把他们的皮肤都烫红了,头顶也冒着热气,宛若内功修炼现场。

    这里是熊老爹的药材园,种植的药材基本都是封寒熊迪鹿皓歌三个童工打理的,另外还有葡萄藤和葫芦架,偶尔听到鸟语花香,气氛相当自洽。

    因为熊迪马上就要结婚了,药材园里也满是喜庆氛围,大红灯笼和彩带随处可见,当他们已经适应水温后,熊迪提出憋气比试的提议,这是他们经常玩的游戏。

    “一、二、三!”

    三个数后,两个脑袋同时没入水中,因为是煮了中药的洗澡水,味道非常辣眼睛,两人都是闭着眼睛在水下憋气的。因为是闭着眼睛的,所以,只要足够小心,只要没有被抓到现行,是可以偷偷把脑袋浮出水面的。

    轻轻的,封寒的脑袋冒了出去,刚要换气就看到熊迪老爹熊结实带人走了过来,他还没看清就忙沉了下去。

    动静太大,这次熊迪发现他作弊了,大熊刚要冒头指证封寒,就被封寒的伸手按了下去,然后两人听到……

    “熊大夫,您家里是有喜事?”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哦,犬子两天后成亲。”这是熊结实的声音。

    “是吗,可喜可贺啊,这样,办喜事那天,我再差人送上一份薄礼。”

    “苏爵爷客气了,你那株300年老参已经是极厚的礼了,熊某受之有愧啊。”

    “诶,当受当受,若非熊大夫的神通,我又怎么能这把年纪又添了一个女儿呢,我那位三夫人也更加容光焕发了。”

    封寒和熊迪从这话里似乎听到了老不正经的味道。

    “哈哈,三夫人正当韶华,苏爵爷经过调理,也是老当益壮,想来再添个儿子应该不是难事。”熊爸调笑道,两人显然已经很熟了,这位苏爵爷应该是熊爸的老客户吧。

    走着走着,苏爵爷终于发现了园子中央的鸳鸯火锅,不仅冒着热气,还飘着药材,“熊神医,你这是在炼药吗?”

    熊结实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玩笑道,“不不不,儿子马上就结婚了,炖两只药猪招待亲朋。”

    苏爵爷的表情马上丰富起来,“药猪?补吗?”

    “补,大补!”熊爸笑意浓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