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千古咏梅绝唱
    苏嫣这才知道,不经自己允许,她老子和她老公竟然给闺女认了一个干爹。

    而这个干爹还是小妹的小男朋友!

    因为封寒跟鹿幼溪已经是事实婚姻了,苏嫣很不喜欢封寒,觉得妹妹受了委屈,不过自己这次也确实多亏了封寒,所以她的火气也消减了一些。

    再看,她冲姐姐眨眨眼,一副幸福中小女人的样子,苏嫣就知道,这个妹妹是彻底沦陷了,没救了,放弃治疗了。

    于是苏嫣哼了一声,“算你一个,不过我只选我最喜欢的!”

    苏笑道,“为了公平起见,你们把自己想到的名字告诉我,我写在一张纸上,让姐姐选,怎么样?”

    苏鸣鹤觉得这个公平,他手上有50个名字,就不信还选不中自己的。

    至于封寒,他就想了一个,如果是个男孩,叫江玉郎不错,江封也不错,玉郎江枫嘛,都是好名字,不过既然是女孩,自然要有气质的,他有一个绝佳选择。

    当苏把51个女孩名字随机打乱交给姐姐后,她对封寒满是信心。

    虽然封寒只有五十一分之一的几率,但综合来看,还是男友取的名字最好听,她也相信姐姐有基本的审美。

    果然,苏嫣一眼就从名字堆里看到了那个,“江疏影是谁取的?”

    “我!”封寒举手道。

    “江疏影?哪几个字?”江别鹤凑过去看了看,“咦,这名字好啊,很有画面感!”

    就连苏鸣鹤都不得不承认,这名气确实比他想的“紫萱、紫涵、诗涵、可馨、一诺、雨萱、晨曦、思涵、若曦、伊诺、诗琪”更有美感。

    不过老苏还是不服气道,“疏影?这两个字有什么说道吗?”

    只是好听,没有深刻含义的名字都是没有灵魂的,哼~

    江疏影应该是封寒已知的娱乐圈明星中最好听的名字,甚至在日常生活中,这么优美有气质的名字也是不多见的,很多人只看到这个名字就会对名字的拥有者产生好感。

    所以他愿意把这个名字送给自己的干女儿。

    至于老苏问起名字里的内涵意义,封寒也话可说。

    “在苏哥家里,我看到院子里种着梅树,还有一个小池塘,当时我就诗兴大发,打了个腹稿,这一路酝酿,终于得了一首咏梅诗,这孩子的名字,就跟这首诗有关。”

    “哦?快念来听听!”苏老急切道,封寒的诗才那是经过市场考验的,自己的书能卖的那么好,江城子功不可没,之前封寒就写过《卜算子咏梅》,于咏梅诗词上算是行家里手了。

    封寒装模作样地踱步道,“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这是宋代隐士林逋《山园小梅二首》的其中一首,林逋号和靖先生,晚年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人称“梅妻鹤子”。

    这点倒是和江别鹤有点像,而“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句诗成功地描绘出梅花清幽香逸的风姿,更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

    欧阳修说:“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

    辛弃疾在《念奴娇》中奉劝骚人墨客不要草草赋梅:“未须草草赋梅花,多少骚人词客。总被西湖林处士,不肯分留风月。”

    不过这句诗其实也是借鉴了五代南唐江为的残句“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林逋改动了两个字,摒弃了竹和桂,专注写梅,使之名传千古。

    而封寒这就属于“纯原创”了,这个位面没有南唐江为的残句供他借鉴,更显的他才高八斗,骚气逼人。

    苏老和江别鹤也对着这首诗沉吟不已,只觉这首诗里有说不尽的妙,简直把梅花的气质风姿写尽绝了,神清骨秀,高洁端庄,幽独超逸,千古梅诗非它莫属!

    “爸,你拿手机干嘛啊?”苏奇怪地看着老苏。

    “发嘤嘤啊,这种神句,绝对涨粉儿啊!”苏鸣鹤一本正经道。

    “那就这个名字了?”苏问。

    “肯定这个啊,小二,你没意见吧。”苏鸣鹤最后征求了一下女儿的意见。

    苏嫣还能说什么呢,这是她最心仪的名字,而且似乎也再找不到更好的了,而且孩子爸爸喜欢梅,这首诗又是写梅的,对梅和女儿的爱汇在一起,以后肯定是个女儿奴。

    这时苏鸣鹤已经发了嘤嘤,“感谢封寒赐名,‘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是封寒为了他干女儿,我外孙女做的一首诗里的一句,名字就在其中,我女婿姓江,大家猜猜小囡囡叫什么?”

    虽然网友们的文化水平没那么高,一时猜不出这首诗是写什么的,但是对美的本能让他们一下子就记住了这句诗。

    真是太有画面感,太优美的一句诗了!

    于是底下网友纷纷评论。

    王小二十三香:什么,苏老的外孙竟然是封寒的干女儿,你们两个果然有x情。

    斗狂:感觉封寒最近优秀的诗词作品,都是为你们苏家写得呢,也不知道苏老是不是有没出嫁的闺女~

    一路私语:这句诗写得太好了,肯定能名传千古,不过,写的是啥呢,苏爵爷,求全文啊!

    升降机器:小公主名叫江横斜,名字太好听了!

    麟羽:什么江横斜,分明是江浮动,嗯,好名字,封寒大才啊!

    夜下野夏:都错了,孩子明明叫江黄昏,你们认真点好不好!

    梦的世界一片空白:都别闹了,江水清浅才是她的大名,不知道现在人们都喜欢用四个字的名字吗!

    看着网友们竟然都猜不对,苏爵爷也乐了,智商碾压啊!

    还有不少网友跑到封寒的嘤嘤下面求全文呢。

    封寒只好把全文贴上,名字改为《庄园小梅》,指出是看到苏老女婿家中布局有感而发。

    刚发完,就接到了鹿幼溪的电话,“你怎么给我认了一个干女儿啊?”

    封寒忙走到一旁,低声道,“什么叫给你,那是我干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夫妻本是一体,你干女儿不就是我干女儿吗,总不能她干爹是你,干妈却不是你老婆吧,江疏影,真是好名字,我需要准备什么礼物吗?”鹿幼溪自顾自道,“我是第一次当妈,没经验~”

    “鹿幼溪同学,你清醒点,咱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哎呀,刚才我手一抖,就转发了苏老的嘤嘤,这下子我这个干妈是当定了呢,要不我现在就去京城看她?”

    “你你你,你还是别来了,反正你们是邻居,以后肯定能经常看到。”

    “啊?我和苏老的女儿女婿是邻居?我怎么不知道?”

    “就那个小四合院。”封寒道。

    “这就是缘分啊!”鹿幼溪更加确定,这个干女儿她认定了。

    封寒就呵呵了,恐怕孩子她妈不这么想。

    “行了,我还在医院呢,不跟你说了。”封寒匆匆挂了电话。

    很快封寒又收到鹿幼溪的短信,“那我家到底有没有招贼啊?!”

    诶呦,忘了这事了!

    封寒起身对苏老告辞,“那个,我还得回家一趟。”

    “这么晚了,你早该回去了,快走吧。”苏老执意要送封寒。

    这时苏道,“爸,我送他吧,正好我去我姐家住,我姐夫出来的太急,都没锁门。”

    “那好吧。”这次苏老到没多想,主要是理由很充分啊。

    等离开了家长的视线后,苏搂着封寒的胳膊,“今天是你来我姐家,还是我去鹿幼溪家啊?”

    封寒感觉都很刺激的样子,“听你的,不过鹿幼溪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那就去她家,给她添点人气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