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离婚倒计时
    封寒的《三重门》已经奔着百万销量而去,他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侏罗纪公园》不仅马上就要发行实体书,而且同名电影也启动了开机仪式,如今的文坛,苏坏确实要略逊一筹。

    而略逊一筹的苏坏在床上都找补回来了,一直处于强势的一方,也就是所谓的女上。

    临走前,封寒又去看了看小舞姐,因为发展程度不同,两人的相处没有那么炮火连天,更像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

    带着孩子(韩公子)在公园走走逛逛,买个氢气球系在猫身上,打个靶,赢来的小布偶变成了韩舞书包上的挂饰,即便被人认出来也没关系,官方认证姐弟,和绯闻绝缘。

    当封寒回到东扬老家,苏苏已经看上了《奥特曼》。

    熟练掌握了特摄片拍摄技巧的蓝袁晓春团队现在越拍越快,已经拍完了整整一部,这才在葫芦兄弟刚刚有些退温的时候搬出了这部动画片。

    而在这之前,《战国小和尚》已经超越了葫芦兄弟,成为新的儿童剧场第一收视,扶桑动画已经在国内展现出了惊人的市场潜力。

    幸好,奥特曼横空出世!

    这部在家长看来莫名其妙,画风奇特的不知该不该叫做儿童片的片子迅速在小孩子群体中火了起来,那个双臂呈十字状放大招的动作火遍了几乎所有幼儿园和小学。

    苏苏看着《奥特曼》有点昏昏欲睡,其实她不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动画片。

    如果打打杀杀,可爱一点也好啊,比如葫芦兄弟,但奥特曼和怪兽都这么丑,这就让苏苏有点丑拒了。

    但她还是要强迫自己看,只因如果她不看,在幼儿园,自己就和小男生们没有共同话题,没有共同语言还怎么当班里老大,还怎么领导同学们共同抵御中班的恶势力胖虎!

    第二天,封寒首先上了个学,以示自己并没有肄业或者退学。

    现在他这学上的越来越佛性,连老祖拿他也没辙,这可是他们学校唯一的爵位持有者,独孤校长都各种羡慕嫉妒。

    幸好祖老师不是一个人,隔壁竹班的学霸熊迪也是三天两头的请假,但人家学习成绩一直很稳定啊,从来都是年级第二。

    当然,封寒其实也很稳定,最近一直坚持班里倒数第一。

    倒数第二是鹿幼溪,但人家鹿幼溪力争上游,眼看就要弯道超车,把云大川挤到倒数第二,荣登倒数第三的宝座了。

    鹿幼溪觉得,没有封寒放水,自己也可以进步!

    这不,封寒请了几天假,回来后鹿幼溪还把自己的课堂笔记借给他,“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懂,不过我把老师的板书都抄下来,你照着看就行!”

    鹿幼溪这种暧昧的态度让封寒很不适应,我都知道你的奸计了,这样有意思吗。

    所以封寒把笔记推回去,“还是不看了,反正对不感兴趣的科目我是一点都不想看,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看几本小说呢。”

    为了让鹿幼溪清醒一些,下午的体育课上,封寒把鹿幼溪叫到操场的角落,确定四周无人。

    封寒道:“提醒你一下,下个月咱们的半年之期就到了,有空的话把离婚办一下好吧。”

    “什么下个月,你算错了吧。”

    “我们是11月11日结婚的,下个月是四月,半年了,不对吗。”

    鹿幼溪切了一声,“你的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这种问题咱们体育老师都能算对,是五月啊!”

    “是五月吗?”封寒掰着手指数了数,好像还真是,“别管是四月还是五月,你做好心理准备吧,还有想想通稿该怎么说,为了两家人的友谊,最好离婚还是好朋友。”

    封寒的态度让鹿幼溪有些寒心,“我给你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婆,除了没让你啪,也算尽职尽责了吧,你说出这种话,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当初说好半年的,多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都不是半年~”封寒坚持道。

    见封寒态度这么决绝,鹿幼溪采取了温柔攻势,“老公啊,你看我是一个艺人,离婚这种事很丢脸的,尤其是刚结婚半年就离,太快了,人家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就是怀疑我的取向。

    这么快离婚对我们都没有好处的啊,而且你现在就算是已婚状态,也可以恋爱啊,反正你和小舞姐的关系不能挑明,你尽管去跟苏交往啊,就算公开了我也会支持你们在一起的啊。

    你觉得怎么样?”

    封寒摇摇头,“不怎么样,我觉得咱们还是分开的好,你对我无情,我对你无意,硬凑在一起,对大家都不好。”

    鹿幼溪的眼睛开始水汪汪起来,“你真的对我无情?”

    虽然知道她可能是在演戏,不,一定是在演戏,但这演技的感染力实在太强,封寒别过头不去看她,“当然无情,我的感情都给了苏和小舞,再没有能力分给别人。

    抱歉……”

    最后留下一句后,封寒走开了。

    然后第二天鹿幼溪就请假了,封寒没问,鹿皓歌主动告诉他,“溪溪发烧了,你也不去看看她!”

    显然对妹夫的表现有点气愤。

    想想两人毕竟还有夫妻名义,于是中午抽空,去了鹿家一趟。

    在鹿幼溪的卧室里,她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封寒冷眼问,“得的什么病吧?”

    鹿幼溪:“惨被丈夫无情抛弃,十六岁就成为离异妇女,心痛。”

    “就是装病喽,”封寒感觉自己猜中了,“我就不该来看你,反正在小鹿那我也算有交代了,就先走了。”

    “等等!”鹿幼溪叫住他,“其实我是发烧啦,已经物理降温了,你在帮我试试温度计吧。”

    “你自己没手啊。”

    “没力气,甩不动温度计啊。”鹿幼溪虚弱道。

    封寒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体温计,显示38.8,又摸了摸鹿幼溪的脑门,比较了一下自己的,确实是烫一些。

    帮她把温度计甩下去,见她自己闭着眼不想动,封寒只好又把体温计从她的上衣口伸进去,放在腋窝处。

    然而这个过程让封寒脸红心跳不止,这个女人里面空空如也!

    美人计是吧,色诱是吧!

    我跟你说,不好使,又不是没给你测过体温~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封寒故意冰冷道。

    然而鹿幼溪却问,“放好了吗,这是肛温体温计啊,你放哪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