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故事大王的巨额故事来源不明罪
    封寒的脑子里,还有脑中的图书馆里,有很多这个世界没有的故事,但大多数都不适合4岁小女孩,这个年纪的娃,恐怕连葫芦娃的故事听起来都是离奇曲折的吧。

    为了满足小妹听故事的期望,封寒在少儿阅览室找了好久,终于翻到了一本满意的图书——《鞠萍姐姐讲故事》,他记得小时候奶奶曾给他讲过里面的故事,不少故事至今仍记忆深刻。

    封寒挑了一章知名篇目,在图书馆背熟了,这才出来卖弄。

    “苏苏,现在我要讲的故事叫做咕咚来了,”封寒让自己的声音温柔起来,“早晨,湖边非常安静,森林的小动物都各忙各的,三只小兔快活地铺着蝴蝶,忽然,湖中传来‘咕咚’一声……”

    说到“咕咚”的时候,封寒故意突然发声,还做出吓人的手势,吓了苏苏一跳,让苏苏也开始紧张起来,想问“咕咚”是什么怪物,可又不敢,只好紧紧抓住锅锅的胳膊,期待地听着下文。

    “这奇怪的声音把小兔们吓了一大跳,刚想去看个究竟,又听到‘咕咚’一声,这可把小兔们吓坏了,‘快跑,咕咚来了,快逃呀!’”

    封寒能感觉到,苏苏似乎也有逃跑的冲动,小腿不停地打摆子。

    “它们转身就跑,狐狸正在同小鸟跳舞,与跑来的兔子碰了个满怀。狐狸一听‘咕咚’来了!也紧张起来,跟着就跑。它们又惊醒了睡觉的小熊和树上的小猴……”

    “小熊推小猴,小猴推狐狸,狐狸推小兔,结果谁也没有亲眼看见咕咚是什么。大家决定回去看看明白再说。回到湖边,又听见“咕咚”一声,仔细一看,原来是木瓜掉进水里发出的声音,一群动物不禁大笑起来。”

    听到最后,情绪紧张的苏苏终于放心下来,拍着胸脯道,“原来是木瓜啊,吓死苏苏了~”

    封寒一副幼儿园阿姨的语气问苏苏,“苏苏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

    苏苏认真地想了想,憋出了一个答案,“告诉我们,木瓜掉进水里的声音是咕咚咕咚的~”

    封寒哭笑不得地摸着苏苏的头,“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听到哥哥夸奖,苏苏又闹着,“苏苏还要听!锅锅讲故事真好听!”

    封寒大受鼓舞,“那就再讲一个小马过河的故事。”

    这个故事不仅是一则儿时故事,更是封寒小学时候的课文。

    这个故事比咕咚来了的转折要多多,苏苏在听故事的过程中也会发表自己的疑问,比如小马的妈妈生了什么病,那只老牛是公的母的,都和正文没什么关系嘛~

    封寒耐心解答,终于讲完了故事,这次也不问苏苏的感受了,没想到苏苏却自己答了起来,“锅锅,这个故事是不是告诉我们,过河的时候,一定要和妈妈一起,不可以一个人过河?”

    这丫头的思路还真是清奇~

    封寒尬笑着点头,“没错,不仅过河,还有过马路,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要跟着大人一起才行~”

    能教会她这点,也算是小马过河这个故事的功德了。

    然而这时突然有一个嘹亮的童音道,“不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真的是试过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封寒兄妹齐齐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小胖子走在前面,后面一个头发稀疏的黑发老者在抓他,还叫着“小宝回来!”

    老人抓住了小胖子,首先告罪,“两位小朋友,实在冒犯了,刚才我和孙子路过,然后听到你们讲了一个咕咚来了的故事,一时听的入迷,不介意吧?”

    封寒摆摆手,“当然不会,他叫小宝是吧。”

    “我叫曾宝禄,你也可以叫我小宝。”小屁孩自我介绍道。

    “小宝啊,你之前听过我讲的这两个故事吗?”封寒问。

    曾宝禄摇摇头。

    老爷子赞道:“我这孙子平时最喜欢听故事了,伊索寓言、世说新语、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都听过,不过你这两个还真是新鲜。”

    封寒放下心来,“当然新鲜啦,这是我自己编的。”新故事需要出处,否则就犯了巨额故事来源不明的罪,所以封寒只好勉为其难担当这个出处,就算是为两界的文化交流做贡献了。

    小胖子拍着手道,“那你真厉害啊,我爸爸编的故事都不如你呢!还有新故事吗,我还想听!”

    小胖子态度积极,非常捧场,不过老人却有些怀疑,他叫曾广贤,是当地最有分量的文化名人,虽然不是主攻儿童的,但凭他的本事也听得出,封寒讲的两则小故事虽然短小幼稚,可其中蕴含着对儿童很有裨益的大道理,浅显易懂也便与传播。

    这可不是一般创作者能有的水平,尤其是第二则,完全能够和自己那个写儿童故事的大儿子最优秀的几篇作品相媲美了。

    曾广贤笑嘻嘻地看着封寒,等着他的第三个故事。

    然而封寒却突然噤口,思索了起来。

    刚刚老爷子说了三本书,《世说新语》不说了,那是南朝宋时期刘义庆主编的名人故事集,《周处除三害》等故事就出自这里,历史从唐太宗去世才有了大的变化,也就是公元649年,7世纪中叶,这部书在这个位面肯定是存在的。

    而《伊索寓言》相传是公元前6世纪,被释放的古希腊奴隶伊索所著,不过伊索寓言在历史长河中曾多次丢失被毁,普遍为人们熟知的版本其实是14世纪初,东罗马帝国的僧侣学者“普拉努德斯”搜集和整理的,之后经过增减删改,形成了最终版本,包含了《狼来了》、《农夫与蛇》、《龟兔赛跑》等经典故事。

    别问封寒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刚才他已经在首图查过相关书籍了,守着国内顶尖图书馆,就是方便!

    至于《一千零一夜》,成书就更晚了,里面的故事主要来自波斯和印度,另外还有巴格达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以及埃及麦马立克王朝(1250-1517年)时期的故事,这些故事在阿拉伯地区口口相传,直至**世纪才出现了早期手抄本,直至12世纪埃及人才首次使用了《一千零一夜》这个名字,到15世纪末16世纪初才基本定型。

    也就是说,李恪称帝的蝴蝶没有影响到后世阿拉伯地区《一千零一夜》的成书,那么格林兄弟和安徒生这些童话大牛是否在翅膀的煽动下顺利出生了呢?

    封寒暂时无法下结论,所以《灰姑娘》《白雪公主》《丑小鸭》这些经典童话都不能讲,天知道会不会被老人家识破牛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