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重生韩寒,文字工作者的天堂
    自打出生就没了娘,刚刚步入青春期,老爹也光荣了,这就是封寒。

    之后在各路亲戚友人的接济下,封寒艰难长大成人,完成学业,并在父亲战友的帮助下,在首都图书馆谋了个差事。

    可霉运如影随形,零事故的图书馆在他到来之后,突然起了一场大火,为救一个小女孩,封寒被困在火海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啊,头好疼!”

    “我是谁,我在哪儿!”

    随着一股记忆的涌入,封寒睁开了眼,映入眼中的是一只萌哒哒的小萝莉,她皮肤白净,眼睛圆圆,睫毛长长,绑着两根乌黑的小辫子,短手短脚地趴在床边,辫子一甩一甩的。

    这不是重生奶爸,玩转文艺人生的故事,因为小女孩喊的是,“锅锅,你终于醒了!苏苏来给你送早饭了~”

    韩苏,年龄:四,属性:萌,这个世界里封寒的妹妹,为什么不姓封,因为她爹姓韩。

    26岁的北漂青年封寒重生在异世界的16岁少年封寒身上,名字相同,长得一样,但社会背景和个人背景却天翻地覆。

    少年封寒生活在一个中产阶级重组家庭里。

    8年前,母亲梅凤巢带着8岁的小封寒和韩士群、韩舞父女组成了新家庭。

    4年前,这对中年夫妻有了属于他们的结晶,一个叫苏苏的可爱小女孩。

    昨天,16岁的封寒要办身份证了,因为继父提了一句,希望封寒能把姓改成韩,以后就叫韩寒。

    “哦,怪不得你们父女俩总喊我寒寒,原来是韩寒的意思啊!”于是脾气暴躁的封寒在家里大闹一场,出门就让车给撞了。

    小萝莉看到封寒睁眼,马上扑过来,压在胸口上,给了封寒一个热情的啵啵,虽然封寒继承了前任的记忆,但情感上仍做不到无缝衔接,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可面对萌娃的热情,还是有些吃不消。

    有些尴尬的封寒问,“就你一个人来了吗?”

    “爸爸妈妈在外面,”苏苏凑到封寒耳边道,“锅锅,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哦,什么秘密?”

    “我改名字了,以后我不叫韩苏了,我叫梅苏,是不是更好听了!”

    小女孩可能不懂这个改变的深意,但封寒一下子就明白了,从前任的记忆中,他大概了解到,韩士群之所以想让他改姓韩,是觉得家里三个孩子,只有他是外姓,怕外人的一些疑问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

    另外,封姓在如今的社会并不是一个好姓,大概和社会主义社会里,有人姓爱新觉罗是一个感觉,说不尽的违和做作。

    结果这样反而刺激到了封寒,导致他离家出走,然后有了后面的车祸。

    现在得知妹妹跟了妈妈姓梅,三个孩子三个姓,更让封寒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还有继父的包容大度,即便自己以局外人的立场,都有点被感动了。

    想到以后他们就是自己的家人,从小缺乏亲情的封寒忍不住狠狠亲了苏苏几口,问,“不是给我买早饭了吗,饭呢?”

    “饭在这呢!”病房外的梅凤巢和韩士群走了进来,刚刚他们一直在外面偷听,儿子很稳定,看来小女儿改姓这招好使。

    前世的封寒从小就没有对母亲的记忆,而这时出现的梅凤巢满足了所有他对母亲的想象,漂亮,温柔,看上去有点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应对他的时候却又处处小心。

    当抱着碗喝粥的时候,封寒眼珠乱转,他在想要不要喊一声“妈”,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切入点,那个全世界都一样的发音憋在喉咙里就是喊不出来。

    梅凤巢倒是完全没有发现儿子的异样,温柔地唠叨着,“慢点喝,粥烫,医生说你是脑袋受了伤,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只能喝点粥,等出院就好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封寒:“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

    终于叫出来了,封寒松了口气,两世为人,第一声妈,原来并不难,而且有种莫名的幸福感。

    韩士群抢答道:“医生说要躺一周,恢复得好可以提前回家。”

    封寒觉得躺一周没难度,当年他颓的时候,能在寝室躺着看半个月的网络小说。

    “叔叔,在医院躺着太无聊了,能帮我找点书看吗。”封寒发现前任封寒四肢发达不学无术,历史知识、社会常识极度匮乏,他需要补充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见封寒主动跟自己说话,韩士群高兴的跟哈士奇似的,两眼放光道,“你都喜欢什么书!”

    封寒点名要看一些历史类书籍,韩士群家里就有,于是打电话让大女儿送来,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封寒的心理建设还不完备,尽量模仿前任封寒的腔调也很别扭,于是劝道,“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你们还是先走吧。”

    苏苏抓着封寒的被子不放,“锅锅不要和苏苏玩了吗?”

