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荣誉归他,奖金归他妈
    曾广贤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寻常什么人向他求字,他向来是懒得理会的,如果实在不宜得罪,便会开出天价。

    但昨天封寒讲了三个故事,让他大孙子很开心,再加上这件事可以作为教材,刺激一下他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女儿,所以他写得心甘情愿,状态出奇的好。

    两人正说着,封寒感觉到韩舞的气场,急忙收起卷轴,藏在被子下面。

    别的女生走路都是轻轻的缓缓的,但韩舞是条汉子,步子迈的大且重,也没扯蛋的顾虑,“封……寒~”

    见到有人,韩舞收敛了一下,看清来人的样貌,韩舞瞬间变迷妹,“乐侃老师!”

    乐侃从封寒那丢掉的脸面终于从他姐姐这里找回了场子,“看,这才是有童年的人该有的样子!”

    “乐侃老师,我看过全套的彩虹家园,动画片也看了好几遍!昨天看到曾老,我还想,会不会有机会也能见到您!可惜我忘了带着书让您签名了~”

    封寒再次确定,韩舞并非冰系美女,只是对上他这个可爱的弟弟,才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这应该就是女人的口是心非吧,明明花痴到把自己画到漫画里做男主角,现实里却各种嫌弃冷漠。

    “乐侃老师,你来这干什么啊?”把乐侃捧得飘起来后,韩舞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哦,收稿啊!”乐侃晃了晃手上的笔记本,不吝溢美之词,“你这个弟弟真是了不得,小小年纪就能写出这么优秀的儿童,将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不是吧~”韩舞清冷的小脸有点绷不住的想笑,“乐侃老师你是不是被他骗了,他是个体育特长生,擅长的是长跑和游泳,别说写小说了,写作文他都写不出来!”她严重怀疑昨天封寒讲的故事是从别处听来的。

    韩舞一拆台,乐侃脸上也显出疑虑,他终究是外人,怎么比得过人家姐姐对弟弟的了解,如果说小马过河那两个小故事,还存在少年郎灵光一闪的可能,那长达七万字的中篇小说《宝葫芦的秘密》则确实需要十分扎实的文字功底和对情节的处理能力。

    从他看过的这几页文字来看,《宝葫芦的秘密》已经拥有不逊于《彩虹家园》的质量了,这其实让他蛮难接受的。

    “你看,这字都不是他写的,他的字不是这样的,很难看的~”韩舞对着笔记本上的字指指点点。

    见韩舞这么大公无私地揭露弟弟,乐侃心里的天平歪的更厉害了,这点提示很重要,昨天封寒当面写的两篇文章和今天的小说,单论文字,差的实在太多,很难相信出自同一人之手!

    对于韩舞的行为,封寒并不生气,她应该是担心亲爱的弟弟会吃官司,担负道德和法律责任吧。

    不过封寒还是要为自己正名的,他掏出笔,“哎呀,忘了把自己的大名写上了。”

    拿过笔记本,封寒在扉页上写上他的大名“封寒”“于2008/8/25,东扬中心医院。”

    这几个字的字体字形和小说完全相同,清朗俊秀,字如其人,一样的帅气,韩舞看傻眼了,“你什么时候练字了!”

    听韩舞这么说,乐侃乐呵呵道,“看来你们姐弟彼此之间也不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很了解嘛。”

    再看他和曾乐心,亲的跟后的就是不一样~

    乐侃转身要走,封寒起身要送,感觉被世界冷落的韩舞突然叫住乐侃,给自己加戏,“乐侃老师,这些小说是需要配图的,我可不可以试试!”

    因为《儿童文艺》是献给儿童的杂志,一般无论大小故事,都会有一些配图,方便儿童的理解,封寒不知道,韩舞是儿童文艺的资深读者,自然门清。

    乐侃想了想,“我们有自己的美编,也会向社会上的漫画家征集配图,当然,如果作者本身可以提供配图,那再好不过了,我们会非常欢迎,并支付一定的费用。”

    所以韩舞想要让自己的画登上《儿童文艺》,要么成为杂志社的美编,要么通过社会征集入选,当然,最简单也是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求封寒,让她的画和封寒的文打包出售。

    封寒秒懂乐侃的意图,绷着脸装深沉。

    看着封寒欠扁的脸,韩舞实在说不出求字,所以她换了一种谈判方式——威胁!

    “这样,你让我帮你的小说画配图,我就不把这件事告诉阿姨!”韩舞威胁道。

    “告诉我妈又能怎样?”封寒觉得好笑,“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光宗耀祖好不啦。”

    再者说了,他以后从事创作,也没打算瞒着家人啊,世上可以装的逼那么多,可以装逼的对象那么多,何必跟家人装呢,告诉他们又不会死。

    然而韩舞提醒道,“你想想阿姨一贯的作风,想想你10岁的时候得了全县少儿游泳大赛一等奖那次,想想13岁那年,你夺得全市青少年长跑比赛第三名那会,还有……”

    “停!”封寒不寒而栗起来,“成交,但是你画的不像,我可不认账。”

    梅凤巢有一个理论,男人有钱就变坏!括弧,包括男孩,括弧完。

    所以,从小到大,封寒得了很多奖和奖金,向来是荣誉归封寒,奖金归老妈,数钱的时候,老妈总是眉开眼笑地对封寒说,“放心,妈妈给你留着娶媳妇,不会乱花的!”然后大方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小票奖励封寒。

    这些记忆是前任留下的遗产,再加上韩舞的威胁,封寒觉得,稿费这玩意,拿到手上,才是自己的,放在老妈那,那就是虚无缥缈的娶媳妇基金,不靠谱。

    韩舞笑得很不厚道,“这样才对嘛,乐侃老师你放心吧,我会尽快完成配图工作,我从小学美术,刚刚被皇家美术学院录取。”

    “哦,皇美啊,那我就放心了,”乐侃乐呵呵道,“那就这样,咕咚来了和小马过河各需要三张配图,怎么画,你自己决定,你是我们的老读者了,肯定知道,宝葫芦的秘密等我看完之后,我会告诉你需要画哪段,画几张,小封有我的联系方式,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韩舞乐的直点头,暑期这段时间她当过家教,收入颇丰,但能够看见自己的作品变成文本,那种成就不是家教可以比的!

    临走前,乐侃多了句嘴,“对了,到时候稿费怎么支付,小封,你有银行卡?”

    韩舞举手:“他没有,我有,可以打到我的卡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