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大女难嫁,双喜成空
    自从昨晚在家里,从儿子小宝那里听了咕咚来了、小马过河等故事,曾乐侃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好奇,也很佩服,他本身就是写儿童的,知道写这种“小儿科”有多难,深了不行,浅了不行,就得深入浅出,尺寸极难拿捏。

    所以要了病房号,一大早他就来会会这位小天才。

    封寒满口应下,“当然是我原创的了。”

    “那就好,能不能请你写下来?”

    “写下来?”

    见少年有些迟疑,乐侃笑呵呵道:“这么好的故事,怎么可以几个人独享呢,当然是要和所有小朋友们分享了,再介绍一下,我,乐侃,除了是儿童作家,同时也是国内最大的儿童刊物之一《儿童文艺》的副主编,现在,我正式向你约稿。”

    听到乐侃如此郑重其事,封寒不禁有几分小窃喜,从小到大,他除了写网文赚过稿费,还真没拿过报纸刊物的稿费,总觉得后者更高大上一些。

    不过他还是要问清楚,“儿童文艺很厉害吗?和东扬文艺周刊比如何?”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韩士群是《东扬文艺周刊》的主编。

    乐侃苦笑着摇头,“这根本没法比嘛,东扬文艺周刊在韩士群的带领下确实有起色,虽然蜗居在这小小县城,但在整个杨州都有一定影响力,每期的销量能有三十万册左右,而《儿童文艺》是放眼全国的杂志巨头,每期销量稳定在500万册以上,尽管我们是半月刊,不过差距显而易见。”

    30万和500万的差距,看来胖叔叔还是很有实力的,不过封寒更好奇,“你知道韩士群?”

    “谁不知道韩士群啊,当年他可是国内第一杂志《文偶》的主编,不过很奇怪,他竟然离开了千万级销量的文偶,选择了东扬文艺周刊这样的地摊货,费解,费解啊。”说起韩士群,乐侃满脸的遗憾。

    原版封寒对继父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他知道《文偶》这份享誉全国的杂志,却不知韩士群还有这样辉煌的过去。

    揭过韩士群的话题,封寒腼腆又娇羞地搓着手指头,“那稿费~”

    “哦,是这样的,一般我们的稿费标准是短篇千字500~2000,中长篇千字100~2000,当然,这个范围是有弹性的,对于格外优秀的作品,价钱好商量。”

    封寒粗算了一下,小马过河、咕咚来了一共也就千把字,宝葫芦字数多点,但他一个新人,年纪也不大,肯定是最低价啊,好像也就几千块而已。

    见封寒面上露出失落的表情,乐侃笑道,“小朋友不要嫌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会自己挣钱,都是偷我爸的字画卖钱的。”

    封寒灵机一动,“那现在还偷吗?”

    “啥意思?”乐侃一怔,这是什么套路?

    封寒嘿嘿笑道:“我就是想问,我这些稿费,能买老爷子一个字吗?”

    “只要一个字?”曾乐侃眉毛一挑,好奇怪的要求。

    “对,就一个字,很贵吗?”

    曾乐侃思索了一下,“我爸爸之前摹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324个字,前些天拍卖成交价是1500万。”

    “一个字五万块,啧啧,买不起啊。”封寒感慨,这老爷子的书法作品都快赶上古人了吧。

    乐侃笑道,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其他作品肯定卖不出那么高的价钱,不过确实也不低,对了,你想要什么字啊?”

    “囍,双喜的囍,”封寒道,“同学结婚,想表达一下心意。”

    听到这,乐侃狂笑,“巧了,我家老爷子写了很多双喜,堆在家里扔了又可惜,回头我挑一张送给你就是了。”

    “白送?”

    “还能要你钱啊,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乐侃大方道。

    听他这么说,封寒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那三篇文章的稿费你就看着给吧,不给都行,乐侃老师,真是太感谢你了!”

    “诶,一码归一码,稿费定价还要看你文章的质量,故事是极好的,你放心,肯定不会欺负你一个新人的,而且,儿童文艺上的文章经常被其他媒体转载使用,这些也都是要付费的,到时候的收入也会一并发放给你。”

    封寒当场把咕咚来了和小马过河两篇小故事写出来,算是交了稿,至于《宝葫芦的秘密》,封寒称已经写好了,但是在家里,让乐侃明天来取。

    “你真厉害,有人盯着我就写不出东西。”乐侃先夸了一句。

    “故事在我脑子里已经成熟了,又不是当场编的,当然写的出来。”

    乐侃又道,“写的不错,就是字难看了点,如果让我家老爷子看到,肯定喷你个狗血淋头,他最受不了难看的字。”

    乐侃说话不见外,封寒却有点不好意思,网文写的久了,几乎好几年没碰过纸笔了,要知道他当初上初高中的时候,一手硬笔字写得那是相当漂亮的,经常给作文加分,班里的板报都被他承包了。

    当然,难看也有难看的好处,起码他和原版封寒的字迹是一样的,这也算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缘吧。

    乐侃收走了两篇文章,并承诺明天就把双喜送过来,封寒多嘴问了一句,“为什么曾老爷子写了那么多双喜啊?”

    乐侃叹息一声,抬头看了看楼顶,“还不是为我那个嫁不出去的姐姐,对了,你同学跟你一样大吧~”

    “嗯。”

    “如果我姐也这么早结婚,估计孩子都有你这么大了~”乐侃再叹。

    姐姐?莫非是昨天见到的那位穿着病号服,但依然美的惊人的女孩,不对吧,她怎么可能是乐侃的姐姐呢!

    “乐侃老师,敢问你贵庚?”

    乐侃眼睛眯了起来,“别人都不敢问的~好吧,告诉你,不许笑,我今年30岁,长得略匆忙了些~”

    封寒安慰:“没关系,您有一颗童心啊!”

    乐侃:“……”

    封寒带着暑假作业、课本、笔记本回到图书馆,作业和小说可以在图书馆里完成,不过他也觉得自己的字有点不登大雅之堂,乐观一点想,如果将来自己成了知名作家,签售的时候,写自己的名字都歪七扭八的,会有损形象的。

    于是封寒开始在图书馆里寻找名家硬笔字帖,什么庞中华、田英章、司马彦,完全可以博采众长嘛,反正图书馆里的时间大把,练练字,修身养性一下也不错。

    ……

    曾家老宅内,曾广贤见胖乎乎的儿子像只蚕宝宝一样在自己书桌前扭动,他蔫不悄地站在胖儿子身后,看了半分钟,突然“嘿”了一声,“找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