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可怜之人
    封寒尬在当场,心想逗我呢!

    行啊,你脸皮厚,我也不要脸,当即就要掀她被子,准备吓唬她一下。

    然而鹿幼溪竟然毫不反抗,任由封寒进行着他的兽性~

    可是没有反抗怎么好意思压迫,你不喊“不要不要”,我怎么继续下去啊!

    封寒放下被子,“你自己撅着屁股弄吧,走啦!”

    鹿幼溪把温度计用胳膊夹紧,笑了:离婚,哼,这辈子都不会离婚的!

    她这次是真的病了,因为封寒说了离婚的事,她夜里碾转反侧,把被子都踢掉了,最后着了凉。

    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封寒的鹿幼溪觉得自己现在一点都不酷,和以前战斗力惊人的小仙女相比,简直弱爆了。

    为了让自己尽量避免离异妇女的悲惨命运,也为了让自己活得更酷一些,鹿幼溪决定在月日半年之期离婚之日到来之前,完成一个小目标。

    睡了封寒!

    ~

    下午放学后,封寒去了大熊家,因为鹿皓歌又跑到他们班,说什么小溪烧的厉害,药也吃不下去,让他帮忙抓点药。

    封寒猛地想到之前认识的易子方,那家伙一直在熊家,自己说过要听他的故事的,于是就答应了小鹿,“好好好,我放学后去给她抓药。”

    到了熊家,“熊伯伯,易子方在吗?”封寒问。

    “哦,在医院。”

    “在医院?住院了吗?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封寒三连问道。

    “运动神经元症,也叫渐冻人症,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而且现代医学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所以我也无能为力。”熊结实叹道。

    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对这个世界五大绝症之一不太了解,但封寒知道,因为原来那个时空,一个叫霍金的名人得的就是这种病。

    这种病一般发病后也就再活~年,霍金那算是很特殊的情况了。

    “还真是不治之症啊,”封寒叹息一声,“年纪轻轻怎么就得了这种病。”

    熊结实道,“其实生病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因为生病,而受到的整个家庭的排挤,那才是最悲凉的。”

    “他现在没有家人陪伴吗?”

    “家人,家人现在唯恐被他黏上,会成为沉重的负担,都对他避之不及呢,否则当初他刚刚检查出来的时候,也不会留在我这里了。”熊结实哼道,似乎是看够了易子方家人的嘴脸。

    “哦,怎么回事儿,能跟我说说吗~”封寒坐了下来,好奇道。

    熊伯伯放下手上的药罐,“我和小易大概是在五年前认识的,他来我的医馆推销西医诊疗设备。

    你也知道,有时候推销员真的很讨厌的,嘴里说得天花乱坠,只是为了掏空你的腰包。

    我那一阶段正好对推销员这个行业很讨厌,所以自己明明不需要他的产品,却说得模棱两可,给他希望,导致他总是往我这边跑,想要做成我这单生意,也是皮的可以。

    他那会刚出来做,什么都不懂,竟然寄希望于一个国医师买现代医学设备,而且很少用花言巧语,介绍完医用设备后就坐在一旁看我治病,有时候还会帮我做点事,毕竟他是学医出身的,而且也是学的国医。

    我知道他的学历背景后,就问他为什么不进医院,反而做了医疗器械销售。

    他说为了多赚钱,国医师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才赚钱,年纪轻轻的只能给人做助手,收入有限,而且未来能否熬出来也未可知,当时他的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父母都没有固定收入,还有妹妹需要供养上学,他听说做销售赚得多,就从事了这个行业。

    结果我还是没有买他的产品,不过倒是把他介绍给了我的几个新医朋友,帮他开了张,我们也算成了朋友。

    后来他在这行做的算是不错,拥有了较高的收入,平时还是很忙,但逢年过节总会来看我,说如果没有我,他在这行坚持不下去,我是不敢贪功的。

    前阵子,他见我的时候,带来了医院的诊断证明,现代医学已经宣布死期了,他来我这里碰碰运气,可惜我没能帮到他,他并没有失望,因为早就料到了,学医出身的他明白渐冻症是全世界都没有攻克的医学难题。

    然后我当然要劝他剩下这段时间好好陪家人,结果他却求我收留他。”

    “他家人把他赶出来了?!”听了这么半天,封寒第一次出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熊伯伯摇摇头,“他就怕将来走到那一步,所以先自己搬了出来。

    在得知他患了不治之症,时日所剩不多,没法继续给家里赚钱后,他那对父母,还有妹妹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原来他是家里受人尊重的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父母喜欢他,妹妹敬爱他,可是当他丧失赚钱的能力后,家人对他一反之前的态度,冷漠、嫌弃,甚至因为他行动上的障碍而产生憎恶,妹妹甚至因为自己拿不到哥哥给的零花钱,买不了最新的电子产品而用苹果扔他哥。

    易子方知道,这么下去,自己早晚会被他们赶出去,所以干脆自己躲了出来,可就在我这里,他还是被父母打电话催着问,问他卡里还有没有钱,家里的开销不够用了。

    他妹妹也说,反正哥的病没治,就不要吃那些药了,纯属把钱往水里扔。”

    “这是亲生的家人吗,他莫不是充话费送的!”封寒义愤填膺。

    “是啊,我也这么怀疑过,但应该是亲生的没错,他爸之前得过尿毒症,他把自己的一个肾给了他爸,应该是亲生的无误,因为这件事,他和女朋友分了手。”

    封寒直接站了起来,坐不住了,感觉自己单纯美好的内心受到了一记重锤,他在房间里溜达来溜达去,“这在我听来就跟杜撰的旧社会故事一样。”

    “但这就是事实,身为医生,这种事我见的多了,人间自有真情在是没错,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操蛋事也不少,越来越多的人看重利益而忽视亲情,幼溪那孩子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对啊,鹿幼溪也是这样一个苦命娃,如果不是她自己贼精贼精的,恐怕现在已经被她那个奇葩老妈卖到某个大人物的床上了换粉钱了。

    “唉,这个社会终究不是我们理想中的大同世界。”封寒叹息一声。

    熊结实问,“怎么样,他的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启迪吗?”

    封寒点点头,“有点想法,我想去医院看看他,可以吗?”

    熊结实放下手上的工作,“我跟你去一趟吧,你们毕竟不是很熟。”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