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白给都不亲,活该你单身
    封寒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即便没这毛病,看到一个脸蛋上均匀长满痘痘,且颗颗饱满,粒粒晶莹的女孩,那心情也是可想而知的。

    封寒回过头,不敢细看,太可怕了!看一眼折寿十年!

    “怎么,我很丑吗?”女孩很有自知之明,但声音还是好听的,清脆如铃,年纪应该不大。

    “没有,”封寒背对着少女,不忍伤她,“是我不敢直视你的美~”

    女孩轻笑道,“你真会说话,既然我这么美,那么我允许你亲我一口,我嘴上没长痘,你可以亲这里。”

    封寒一怔,妈的,碰上劫色的了!

    “不要了吧,大家又不是很熟。”封寒婉(hou)拒。

    “我数到10,这个机会可不经常有,”少女带着调戏的口吻,“1……2……”

    封寒在做心理建设,要不,就亲她一下,她都这么丑了,白给的吻都没人要,估计会很受伤吧?万一轻生不想活了怎么办?人,有的时候确实应该有一些舍己为人的无私精神……个屁咧!

    好纠结,毕竟,那么丑!

    女孩刚开始数的很慢,封寒以为自己还能挣扎一会儿,结果到了3,她突然加速,“4、5、6、7、8、9、10!”

    封寒松了口气,女孩哈哈大笑,“刚才你拒绝了大夏最美脸蛋top1的初吻,以后想起来,你肯定会后悔死的,哈哈!”

    天啊,是谁给的她和实力完全不相称的盲目自信!还大夏最美脸蛋,你经过我们家小舞姐的同意了吗!

    封寒很想面对面跟她掰扯一番,但想到她的脸,还是走为上策吧,“是我有眼无珠,就让我的后半生都生活在悔恨中吧,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看吧~”

    本来还想看看奥运直播的,现在他什么心情都没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封寒走后,少女还在笑个不停,这个男孩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东扬县又只有一所高中,所以,他们将来很可能会再见面的吧,到时候一定要让他把肠子悔青!

    正想着,电话响了,少女按了接听键,“喂,二叔,嗯,知道了,谢谢您帮我打这场官司,以后您就是我的监护人了,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挂了电话,女孩用手机屏幕充当镜子,照了起来,“额,是瘆人了点,不过那位朋友表现的也太夸张了吧,依然能看得出是个大美人啊,白给都不亲,活该你单身~”

    ……

    封寒心有余悸地逃回自己的病房,又过了会儿,熊迪的老妈给自己带了一兜水果,让他吃着玩,“病人家属送的,归你了。”熊妈妈谭霁是这里的心内科主任,和熊爸爸是同行。

    “谢谢阿姨,要不我明天就出院吧,我觉得在家里养病也没什么两样,还能帮着熊迪的婚礼出谋划策。”封寒啃着苹果道。

    谭阿姨和熊迪一样话少,她检查了一下封寒头上的伤口,“准了。”

    封寒暗喜,只要拿到曾老爷子的书法,自己就可以全身而退了,这地方真不想呆了,总会不由自主想到15楼的那个痘蔻少女,万一再碰上,怕是要做噩梦了。

    ……

    第二天一早,乐侃直接上到顶楼,先去看望老姐乐心,昨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来去匆忙,都忘了自己那个身为官员的姐姐也在这里养病。

    不过他也是目的不纯,别有用心的。

    “姐,你还在看文件啊,我没啥事,就是来看看你~”曾乐侃一脸憨厚,姐姐看上去比他小不少,但他却从小害怕这个厉害能干的姐姐,要不是老爸逼他,他是死也不肯来作死的。

    姐弟俩聊了一会儿生活工作,乐侃起身告辞,然后“一不小心”从包里把老爸给的卷轴漏了出来,掉在地上。

    曾乐心马上笑道,“好你个臭小子,都已经是大作家了,竟然还偷老爸的书法,你又不缺钱~”

    曾乐心伸手就把地上的卷轴捞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只有一个大字:囍!

    看到这,曾乐心不禁眉头一皱,预感事情并不简单,难道这是催婚的新套路?

    乐侃就知道老姐会是这种表情,不过为了完成老爸的任务,还是硬着头皮道,“别误会,这不是给你的,这是老爸送人的,让我跑个腿而已。”

    “送谁的,是哪位叔伯要纳小吗?”曾乐心讽刺道。

    “不不不,是一位忘年交,也不对,是老爸忘年交的同学。”乐侃道把封寒同学的事说了下。

    “十六岁就结婚,太早了,他们还都只是孩子啊!”身为父母官的曾乐心很为自己治下的百姓担忧。

    乐侃小心翼翼收回卷轴,不动声色地向门口移动,低声道,“可能是担心等年纪太大了,找对象会比较困难吧~”

    在老姐反应过来并把他生撕了之前,曾乐侃急忙告辞,“姐,我还要送东西,走先!”

    当曾乐心眼中射出寒光,灵活的胖子已经逃进了电梯,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幸福感,敲打老姐就敲打老姐,干嘛让我来,刚才多危险啊!

    几分钟后,封寒把《宝葫芦的秘密》手抄版交到乐侃手上,换来了装裱精美的曾氏书法。

    “咦,你这字明明写得不错嘛,昨天有失水准啊~”

    “我这不是受伤了吗,还没恢复原来的功力呢。”封寒应道,他打开卷轴,出乎意料,竟然装裱的如此精致,裱糊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先不用看字,单单看装裱的材料、质地、手法,就忍不住对这幅作品高看一眼。

    “嗯,不错,文笔很老道嘛,你真的只有十六?”乐侃感慨不已,真是可怕的后浪,太浪!

    “刚刚领了身份证,要看吗。”封寒随口应着,眼睛已经钻进那个大红的“囍”里面了。

    老爷子竟然是用的朱砂红,喜庆的意味一下子就出来了,封寒说不上这算什么体,非楷非隶又非草,但笔划劲道,整体又有一种欢快洒脱之意,他不是行家,只觉得这字好看,高级,曾老爷子不愧是一幅作品卖出千万天价的当代书法大家!

    “咦,还有印章?”分别是“东扬男”和“广贤斋主”,“你连老爷子的大印都偷啦?”封寒一直以为这是乐侃偷的老爷子的随手习作。

    正在欣赏封寒大作的乐侃抬起头,“谁偷了,这是老爷子亲自加上去的,他知道你想要这么一幅字,特意为你写的,又找景福轩的纪师傅裱上,大印当然要加,不然怎么跟人吹牛装逼,这个,我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