    看着苏苏水汪汪的大眼睛,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封寒的心一下子就酥了,“这个,医院有很多病毒,不适合小孩子玩,等哥哥出院后再跟你玩好不好。”

    韩士群在旁说:“要不等小舞来了,大家再一起走吧,苏苏比较听姐姐的话。”

    哦,那好吧,再强硬,就有点伤人心了。

    苏苏是个小话痨,她轻盈地身子靠在封寒身上,用有些含混急促的声音讲着姐姐画画的故事,“姐姐画画可厉害了,这么一画,就是一只狗狗,又这么一画,就是一只大肥猫!”

    韩舞是韩家的骄傲,比封寒大两岁,现在已经被大夏皇家美术学院录取,妙笔丹青,何止厉害。

    不过见到苏苏这么崇拜姐姐,封寒还是酸溜溜道:“其实哥哥画猫也是很厉害的。”他想到了自己救下的那个小女孩,当时她的衣服上就有一只全球闻名的猫。

    “真的吗!”苏苏手舞足蹈道,“锅锅给我画!”

    “可是没笔啊~”封寒摊摊手。

    韩士群马上把钢笔奉上,虽然不太合适,勉强也能用,可封寒还是不出手,“没纸啊~”

    苏苏蹙着眉头认真地问,“这只猫好看吗?”

    “好看!”

    “可爱吗?”

    “非常可爱!”封寒笃定道。

    “那就画在我的新书包上吧!”苏苏转过身,露出一只粉红色的新书包,这是妈妈送给她即将踏入幼儿园的礼物。

    妹妹如此信任,封寒也不含糊,一边挥笔,一边道,“这是一只漂亮的女喵,气质很配你的新书包,保证小朋友都羡慕……你~”

    说到最后,封寒没底气了。

    他原本很有信心把hello kitty复原出来,可是看到书包上那个黑脸长痦子的猫脸怪物,封寒傻眼了,他好像高估自己的绘画天赋了,虽然也有萌哒哒的蝴蝶结在耳朵上,可是怎么看怎么这么猥琐呢。

    不,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书包不平,是钢笔墨太多,封寒极力想要补救,可却越描越黑。

    纸是包不住火的,苏苏终究还是看到了哥哥画的猫,原本一直生性乐天的小姑娘终于让封寒整哭了,“妈妈,我要走,呜呜,不跟锅锅玩了!赔我的新书包!”

    不仅封寒哄不好,梅凤巢也拿小丫头没办法,她开始撒泼打滚闹着要走,于是他们三个只好提前离开,走前韩士群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书,“这不是历史类的书,是我一个朋友写的小说,你无聊的话可以看看解闷儿。”

    这个世界的小说,封寒还是有些兴趣的,三人走后,封寒拿起这本《夜味》,然而,当他接触到书籍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还在病房穿着病号服的他,突然回到了首都图书馆,身上穿着工作服,手里仍旧拿着那本《夜味》!

    只是,图书馆里并没有起火,而且,也没有人!

    这算什么,重生+外挂吗!

    封寒把《夜味》随手放在书架上,刚要转转,他又回到了病床上,而且手上的书不见了!

    书呢?

    封寒指了指脑袋,“是在这里吗?”

    他刚一想书架上的《夜味》,整个人又进入了图书馆!

    封寒很快克服了一开始的惊诧,玩了起来,随着他的意念,自己和《夜味》可以随意出现在图书馆和现实世界,可是图书馆里原来的书都不能带出来。

    封寒又试了几遍,发现不止《夜味》,病房里的一叠报纸,手边的一个新笔记本,也有相同的效果,但饭盆、遥控器就不行。

    哦,只有和图书馆相关的东西可以进去,虽然限制很大,不能充当空间戒指,但封寒还是高兴疯了!

    首先,这里是首都图书馆,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馆,一共八层,有17个阅览室,400多万册藏书,从古籍珍本到儿童读物,从武侠巨著到漫画套装,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影音阅览室!

    另外,当封寒人在图书馆的时候,现实中的时间是静止的,这相当于拉长了他的生命,让他有更多时间用在和思考上!

    明白这点后,封寒拿着《夜味》在首图二层的沙发座上悠闲地看起来。

    这书的作者叫轻歌,雌雄莫辨,出于图书管理员的职业习惯,封寒先看了出版社、出品公司、版次、书号、定价这些图书信息,基本和地球上的一样,但也有不同点,这本书竟然还标有本版印刷数量的信息!

    这是第一版,印数30万册,定价是32元,假如以版税10计算的话,这位作者轻歌,仅仅首印就能获利百万之巨!

    以这个世界的消费水平,这是畅销书作家啊!

    可是看过书里的内容后,封寒瞬间斯巴达了,这都写的什么啊,言情小说?忒狗血了吧!琼瑶奶奶那些过时了几十年的东西都比这个强啊!

    就这质量,首印竟能有30万册!

    封寒似乎为自己的崭新人生找到了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