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姐姐在上我在下
    韩舞本来是不想听封寒讲故事的,骗骗四岁小孩子的把戏,还真把自己当乐侃第二了啊。

    然而两分钟后,当听到“上刻十个大字‘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的时候,韩舞的姿势从躺变成了趴,这样听的清楚些。

    韩士群非常博学,所以韩舞小时候是不缺故事听的,《封神演义》被爸爸变着花样讲了很多遍,那也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各种神话人物和神奇的法宝、妖兽,但终归是一部牵涉政治的神话故事,朝代更替这种宏观大背景不是小女孩喜欢的类型。

    而西游记则不同,以一只石猴在山里称王的故事开篇,显得轻松谐趣,之后拜师菩提老祖,得到悟空的名字,学会七十二变,筋斗云,也都被封寒讲的绘声绘色,小孩子就是这样,听宝葫芦的时候,想要无所不能的宝葫芦,听西游记的时候,又想要可以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苏苏笑称:“比坐飞机快多了!”

    封寒相信,用不了多久,在苏苏心中,金箍棒的地位就会取代筋斗云。

    韩舞想的没那么幼稚,她只是奇怪,这是神话小说吗?竟然是一只猴子当主角?怎么没有她熟悉的哪吒、杨戬这些人?听起来有模有样逻辑清晰的,肯定不是封寒原创的吧?

    韩舞的怀疑很正常,但并不影响她渐渐为这个故事入迷,很快就讲到孙悟空入龙宫借走金箍棒了,果然如他所料,苏苏为金箍棒疯狂打all,别说她了,就连上铺的姐姐也觉得,金箍棒不错,嗯,很实用~

    人是会困的,虽然故事很好,但苏苏最先挡不住瞌睡虫,先一步失去了知觉。

    见捧哏的没了动静,已经躺在妹妹床上的封寒也准备撤了。

    然鹅,封寒动不了了,刚刚苏苏一直握着他的手,没想到小丫头手劲儿这么大,掰不开啊!(有人信吗?)

    既然这样,那我也睡吧,于是封寒歪着脑袋,和苏苏头抵着头,好一副兄妹情深的美好画面。

    上铺的韩舞纳闷了,怎么不接着讲了,龙王向天庭告状,结果怎么样了?美猴王有没有被天兵天将灭了?

    一直听不到动静的韩舞探头窥探,咦,封寒睡着了!

    可,可这是她的房间啊!而且,故事讲到一半却没了下文,这也太没节操了吧!

    “喂,封寒~”韩舞小声喊着,怕把妹妹吵醒。

    “这么小的声音,我肯定是听不到的~”封寒如此想,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睡下去。

    韩舞叫不动封寒,干脆把长腿放下去,在他身上踩了踩。

    “你小猫踩奶呢,这么点劲儿~”封寒内心独白着,依然不肯醒,他在想韩舞接下来还有什么招儿。

    然而韩舞就这么偃旗息鼓了,只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一是还在想剧情,接下来孙悟空的命运到底如何呢。

    再有就是,身下躺着一个男孩,虽然是她弟弟,但这是后的,而且大夏天里,大家穿的都比较单薄,女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开始作祟。

    韩舞内心活动剧烈,封寒就比较心大了,在网上看了那么多资料,眼睛早就酸了,脑子也乏了,身边有软萌苏苏搂着,远远的还能闻到上铺韩舞的体香,这些都是有催眠奇效的。

    纯洁的一夜过后,阳光打在韩舞脸上,她迷迷糊糊下了铺,然后一脚蹬在封寒手掌上。

    “啊!”

    “唔~”

    啊是封寒喊得,唔也是。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啊是因为疼的,唔是,韩舞捂住了他的嘴,“你别喊,你要是喊,我也喊,到时候看你有几张嘴能说的清!”

    什么啊,你早上洗手了吗,封寒伸舌头舔了舔,嗯,干净的,不咸。

    “咦,好恶心!”韩舞嫌弃地放开封寒。

    这厮故作懵懂,“诶,我怎么在这?这不是我的房间啊!”

    “你昨天讲故事,讲着讲着就睡着了,你忘啦!”

    “有点印象。”

    “讲到哪里记得吗?”

    “不太清楚。”

    “回头好好想想,”韩舞低声道,“现在,滚回你自己的房间!”

    韩舞打开门,确定外面没人,这才放封寒出去,谁成想,封寒刚迈步出去,家里大门就开了,梅凤巢从外面进来,还提着早饭,目光正好迎向这姐弟俩。

    这是很容易引起误会的一幕,被老妈看到自己从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房间走出来,谁知道她会脑补些什么,幸好封寒机智的一比,一个猛回头对韩舞道,“再商量一下,你就让我玩会儿电脑呗!”

    韩舞反应也很快,大白腿直接踹在封寒屁股上,揉着长发怒吼,“昨晚我就没睡好,你还这么早吵醒我,不让玩!”

    梅凤巢笑嘻嘻地看着姐弟俩打闹,前段时间小舞和小寒不说话,哪有现在打打闹闹的像一家人。

    关上门后,韩舞又蹲守等着苏苏睡醒,然后和她交代,昨天锅锅讲完故事就走了。

    苏苏根本不知道后续情节,心想,本来就是啊,奇怪,为什么姐姐要强调呢。

    饭后,韩士群去杂志社摊牌,梅凤巢刷盘洗碗,韩舞凑了过去,“姨,封寒小时候,你是不是给他讲过孙悟空的故事啊?”

    “孙悟空谁啊?”

    “一只猴,就是西游记的故事啊。”韩舞提示。

    “一只猴?去旅游?这是什么无聊的故事啊,没听说过。”梅凤巢否定了韩舞关于“封寒的故事都是从妈妈那里听来的”这种猜测。

    “宝葫芦的秘密也没讲过吗?”韩舞不甘心,又问。

    “没有啊,你说这个呀,小寒说是他自己编的啊,”梅凤巢好奇道,“怎么,他又编新故事啦?”

    韩舞摆摆手,“没什么,没事了。”估计是他姥姥或者奶奶讲的吧。

    “对了,小舞,你的那个故事画的怎么样了?”梅凤巢眨眨眼睛问。

    韩舞摇摇头:“原创漫画真的好难,现在有点进行不下去了,我都不好意思投稿的。”

    “别啊,我还想看看我儿子做男主角的漫画呢!”

    韩舞无力地翻着白眼,“您还是看真人吧~”

    此时封寒真人已经霸占了电脑,天啊,李白没了,杜甫也没了,他熟悉的唐朝诗人就只剩王卢骆这老哥几个了,连杨炯都给蝴蝶扇没了。

    其中王勃的命运发生了明显改变,竟然活了那么久,以他“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绝世才华,后面更是创造了不胜枚举的传世名篇,地位远高过另外两杰,即便盛唐中唐时期依然有诗词大才,然而王勃其才仍被誉为大唐第一,如今小初高的课本里,他的存在感不可撼动,仇恨值堪比周先生。

    只是可惜了李杜两位,估计在亿人赛跑的时候就输了,不,可能他们压根就没获得参赛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